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6.宁荣荣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314字
  • 2022-03-03 16:03:08

经过这么一闹,排队的人直接少了三分之二还要多。

老者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

就算是心有侥幸者,也不想为了十个金魂币和一名魂帝闹得不愉快。

万一惹火了这位魂帝,指不定哪天人头就搬家了...

所以,大多数人干脆不报名了,也不交钱了。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多的是!

这片大陆上又不是找不到其他的魂师学院了,何必执着于加入这样一个破破烂烂的魂师学院呢?

但在大多数人纷纷退却之际,二十枚金魂币被扔进了木箱中。

老者懒洋洋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唐三和小舞。

这是两个不错的苗子。

他有印象。

最起码来说,没在他这个魂帝的目光下被吓得瑟瑟发抖。

“伸出手来。”

老者先捏了捏小舞的手掌,随后按了按唐三的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看了一眼唐三:

“你手上是不是练了什么魂技?”

唐三点点头。

他确实练了玄玉手。

不过,唐三清楚,他不可能瞒过一位魂帝,所以他根本就没有隐瞒。

“将你的小腿抬上来吧...”

老者皱了皱眉,伸手捏了捏唐三的小腿。

“骨龄合格。行了,释放出你们的武魂吧!”

蓝色的光芒从唐三掌心处升起,两个黄色的魂环缠绕在他手中的蓝银草上,将蓝银草转换成了草藤的形态。

小舞的身上则冒出了淡红色的光芒,同样是两个百年魂环。

释放武魂后,身形愈发高挑,但和唐三武魂特征不一样的是,小舞的头上却多出了两只兔耳。

柔骨兔和...

蓝银草?

老者挑挑眉。

蓝银草这玩意作为公认的废武魂,能修练到二十多级属实超乎了老者的预料。

不过,老者最终也没说什么,挥挥手示意唐三和小舞已经通过了第一关的考核。

“红俊?红俊?”

“来了!”

一个小胖子远远的跑过来,满脸的无语和悲催。

由于戴沐白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躲在宿舍里不肯出门,所以,马红俊只好作为一名临时工填补上了戴沐白的工作缺口。

工作任务,是负责将通过第一关的学生们领到第二关,然后来来回回重复这个过程。

换而言之,也就是领路的...

马红俊一点也不想干这个枯燥又乏味的活,但没办法,这是他师父弗兰德亲自安排的...

正要领着唐三两人离去,却被老者猛然叫住。

“还有这个也一起带过去。”

马红俊下意识看去,目光不自觉的顿住。

黑色紧身皮衣,凹凸有致的身材,美丽的面容,还有那身冰冷的好像要冻死人的气质...

可惜不是他的菜!

马红俊忍不住在心里暗叹一声可惜。

他喜欢的还是邻家少女类型的女孩子,亦或是能玩到一起去的女孩子,实在不行爱笑且笑起来好看的女孩子也可以。

这种冰山御姐属实不在他的食谱范围内。

当然,也不在小奥的食谱范围内。

作为好兄弟,马红俊对于小奥喜欢的类型了如指掌。

小奥更喜欢那种外表看起来纯纯一点的女孩子。

当然,这样的女孩子大多数都是辅助系魂师。

不过也好。

最起码家庭地位得以保障。

马红俊屁颠屁颠带着唐三等人离去。

十枚金魂币被扔进简陋的木箱中。

一股淡淡的药草味和血腥味传入老者的鼻腔中。

“是你?”

“是我。”

看着面前稚嫩的少年,老者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仿佛都活到了狗身上...

“你...”

“十二。”

陆渊伸出手递给老者,老者简单的捏了捏。

“骨龄合格,过去吧。”

刚刚通过测试的少女满脸问号。

如果她的记忆没问题,骨龄合格后不还需要看武魂和魂环吗?

这步骤直接省略了?

还是说有黑幕?

少女身着淡青色的长裙,裙上有着复杂的花纹,抬手亦或是走动间,皆可以看见袖角和裙边有着数层淡白色的里衣,腿上裹着白色的丝袜,脚上蹬着一双矮跟的高跟鞋。

白色的皮肤嫩的似乎能掐出水来一样。

不过,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少女那双美丽的眸子。

眸子的色泽和很多人不一样,瞳孔虽然也是黑色的,但眸子的整体色彩却是淡青色的。

而且,这种淡青色并不纯,细细看里面似乎还夹杂着些许不规则的斑驳花纹。

这种斑驳的花纹,有些类似青金石上那些色泽各异的斑驳纹路,但却并不一致。

因此,这双眼睛只是看上去就充满了奇特的美感。

再加上少女本身的颜值和软糯的嗓音,一股高贵而又出尘的气质不自觉的散发出来,让人不自觉的心生好感。

像是遗落人间的仙子,又像是某个王国高贵的公主。

不过,真正的明眼人早就看出来少女的背景不简单。

只看这条和“广袖流仙裙”一样漂亮的裙子,就足以说明一切。

造价高昂只是特点之一。

少女敢不顾环境的穿着这条裙子,足以证明在少女的眼中,这条造价高昂的裙子真的只是一条很普通的裙子。

但事实也的确如此。

对于上三宗之一、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之女、七宝琉璃宗公认的小公主外加小魔头的宁荣荣来说,区区一条裙子真算不了什么。

别的不说,被两位封号斗罗当成孙女来宠的宁荣荣,哪怕是今天说“我要天上的星星”,明天说不定就能收到两位封号斗罗送出的礼物:陨星亦或是陨铁。

好在宁荣荣也知道,有些东西实在是剑骨斗罗搞不到手的。

否则,这位小公主指不定哪一天作妖,就喊出“我要教皇权杖”这种离谱的愿望。

不过,即便喊出了这种离谱的愿望,更大的可能性还是剑骨斗罗联手做出个假的教皇权杖送给宁荣荣...

武魂殿问责就问责呗。

反正也奈何不了两位封号斗罗和背后的七宝琉璃宗。

可以说,宁荣荣从小就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所以,自然就养成了刁蛮、任性的性格。

就像是此时此刻...

少女的小暴脾气涌上,也不管老者是不是魂帝,气势汹汹的指着老者的鼻子说道:

“这不公平!”

“说的有道理。”

陆渊淡淡的说道。

在少女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两个黑色的魂环升起,缠绕在少年的身上。

右手手背上原本隐没下去的花纹也发出了耀眼的银色光芒。

“这...”

“你...”

少女结结巴巴的指着这两个黑色的魂环想说些什么,可惜大脑临时死机,限制了她组织言语的能力。

不过负责测试的老者显然也没好到哪里去,同样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啥情况?

两个万年魂环?

两黄两紫五黑的标准天才配置不遵守也就算了。

两黄两紫四黑一红的核心种子配置也闹得跟玩似的呗?

前两个魂环就是万年...

合着要整出来八黑一红的非人配置呗?

让他这个只有一个万年魂环的魂帝脸往哪里搁?

不过...

这小子是怎么没有爆体而亡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