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顾问?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4360字
  • 2022-02-24 19:00:00

后面的日子并没有什么不同,每天上课,吃饭,无聊或者疲惫时在宿舍里跟室友开黑玩两把游戏。

邵明之前说他就知道玩人机模式,现在也改变很多了,玩的时候也是选择匹配模式了,偶尔还能被邵明用小号带着打两局排位。

再要不然就是去偶尔去咖啡厅里点杯果汁,坐在他们曾经坐的地方,一边喝一边看着某处发着呆。只是他去的次数少了很多,因为去的每次都没有再见过她。

曾经他来这里见到店里的这些员工的时候,一是因为他不是那么好意思,二也是他总觉得机会还有很多,他想有一天自己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她或站或坐在店里的某个位置;又或者是自己坐在店里喝着饮料的时候,看到她推开门走进来。所以他从来没有去打听过有关于她的情况。

就在他以为有很多个机会,有很多个这种时候的时候,机会却从来没有给过他。

但是现在他好像没什么想法了,不想问也不想说,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没事来这里坐着的意义是什么。只是他觉得好像有一条淡淡的痕迹印在那里,让他对一些事放不下,无趣的时候突然就想来这边坐坐,好让心里可以平静一些。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许木在做了诸多的准备后,他的论文也终于开始动笔了。

作为历史专业的学生,许木一直坚持有一分史料说一分话。毕竟这不是在趣说历史,也不是在做历史改编的小说,是他想正儿八经的做一点研究,完成一篇他能做到的高质量的专业论文。

尊重历史,是其中的一条底线,也是一切的前提条件。

而其实不管是做研究写论文,还是在做一些别的什么,历史的车轮已经那样驶过,大家能做的只有遵循历史的规则,客观的看待历史,以史为镜,再创新和发展。

所以许木在做这事的时候态度很严谨,不敢马虎大意,有时候因为一句话也要去多方查证,来回翻上好几本书才行。

他觉得,这简直是他上学以来最用功,最认真的一次了。当时如果高中有这个劲头和心思的话,没准北大清华都要由着他挑了。

这天下午,又是一个周末,许木坐在图书馆的一个角落里正在写字,突然桌子“啪”的一声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许木抬头一看,是他同校不同系的一个同学,叫邹齐。

邹齐是计算机系的,而且听说在他们系里面成绩还不错。

而说起两人的认识也比较简单了,许木之前有一次去管理学院旁听了一个多星期的课,当时他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邹齐也是,一开始倒是没什么,点个头打个招呼后就各自做着自己的事了。

可是后面几次许木来的时候,多数情况下都能见到他。关于这个,许木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只以为他是管理学院的学生来正常上课。

但是许木听课有个习惯,他喜欢坐在最后一排。后来他曾认真的想了一下,这个不良习惯开始的时间大致是在高中。

从那个时候,他就习惯了后排座位的感觉。因为个子高,又不用担心会看不见黑板的问题,而且还不像前排,就坐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啥也干不了。虽然说老师往讲台上一站,眼睛随便扫视一圈,班上的情况都一览无余,但是比起前排来说,后排明显更自在一点。

他高中喜欢在不想听的课上看闲书,把书摊开来放在课本下面用作掩饰,看一会就抬头看看黑板,露出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或者好像对老师话的很认同,会心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接着低下头继续看书。

要不然就是偷偷在下面玩手机,多数以发消息聊天为主,那个时候智能机还没有普及,手机里的游戏只有贪吃蛇和俄罗斯方块,但那都是小时玩腻的了,用手机玩也没意思。

还有些时候,他喜欢进入神游天外的忘我状态,思考一些还不属于他们课本上的东西,对于老师的话往往选择了自动屏蔽,在自己的思想和世界里纵横四方。

当然这只能在副班老师的课堂上进行,因为不涉及高考和重要考试,他们懒得管你。而一旦被主课老师发现,那势必要敲黑板砸粉笔头来以示告诫,严重者还会被点名答题甚至罚站来小做惩处。

所以高中时即便他成绩不错,选座位时依然优先选择最后几排,毕竟舒服。

到了大学,没有排座位这一说法了,很多代课老师也不再管你上课在干嘛,但是许木还是喜欢后排的位置,自自在在。

说远了。

当时让许木心里稍感惊讶的是那几次看到他都是坐在同一个位置上,就在他旁边,和他是邻座。

许木也不是很喜欢探究好奇的人,他只在心里惊讶了那么一下,就没什么了,结果他看了两眼,突然凑过来小声问了句:“嗨,兄弟,你是管理学院的学生吗?”

