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空间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57字
  • 2022-03-19 16:41:04

空间是一种很难理解并去形容的东西。

和“力”不一样,空间、时间、命运虽然没有“力”威力强悍,但其余方面却是远远超出。

空间特有的诡秘性。

时间特有的不灭性。

命运特有的观测性。

论难缠程度,在三千大道中,只有这三种是最难缠的。

“所以我要怎么去使用它?”

陆渊躺在破旧的小床上,抬起右手,盯着手背上奇特的花纹自言自语。

纹路的颜色是银色,从外表看,更像是是一个圆。

当然,之所以说“更像是一个圆”。

主要是因为有一条笔直的银色横线从圆中间横穿而过,破坏了这个圆的完整性。

和其他孩子不一样,陆渊是这个小村子里唯二的先天满魂力。

之所以是“唯二”,主要是因为他并不是唯一的先天满魂力。

村子里,另一个先天满魂力的拥有者叫唐三。

他还有个酒**亲,叫唐昊。

对此,陆渊非常庆幸自己穿越后还没有忘了大致的剧情。

当然,如果单看主角,陆渊还是觉得跟萧炎混比较好。

和二、三部的唐三相比,萧炎自始至终都挺讲义气。

想法是美好的。

但最终结果证明了一件事————想法是想法,事实是事实。

别说再度穿越世界了。

现在的他连自己的武魂都没摸清楚应该如何使用...

陆渊可以感觉到,手边的空间一直有非常明显的波动。

甚至联带着他身边的空间也有所波动。

这证明他的武魂和空间有非常密切的关联。

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去使用、去操控。

唐三的第一武魂蓝银草,后续发展路线走控制,然后最后进阶成蓝银皇,提高武魂品质。

唐三的第二武魂昊天锤,后续发展路线走强攻,由于武魂品质极高,因此不需要再提升武魂品质。

或者说,即使唐三想要提高昊天锤的品质,也是进无可进。

但他不同。

空间系没有短板。

无论是攻击方面,还是防御方面。

甚至辅助方面也有所涉及。

发展路线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一点也不用他操心。

唯一难住他的,是面前这道大门无法推开。

连入门都做不到,想象中的未来终究是梦幻泡影而已。

陷入沉思的陆渊丝毫没注意到时间。

直到肚子发出了鸣叫,陆渊才回过神来。

夕阳西沉。

天色渐暗。

确实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陆渊轻叹了一口气,穿好鞋,走到厨房里看了看米缸。

果然,米缸里一粒米都没有。

小脸忍不住一垮。

虽然他的记忆力非常出色,值得骄傲,但记忆力并不能当饭吃...

多喝了点水,安慰了一下表示抗议的肚子,陆渊回到床上盖好被子,闭上了双眼。

“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邦邦邦!

邦邦邦!

短有力且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刚有些睡意的陆渊。

“谁啊!?”

“小渊,小渊,开门,我是你杰克爷爷,有个事需要问问你的想法。”

陆渊忍不住腹诽道:我还约瑟夫呢...

当然,这不影响他起身去开门。

倒了杯水放到村长老杰克的面前,陆渊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听着老杰克絮絮叨叨的诉说着问题。

片刻后,陆渊将老杰克的话简单总结了一下。

无非就是一个入学名额给谁的问题。

虽然是以工读生的身份入学,但作为一名小村子走出来的孩子,能有入学名额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毕竟是一所初级“魂师”学院。

如果是往常,这个名额给谁其实没有悬念。

但今年竟然同时冒出了两个先天满魂力的天才。

唐三机灵、讨喜。

但他虽然是先天满魂力,武魂却是蓝银草这种废武魂。

前路似乎已经被注定。

陆渊虽然也是先天满魂力,但武魂究竟是什么,没人知道。

甚至负责觉醒的武魂殿执事素云涛,都说自己不清楚这孩子的武魂是什么。

全身上下,就手背上多了个花纹。

鬼能认出来这武魂究竟是啥?

难不成是老天爷给的防伪标识?

一个废武魂的天才,一个武魂不确定的天才。

只有一个入学名额。

从觉醒完后到现在,这大半天下来,老杰克只感觉自己的头发是一大把一大把的掉...

“那唐三是怎么说的?”

“别提了!小三倒是挺想去的,但你也知道那个酒鬼的臭脾气。”

“非得要死要活的拦着小三,不让小三去!”

一说起来,老杰克被气的吹胡子瞪眼。

陆渊摊摊手道:“既然唐三的父亲拦着唐三不让去,那这个名额还不如给我得了。”

“反正给唐三他也大概率去不了。”

“浪费了也是浪费了。”

“还不如给我试试,万一我能闯荡出来什么名堂呢?”

老杰克忍不住点点头。

这话说的在理。

不过,虽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总会有偏向的。

老杰克难免还是有一丝丝的犹豫。

“再者,杰克爷爷你这么想:唐三的武魂已经是废武魂了,但我的武魂还没摸索出来究竟是什么。”

“就算我的武魂也是废武魂,那也是半斤对八两,和唐三也差不多。”

“但万一我的武魂不是废武魂呢?若是个有用的武魂,潜力岂不是比唐三大多了?”

“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陆渊的话打动了老杰克。

老杰克激动的一拍桌子:“那行,咱们村子的入学名额给你。”

“你收拾收拾,这两天我看看找个时间,带你入城。”

“那就麻烦您了。”

陆渊站在门口一边说着,一边作势要送老杰克,但被老杰克连忙拦住。

看着老杰克远去的背影,陆渊关上门,回到床上安心的进入了睡眠。

但此时此刻,睡不着的人还有很多。

例如躺在床上,焦躁的翻过来翻过去的唐三。

真的甘心吗?

唐三扪心自问道。

很多问题都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但也有一些问题存在多个答案。

你无法说这些答案哪一个是对的、哪一个是错的。

因为这个问题本身,就不存在对错;所以答案,自然也不存在对错。

听着侧房里传过来的轻微响动声,唐昊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一手蓝银草,一手昊天锤,先天满魂力的唐三,不当魂师,简直就是浪费天资。

但成为一名魂师后,想要再过上安静、稳定、平凡的生活,几乎是不可能的。

是走他的路,然后在他的阴影下活过一生...

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安稳、开心的过完一辈子...

“阿银,我该怎么做...”

嘴上说着,唐昊心中其实已经拿定了想法。

作为一名父亲,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挡住孩子追求梦想的道路。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也一直都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但这回,他想尝试着去做一名合格的父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