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再遇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392字
  • 2022-02-28 16:12:16

“索...托...城...”

陆渊抬起手挡住刺眼的阳光,看着城门上的三个大字,拉长了调子说道。

一旁面色清冷的少女翻了个白眼,直接朝城内走去。

“等等我啊?”

陆渊连忙收起手中的地图跟了上去。

索托城是一座大城,位于立马平原中央,隶属于巴拉克王国。

城内设有重兵把守,具体有多么重要可想而知。

除了重兵把守之外,从城内武魂殿的配置为第三级的武魂主殿也可以看出来索托城是重要性。

毕竟武魂殿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在哪里设置主殿、哪里设置分殿肯定有一个明确的标准。

当然,除了这点之外,索托城还有另一个身份。

那也就是巴拉克王国的粮仓。

粮食究竟有多么重要,自然不必多言。

可以说,攻破了此处,就相当于掐住了整个巴拉克王国的命脉。

不过,陆渊此来可不是为了这座城市。

而是为了坐落在索托城外一座小村庄里的史莱克学院!

此时的史莱克学院并不出名。

真正让这所学院走进众人视线中的,还是在魂师大赛上击败了武魂殿黄金一代的那一场战斗。

后面的三神交战、七神飞升,只能说是把“史莱克学院”这块金字招牌加厚了而已。

即便没有三神交战、七神飞升,在打完魂师大赛后,史莱克学院也不会再缺学生。

不过,报名的事情并不用着急,当务之急是先找好下榻之处。

陆渊的脚步停在了一间有三层楼高的酒店前。

“玫瑰酒店。”

陆渊摸了摸下巴,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朱竹清:“就住这里吧。”

朱竹清皱了皱眉。

说实话,她也猜到了一些陆渊的小心思。

来这种从外表看起来就有些暧昧的酒店,追求她的心思即便是她自己都能看出来。

但从陆渊的话中,她也没办法挑出什么毛病。

所以,朱竹清干脆把话挑明了说。

“放弃吧,我已经有婚约了。”

“有婚约又不代表马上结婚,结婚了又不代表我没机会,就算是现在没机会了也不代表几十年后也没有机会,只要有爱...”

“无耻!”

朱竹清冷冷的扫了一眼陆渊,然后快步进入到酒店内,走到前台轻轻的敲了敲前台的桌子:“你好,开两间房。”

“非常抱歉,我们这里只有一间套房了。”

酒店前台面不改色的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台词,然后对后面跟上来的陆渊挤咕了一下眼睛。

少年和少女在门外争吵的场景早就被前台收入眼底,在加上少女气势汹汹而来,话语坚决的要开两间房...

这要是还想不明白,干脆别做酒店前台了。

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小兄弟,你的这个忙我帮定了!

陆渊秒懂,然后在朱竹清的身后回了一个微笑。

这家酒店是不是真的只剩下一间套房,陆渊不清楚。

但对于从外表上看疑似情侣的年轻男女来讲,这家酒店永远都只会剩下一间套房。

玫瑰酒店...玫瑰酒店...

哪个正经的酒店会取这个破名字?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

“懂不懂什么叫先来后到啊!”

朱竹清还未想好要不要换一家酒店住,旁边的少女就恼怒的开口了。

和朱竹清不一样,开口指责朱竹清的这名少女很明显是走可爱路线的。

粉色的连衣裙,粉色的高筒袜,再配上粉色的兔儿发饰,一股邻家小妹的风格扑面而来,让人一看就觉得眼前一亮。

朱竹清则不一样。

无论是清冷的面容,还是紧身皮衣,包括那前凸后翘的身材...

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高冷的御姐。

“你女朋友?”

陆渊自来熟的怼了怼唐三的胳膊,眼神示意了一下气鼓鼓的小舞。

“不是,是我妹妹。”

“你是...”

唐三看着陆渊,总感觉有些莫名的面熟。

除了这种面熟感之外,眼前这个少年的一举一动也让他感觉到一种熟悉感。

朱竹清懒得和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争辩,迈开大长腿就想要离开,但在酒店的门前怔怔的停了下来。

“抱歉啊,我女朋友似乎有事找我。”

陆渊满脸歉意的拍了拍唐三的肩膀,然后快步向呆立在门口的少女走去。

“他是谁啊?”

小舞疑惑的看着陆渊的背影。

唐三无辜的摊摊手。

“我也不清楚。”

“刚才只是简单的聊了两句,应该是那名黑发少女的男朋友。”

小舞乖乖的“哦”了一声,并没多问。

毕竟在小舞看来,一言不发的离开本身就代表对方心虚,且已经知道错误了。

既然竞争对手已经主动退出,那小舞自然是喜闻乐见的。

朱竹清看着酒店外面的一男二女,面色煞白,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即便是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得被迫相信此时此刻所看到的事实。

她的未婚夫,竟然搂着一对姐妹朝着这家酒店直奔而来!

朱竹清可以容忍戴沐白花天酒地,也可以理解戴沐白丢下她独自跑路的行为,但她无法接受戴沐白这种自暴自弃、放弃挣扎的态度!

他以为他身上背的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性命吗?

从婚约立下的那天开始,她的命和对方的命就已经绑在了一起!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不是说说而已!

戴沐白这样的自甘堕落,凭她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撑得起来?

九死一生和十死无生可是两码事!

若是戴沐白和她齐心协力,未必不能绝地翻盘。

虽然翻盘的概率很小,但并不是没有!

但如果只是她一个人,那根本就不存在绝地翻盘的可能!

别说她的魂力不占优。

就算她的魂力和朱竹云戴维斯持平,也无法用幽冥灵猫去击败对方的武魂融合技——幽冥白虎!

一时间,积压了多年的委屈夹杂着无力感涌上心头,朱竹清身躯无法控制的晃了晃,似乎要向后倒去。

一只大手用力的揽住她的腰肢,将她拉入怀中紧紧的抱住。

朱竹清下意识的挣扎了起来。

“别动。”

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伴随着一阵热气。

“如果你不想在这里下不来台的话,最好听我的。”

“如果你不怕此事闹得沸沸扬扬、执意在这里去找他要一个说法,那我可以放手。”

伴随着细微到几乎听不见的哽咽声,朱竹清没有再挣扎,两只小手慢慢的攥住了陆渊的衣服,一抹淡淡的湿润感透过衣服传到了陆渊的皮肤上。

戴沐白推开酒店的大门,忍不住好奇的看了一眼这对儿奇怪的情侣组合。

但他并未过于关注,反而将目光投向了正和前台交涉的唐三以及小舞。

“如果我没记错,这间套房是长年为我预留的吧?”

戴沐白罕见的有些动怒。

“戴少,戴少,实在抱歉,他新来的没听说过。”

狠狠的瞪了一眼前台的服务生,经理连忙给戴沐白低头赔罪。

“所以还是我的不对了?”

森森的话语让经理打了个寒颤,连忙陪笑道:

“戴少说笑了,还是我们的失职。”

扭头看向榆木疙瘩一样的服务生,经理忍不住呵斥道:

“还在哪里杵着干什么?快!钥匙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