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13.关于某只心态崩掉的小猫咪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371字
  • 2022-03-01 22:36:31

看着戴沐白“气势汹汹”离去的背影,陆渊又在酒店中稍等了片刻才推开了酒店大门。

放眼一扫,陆渊的视线很自然的落到了阴影处。

“失望不?”

他扬扬下巴示意了一下戴沐白离开时的方向。

少女从阴影处走出。

身上的气质愈发冰冷。

嘴唇翕动了一下,但随后似乎想到了陆渊也是敏攻系,最终还是没问出那个愚蠢的问题。

反而是开口说道:

“你是在嘲讽我?”

“哪能啊?”

陆渊嬉皮笑脸的凑了上来:“你可是星罗帝国朱家的二小姐,抱上你这根大腿,我这种草民一辈子都不用为吃喝犯愁了。”

“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少女冷冷的看了一眼陆渊。

她就知道,这家伙从来都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别说拥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就算是没有,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位魂师是吃不上喝不上的...

努力的想做个凶神恶煞的表情遮掩心中的伤痛。

可惜,略有些红肿的眼角让朱竹清实在是凶不起来。

深吸一口气,朱竹清郑重的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真的有婚约了,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我并没有骗你。”

“婚约这玩意可以改嘛...更何况,有了婚约又不意味着一定要结婚,结了婚又不意味着一定...”

“停!”

“你不用说了!”

朱竹清直感头疼,连忙打断了陆渊的话。

她就知道,她不应该开这个口子的。

只要这个口子一开,陆渊的这番奇葩的道理又会卷土重来...

两人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陆渊先开口打破了这个僵局。

“你就真的这么甘心?”

“甘心能怎样?不甘心又能怎样?”

少女的语气中充满了迷茫。

陆渊回首看着少女略显空洞的目光,心中叹了口气。

说实话,这很正常。

朱竹清不像他一样,可以用上辈子的人生经验和这辈子的先知先觉提前铺好一条石板路。

朱竹清只能凭借着自己的目光,在黑夜中,一步步在泥泞的土路上挣扎着行进。

这种深浅不平的土路往往会让行人体会到深一脚浅一脚的感觉,因为没有人知道下一脚会不会踩到坑里。

“是啊。”

陆渊略有些感慨,旋即话锋一变:

“无论你甘心还是不甘心,当你从朱家偷偷的跑出来那一刻起,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是么...”

朱竹清喃喃自语,目光中闪过一丝坚决。

随后反问道:“你是怎么猜到我是偷跑出来的?”

如果她没记错,对于自己过往的经历,她应该是半个字都没透露给陆渊。

陆渊略有些感慨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忍不住腹诽道:大姐,咱能按套路出牌吗?

这话说的,让他接都不知道咋接...

沉吟片刻,陆渊艰难的开口把这个话题拉了回来:

“怎么猜到的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你们朱家的族规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漏洞。”

“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

漏洞?

朱竹清暗自思忖,应该没有什么漏洞才对。

毕竟这都这么多代人了,有漏洞应该早就被发现了!

无法找到答案的朱竹清只好望向陆渊:“说说看?”

“只要你成为了封号斗罗,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无视掉这份婚约,甚至就连星罗皇室都拿你没办法。”

朱竹清险些没被气笑,下意识反问道:

“你以为成为封号斗罗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吗?”

这个漏洞说是漏洞也可以,说不是也没问题。

成为封号斗罗的希望何其渺茫。

不要说她一个先天魂力七级的魂师,就算是先天满魂力,也不一定能成为封号斗罗。

强大的武魂、极高的先天魂力只是成为封号斗罗的基础条件。

真正能否成为封号斗罗,主要还是看机缘。

机缘到了,就能顺利的突破八十九级到九十级之间的那道瓶颈!

但机缘是何等珍贵。

每个人的机缘都不一样。

有的天才修炼了一辈子,却依旧卡在了八十九级的门槛上,死活突破不了!

若是只靠堆资源就能出封号斗罗的话,朱家这么多年,也不至于连一位封号斗罗都没有。

星罗皇室时不时的打压一下只能算是客观原因。

主要还是朱家历代家主很少有能修炼到八十九级的,即便修炼到了八十九级也会陷入瓶颈期。

幽冥灵猫的品质虽然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单凭着武魂极高的品质去突破封号斗罗...

这样的例子虽然少见,但确实有。

不过,幽冥灵猫的品质显然还达不到这个标准。

要知道,全大陆加起来也只有四十多不到五十位封号斗罗!

成为其中的一员...

少女忍不住自嘲着自己异想天开的想法。

没有回答朱竹清的质疑,陆渊淡淡的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知道仙草吗?”

...

“小奥!小奥!”

木门被猛然推开。

拍在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刚刚眯了一小会儿的奥斯卡被吓的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

“不是,胖子,出啥事了?”

捂着自己被撞青的额头,奥斯卡看了一眼可恶的床头柜,满脸问号。

作为一名辅助系魂师,尤其还是食物类的辅助系魂师,史莱克学院的宗旨“不敢惹事是庸才”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毕竟他一个辅助系的魂师,出去惹事那纯属就是挨揍去了。

所以,一般有什么事也找不到他的头上。

“戴老大被揍了!”

“被揍了就被揍了呗,又不是没有过,大惊小怪的干嘛?”

奥斯卡忍不住埋怨着马红俊。

说实话,对于戴沐白和马红俊经常挨揍这些事,奥斯卡早已经司空见惯。

争风吃醋还好说。

毕竟以这两个人的实力,一般魂师还真打不过。

主要是院长亦或是赵老大出手...

那场面可谓是惨不忍睹,奥斯卡自从看过一次之后就不想再看第二次。

主要是戴沐白和马红俊被揍得实在是太惨了!

只是看上去,就让奥斯卡有些心虚。

毕竟他一个辅助系的魂师,可没有两个战魂师抗揍...

“等等,你干啥去?”

马红俊连忙拦住要出门的奥斯卡。

“不是需要治疗吗?”

奥斯卡很明显也是被马红俊的操作弄蒙了,一脸疑惑的反问道。

马红俊无语的将奥斯卡推到椅子上坐下。

“根本不需要治疗,只是破了点小皮而已。”

“那你激动个鬼啊!”

奥斯卡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这死胖子纯粹是在浪费他的时间!

“主要是这次的战斗过程和结果太出人意料了!”

马红俊的小眼睛转了转,看见周围无人才压低声音对奥斯卡说道:

“据我打听到的消息,戴老大不仅被这个年龄和咱们差不多大的人一招制住,而且戴老大的未婚妻似乎还喜欢这个人。”

“哈?”

奥斯卡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戴老大有未婚妻这件事他怎么不知道?

被一招制住也就算了,未婚妻还被抢了,剧情这么刺激?

“院长知道这件事吗?”

“应该...可能...大概...知道了...吧?”

马红俊和奥斯卡大眼瞪小眼,皆能看清楚对方眼中的无语和一丝丝八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