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带土的回归

  • 火影:宇智波鬼才
  • 若铭未铭
  • 2101字
  • 2022-04-12 17:00:15

青霄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那么你想怎么做?”

鼬沉思了片刻,道:“我想让他感受痛苦,失去一切的痛苦!”

青霄的笑意愈深,“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准备,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族内可是有着两双万花筒哎!”

鼬沉思了片刻道:“青霄大哥,我想借助你的力量!”

在宇智波一族的祠堂之内,富岳盘膝坐在众人面前,道:“既然你们想要知道,那么我就告诉大家吧。”宇智波富岳露出了他一双冷如坚冰的双眼。

“我的儿子,也就是宇智波鼬,也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我想,我们的计划可以由他来代替止水。”宇智波富岳的语气陡然一冷,“当然,现在他并没有待在木叶,他进入了暗部,执行任务去了。”

众人惊叹不已,无不都在感叹鼬的天赋,以及鼬所成就的一切。

“我们的计划就在鼬回来的的第二天开始实施,木叶村确实可以再此消失了。”富岳的语气透露着不可置疑的意味,众人也不明白,一向处于劝导众人不要叛乱的族长大人,为什么会突然要掀起叛乱,但是毋庸置疑的,就是那些被压迫的宇智波一族,全都兴奋不已。在祠堂外的树梢上,一个带着漩涡面具,身披黑色服装的宇智波带土嘴角一扬,随即化为一阵时空漩涡,消失在原地。

宇智波鼬的回归也意味着什么,可能只有青霄和他自己才知道吧,当然还有一个面具男。

青霄回到了村子,向火影汇报了工作,便回到了家中,让青霄意外的就是看到坐在家中的宇智波空。宇智波空神色有些难以抑制的兴奋,他朝着青霄招了招手,示意青霄在他身边坐下,当空把宇智波一族准备叛乱的消息告诉青霄的时候,青霄脸上没有任何波动,好似,早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但是青霄还是极其敷衍的附和了几声,激动异常的空并没有发现青霄的异常,反而向他讲述这之后的生活。

青霄猛地感受到窗外有一阵时空间波动,可能是他已经十分熟练的掌握飞雷神的缘故,他对时空间波动十分敏感,他猛地站起身,朝屋外走去。

空有些疑惑的站了起来,青霄只是说道自己要出去一下,便消失在屋内,宇智波空有几分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回了位子之上。

和青霄预想的一样,是宇智波带土的神威。带土明显不是来找他的,带土是找到了鼬,向他说明的情况,看来宇智波带土已经找到了晓组织,准备把鼬拉入晓组织。

鼬有着青霄的提醒,也很快反应过来,十分爽快的答应,准备在明天夜里实施起灭族计划。当鼬与带土交谈正欢的时候,一个人影随着一把苦无的落下出现。

带土有些意外的抬起头,看到一个十分熟悉的面孔,那个多年前的挚友——青霄。

带土带着漩涡面具,声音故作沙哑,他并不想让青霄发现自己的身份。

“哦比托,是你吗?”青霄倒是不在意这些,开口问道。

面具的脸猛然一沉,这样都能发现,面具的万花筒双眼猛然一凝,左眼猛地释放神威,准备将其收入神威空间之内。

青霄提前在周围布下了众多飞雷神印迹,一发飞雷神躲过了带土的神威。

“这就是你的瞳术吗,带土,和当初九尾之乱的面具男一样的瞳术。你为什么要害死水门老师?”青霄质问道。

“够了,青霄,这不是你该问的,我有着我的计划,这不是你我能改变的。”带土怒吼的朝着青霄释放着神威,几发手里剑从带土的瞳孔中释放了出来,这可能是带土提前准备的。

“我很抱歉,带土,是我没有保护好琳,那你也不应该把这些怒火施加道那些无辜的人的身上。”青霄苦口婆心的开导这带土,也躲避这带土的攻击。

“够了,青霄,我就是这个世界的神,在这双眼睛之中,我就是不败的神!”

鼬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青霄,他感觉这个台词甚是熟悉,为什么有些人有点实力就称自己是神,难道神已经烂大街了吗?

青霄并没有接话,只是十分纠结的看着带土。

“鼬,我知道了,你说的我会考虑的。”青霄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

紧接着就是鼬的一脸懵,我说啥了,你说考虑啥?我咋啥都不知道,你们为啥都知道,就我还蒙在鼓里。

青霄转身的离去,留下一句话:“带土,既然这样的话,我只能支持你,只有这样的话,我才能感觉自我赎罪。”

身影消失不见,又是利用飞雷神离开了,青霄长舒一口气,演戏这个实在是忒难了,像这种一遍过的剧情表演不好可能就要丧命啊。

青霄现在准备帮助鼬,引发灭族之夜。但是不肯能和鼬一起叛逃,他还要引导佐助和鸣人走向拯救世界的任务呢。他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拥有着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空,其他的就交给鼬和带土。

但是拥有着万花筒的宇智波空哪有那么容易杀死,就他那个可以无限卡伊邪那岐的bug就极其难对付,就算带土和鼬联手,都难以对付吧。现在只有利用感情这一手稀烂的牌,看看空会不会因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手下留情。

说实话,青霄并不想杀死自己的父亲,毕竟那是青霄来到这个世界的唯一的亲人了,如果宇智波由美还活着的话,青霄可能会毫不犹豫,带着两人离开这个昏暗的村子。

对于青霄这个有些完美主义的人来说,这个残缺的家庭还不如不存在,自从由美死后,这个父亲也就变得可有可无,这种情况之下,还不如斩断这层羁绊,不然落入他人之手,变为把柄。

青霄拿着自己特质的苦无,如同自己老师波风水门一样的苦无,不过上面的“忍爱之剑”变为了一个另外四个字“若水攻坚”,这四个字出自老子的《道德经》中的: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这可能就是中华文化的伟大吧。

感情这种柔弱如水的东西,往往都是击败强者最锋利的利刃。青霄深知这一点,他紧紧握住自己的苦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