第2章 2.变故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361字
  • 2022-02-24 12:37:55

一捧凉水打在脸上,让唐三精神了不少。

一夜没怎么睡觉。

再起,眼睛上已经有了淡淡的黑眼圈。

不明显,但确实有。

不过对于同样一夜没睡的唐昊来说,这点精神上的疲惫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封号斗罗都站在了魂师界的顶点。

强悍的不可思议。

不多时,唐三已经做好了粥。

但让他惊讶的是,父亲唐昊不知何时已经醒来,坐在桌子前朝他招了招手。

唐三放下手中的碗,快步的走到唐昊身边。

一只厚重的大手放在了唐三的肩头。

唐昊认真的端详着唐三。

良久,才开口打破了沉默。

“小三,你真的非常想去魂师学院学习,然后成为一名魂师吗?”

唐三犹豫了一下,然后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

唐昊眼中闪过一丝怀念和复杂,用力的拍了拍唐三的肩膀:“好吧,我同意你去。”

唐三的脸上涌现出一抹喜悦,下意识说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

“不过,你需要先答应我一些要求。”

似乎是被勾起了什么回忆,唐昊的声音慢慢低沉了下去。

炊烟渺渺升起。

家家户户皆如此。

很显然,这个宁静的小村子正在慢慢的失去这份宁静。

不过,当夜幕再度降临时,村子依旧会重新恢复这份宁静。

陆渊一大早就跑到了山坡上。

柔和的风拂过草地,但却丝毫无法掩盖住空间传来的波动感。

苦恼的伸出手,手背上的纹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他的错觉。

因为阳光本身就是熠熠生辉的...

陆渊一边啃着酸涩的野果,一边尝试着去抓住这种波动。

但很可惜,他并没有成功。

不过,这次的失败倒是让他发现了些规律。

如果改变使用方式,放弃捕捉、改为弹动,似乎有不一样的变化。

指尖微动。

遵循着感觉,用力的弹动一条最明显的波动条纹。

体内的魂力总量骤然减少了大约十分之一。

旋即,手边的空间波动蓦然产生了不一样的反应。

确切来说,应该是混乱了片刻。

这条波动条纹直接断裂开,伴随着力量被强行改变了运动轨迹。

在陆渊的感知中,更像是一条稍短的透明色丝线一样。

这条细细的半弧形波纹向前方笔直飞去。

远处的巨石毫无反坑能力,直接被切成了两半。

断口光滑如镜。

但这还没完。

虽然这条波纹的弧度确实小了很多,但还是带着余力轻松的掠过了不远处的大树。

弯曲的弧度慢慢趋向于平滑。

最后,这条波纹缓缓的自动变直,隐匿在了远处的空间中。

似乎再度和空间合为一体。

“空间切割。”

看了看被切成两半的巨石,又伸手摸了摸被切掉了小半个树干的大树,陆渊的言语中满是肯定。

虽然这个“空间切割”的威力和范围都很小,而且运动轨迹还是一条笔直的直线...

但从其锋利的程度来看,绝对是空间切割。

本质没问题。

唯一有问题的就是熟练度...

刚入门使用出来的空间切割,和满熟练度状态下使用出来的空间切割,威力绝对不一样。

波纹前进的过程中没有受到任何阻力。

包括切开巨石!

唯一有所改变的,就是这条波纹的弧度。

虽然最后的弧度慢慢消失,但这也是一种正常的现象。

毕竟他给出的魂力就那么多。

不能去奢求这道波纹,可以一直以一个丝毫没有磨损的状态往前飞个几万米...

体内的魂力以一个极其缓慢的速度恢复着。

当然,若是处于冥想状态中,魂力恢复的速度会稍稍变快。

不过当务之急是提升熟练度。

只有熟练度越来越高,他才有可能接触并且开发出更高级的空间操控技巧。

例如空间屏障...

再例如凝固空间...

再再例如某土的双神威...

再再再例如门师傅的飞雷神二段...

总之,对于精通空间属性的人来说,使出或是开发出一些实用且炫酷的花招并不是什么难事。

帅一点炫一点咋了?

很正常。

毕竟空间的本质就是变幻莫测。

陆渊小心翼翼的用魂力包裹着手指,在空中不断的比划着什么。

村子里。

“什么!!!”

在一间屋子里,唐三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答应了父亲的诸多条件,唐三本以为这就是最后一道难关了,接下来应该是一帆风顺才对。

没想到名额已经没了!

这个名额给了另一个先天满魂力——陆渊。

和他同村。

虽然算不上较好的朋友,但也算混了个脸熟。

“小三,你确实来晚了点,若是昨晚...哎...”

老杰克的脸上闪过一丝惋惜。

说实话,如果唐三当场就答应下来,或是在他没答应陆渊之前找到他,这个入学名额给谁早就已经尘埃落定。

但事情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虽然唐三机灵,讨人喜欢。

但他作为村长总不可能言而无信。

昨天晚上才和小渊说好的事,连一天都没过去就反悔了...

让他这张脸往哪里搁?

虽然强行反悔,把入学名额给唐三他也能做到。

但以大欺小,去欺负一个年仅六岁的孤儿...

别说他不占理,就算是他有道理,良知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唐三“呼”的一下站起来。

“他怎么可以这样!我去找他说清楚!”

“等等...”

老杰克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阻拦,但唐三已经跑到了门外。

老杰克只感觉到淡淡的心累。

叹了口气,一边小跑着,一边呼喊着唐三

作为年长者,他想的总是更多一些。

唐三是个机灵的,但也是个心气高的孩子。

恰好陆渊也是个心气高的孩子。

宁可常常饿肚子,也不愿意上邻里邻居家蹭口饭吃。

两个心气高的孩子碰到一起,然后其中一个孩子还带着气去的...

指不定还真能打起来。

打架倒是没什么,村里的皮孩子们哪个没打过架?

但这一动手,若是没有人在旁边拉架,恐怕这两个心气高的孩子总得有一个倒下才能算完事...

别再打出来个好歹啊!

但让唐三遗憾的是,他扑了个空。

从细节上来看,陆渊怕是一大早就出门了。

这让他郁闷不已。

老杰克的心中却安稳了不少。

唐三却不死心,挨家挨户的打听陆渊的动向。

“你找小渊啊?他一早就出门了,因该是去附近几个小山坡上了。”

“具体是哪个小山坡说不好,但肯定是出门了。”

老杰克老脸一垮,狠狠的瞪了一眼满脸无辜的中年妇女。

再回头。

果然,唐三又跑远了...

所以,当老杰克带着忿忿不平的唐三来到山坡下时,看到的就是陆渊在空中比划的场景。

唐三仰着头看着山坡上面不知道在干什么的陆渊,心头的火气直往上涌。

就是这个卑鄙小人,趁他之危,抢走了他的入学名额!

枉他还以为对方是自己的好朋友!

没想到竟然做出这种趁火打劫的事!

唐三面无表情的走到陆渊身前,眼中闪烁着冷芒,咬牙切齿的从牙关里挤出一句话:

“你很得意是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