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1.你让我感觉到很恶心!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22字
  • 2022-02-28 21:46:11

剧情发生改变了。

当然,改变的程度仍然很小,仅仅是对话上发生了改变。

唐三和小舞依然和戴沐白产生了冲突。

陆渊摸了摸小猫咪柔软的黑发,忍不住腹诽道:

这就是剧情强大的惯性吗?

一只小蝴蝶煽动翅膀引起风暴的故事,终究还是没有发生。

当然,也许是他这只蝴蝶六年以来一直都在星斗大森林里活动的原因。

众所周知,植树造林可以有效的阻挡风沙。

朱竹清松开了攥着陆渊衣服的小手,擦了擦眼角。

“放开我吧。”

“我已经冷静下来了。”

陆渊放下了一直钳制在朱竹清腰间的手掌。

然后...

在陆渊、唐三、小舞以及厅内众人震惊的目光下,朱竹清走到戴沐白身前,狠狠的给了戴沐白一巴掌!

戴沐白也被这突如其来一耳光打蒙了。

这算啥?

偷袭?

问题是偷袭也不至于就为了打他一个耳光吧?

等等!

戴沐白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少女。

黑发黑瞳,清冷的气质...

不会是自己远在星罗帝国的未婚妻吧!

一瞬间,戴沐白感觉自己的头皮好像都要炸起来,连忙问道:

“你叫什么?”

朱竹清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一言未发,朝外走去。

这丝不屑让戴沐白愈发肯定了对方的身份,猛的踏前一步,戴沐白抓住了朱竹清的手腕。

“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朱竹清!”

“放手!”

少女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厉喝道。

戴沐白犹豫了一下,慢慢的松开了朱竹清的手腕。

“竹清,你听我跟你解释...”

朱竹清冷笑一声。

“解释什么?解释你为什么和她们来这里吗?”

白嫩的手指点了点站在戴沐白身后的这对儿姐妹。

戴沐白点点头,随后感觉不对,又急忙摇摇头。

“竹清你听我解释,我跟她们真的只是普普通通的异性朋友而已”

“朋友?”

朱竹清重重的重复了一遍,差点没被戴沐白的无耻气笑。

如果说,在她心目中,一路走来的陆渊无耻程度是一。

那么自己这名未婚夫的无耻程度起步就是一百!

上限不封顶!

“普普通通的异性朋友能跟你来这种地方,看来真是普、普、通、通啊!”

看着面前的戴沐白,朱竹清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和厌恶。

她并不是为对方对于这份婚约的不忠而感到失望。

出生在星罗帝国公爵家庭中的朱竹清知道,强大的魂师通常会有多位伴侣,只不过大多数魂师都不会去那么做。

因为伴随着实力的逐步提升,这些魂师的眼光也逐渐变的高了起来。

就像是人不会看上一只猴子一样。

强大的魂师即便是找伴侣,也不会找过于平庸的人!

如果戴沐白真的非常出色,吸引一些同样优秀的女魂师几乎是必然的。

朱竹清早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

反正对于朱家的历代皇后来说,能坐上星罗帝国皇后的位置从来都不是靠什么情比金坚的爱情,而是朱家和戴家特有的武魂融合技——幽冥白虎。

只要有这张底牌,皇后的位置永远都是朱家的。

当然,前提是戴家一直是星罗皇室...

朱竹清所失望和厌恶的,是作为她未婚夫的戴沐白竟然已经饥不择食到了这种地步!

心气被打没了不要紧,可以通过漫长的时间来重塑。

没有哪个魂师一辈子都是顺风顺水的。

坎坎坷坷才是人生道路上的常态。

但若是一个人自甘堕落...

别说她朱竹清来拯救不了,就算是当今星罗皇帝来了,也是束手无策。

就算星罗皇帝能通过堆资源的方式,把戴沐白的魂力等级堆上去...

但连承认自己所作所为都没有勇气的戴沐白,空有一身强大的魂力又有什么用?

强者之所以恒强,靠的并不是单纯的实力,而是对于自身绝对的自信、坚若磐石的意志力、永不放弃的精神和一颗百折不挠的内心!

所以,在历代星罗帝国的皇室斗争中,才会有不少经典的绝地翻盘的案例!

“你知道吗,现在的你,让我感觉到非常恶心!”

朱竹清目光中厌恶的神色,深深的刺痛了戴沐白那颗敏感的内心。

戴沐白脸色铁青,心中无端的升起一股恼怒感,就像是被别人说破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低吼道: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你当我进门时真没有看见你和他搂搂抱抱吗?”

“我在你眼中是恶心的,那他在你眼中是不是就不恶心了?是带着香味的?”

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朱竹清正视着脸色难看的戴沐白。

“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是啊!难道我说的有哪里不对吗!”

“说的当然不对。”

陆渊轻轻的拍了拍戴沐白的肩膀。

唐三面露骇然之色。

他竟然没有察觉到对方究竟是如何出现在那里的!

虽然他并未开紫极魔瞳,但那也不应该连一丝一毫的运动轨迹都无法察觉!

前一秒对方还站在原地,后一秒对方就已经来到了这位“戴少”的身后。

就像是凭空消失然后凭空出现一样。

别的不说,仅凭这份速度,这名和他只说了两句话的少年就可以轻松的解决掉厅内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

连行动轨迹都看不清楚,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反击的可能。

敏攻系?

作为控制系的唐三下意识想到了这个词。

敏攻系是辅助系和控制系公认的天敌。

爆发能力强,速度快,而且往往还有特殊的位移手段...

这些特点让敏攻系魂师在切入后排时无往不利。

毕竟,辅助系魂师通常都没有什么自保能力,大多数控制系魂师也不怎么擅长近身战。

陆渊笑着说道:

“我又没掸香水,怎么会带着香味?”

“不信你闻闻。”

戴沐白瞳孔微缩,毫不犹豫的一肘朝身后怼去。

“小心!”

朱竹清下意识提醒道。

陆渊安静的站在原地,似乎要硬接这记凶狠的肘击。

戴沐白眼中闪过一丝快意。

但随后,他就意识到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臂从对方的身体中穿过,而后打在了前台的桌子上,发出了一声让人牙酸的响声。

“怎么可能!”

不仅仅是戴沐白在惊呼,就连唐三、小舞甚至朱竹清,也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

唐三的目光摇摆不定,似乎想要从中找到些蛛丝马迹。

如果说,对方是靠那恐怖的速度避开了这一肘,唐三不会感到任何吃惊。

但对方就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闪躲也没有硬接!

就像是一个并不存在且没有实体的魂魄一样,任由这记肘击从身体中穿过!

让人不自觉间感觉到莫名的畏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