许木扭过头回了一句:“不是啊。”

他说:“哦哦,我也不是。”

许木好笑,合着是两个非专业的学生,跑来这固定占着两个座位天天扎堆听课来了。

那次算是两个人认识了,但是许木听了那几天的课,后面就没怎么去了,当时也没留什么联系方式,他也不知道这哥们去听了多久。

原以为往后俩人就没什么交集了,可是许木有一次去学校门口的电脑设备店里买键盘,拿了两款看来看去不知道买哪个的时候,邹齐就这么出现了,一锤定音的帮许木选了一个。

“这个好,性价比超高,就买这个值。”

他一脸热情的推荐,让许木差点以为他是这款键盘的广告代言人。

许木笑了笑,说了声“好”,没怎么犹豫就买了。

那天中午两人一起去吃了顿饭,从那以后渐渐的也就熟悉起来了。他性格好,接触起来也舒服。没事出来一起约顿饭,两个宿舍溜达溜达,顺带着连彼此的室友们都混熟了。

许木此刻看着他,提醒道:“小点声,拍什么桌子,那么多人在看书呢。”

邹齐嘿嘿一笑,在许木对面坐下,看了一眼他面前写满了字的笔记本,识趣的没有多看,只是问他:“你这是干嘛呢?我刚去你们宿舍找你,他们说你来图书馆了,还说你最近经常往图书馆跑,怎么了,转性了啊,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吗?”

“这怎么说话呢,我一直这么勤奋向上的好吗。”许木瞥他一眼。

“是是是,勤奋向上,”邹齐语气敷衍的说着,都给许木逗笑了。

“说吧,有啥事?”许木合上本子问他。

“你怎么知道我找你有事?”邹齐诧异的问。

许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你要是没事,你能大老远跑到图书馆来找我?”

邹齐也不乐意了:“理虽然是这么个理,但这个语气和这个眼神是怎么回事。”

许木摇摇头,淡淡的说:“没办法,就你这个智商啊,我只能用这种形式表现出来,好让你有一个清醒的认知,既内敛,又清晰,又不会让你觉得没有面子。”

邹齐斜着眼说:“那我真是谢谢你了。”

许木笑:“不客气。”

互相打趣调侃了一会,邹齐严肃了一些,说:“是有点事找你商量下。”

许木问:“你说。”

邹齐四周看了一眼,周末的图书馆里依然很多过来看书学习的学生,他对许木说:“咱们出去说吧。”

许木点点头,收拾了一下东西,跟着走了出去。

站在图书馆外面,邹齐说:“你先把东西送回宿舍吧,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出去找个地方坐会。”

许木看着他神神秘秘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多问什么就拿着书先回宿舍了。

没想到的是,邹齐带着他直接来到了咖啡厅。

许木站在门口顿了一下,轻轻叹口气。

邹齐回过头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进去吧。”许木说着当先走了进去。

找了个位置坐下,邹齐去点了两杯饮料,回来的时候,许木看着他问道:“到底是什么事这么神秘,搞得跟地下党街头似的。”

邹齐说:“不是神秘,是找一个方便的说话的地方,这事还挺重要的。”

“说来听听。”

许木靠着靠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准备认真的听他接下来的话。

邹齐沉吟了一下,说:“你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我最想做的事是什么吗?”

“你最想做的事?”许木怔了一下,然后说道,“做一款游戏?”

有一次许木和邹齐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曾经聊到过这个事情,当时邹齐一杯啤酒下肚,跟许木说了这么一句话:“你知道吗许木,我希望有一天可以研发出一款游戏,一款属于自己的游戏。”

许木那个时候对游戏了解不多,因为他从小到大玩的游戏都很少,印象最深的就是小时候在那种学习机上插游戏卡玩的坦克大战了,另外像现在跟邵明玩的这种5v5对战拆塔的游戏他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对游戏,对研发,许木知道的少,但是这不影响他对邹齐的赞叹,因为他知道这很难很复杂。

对有理想的人,许木的心里一直致以尊敬。

他举起面前的酒杯,敬了邹齐一杯,说:“祝你早日成功。”

现在,邹齐突然问他还记得他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吗,许木心里就隐约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再加上他今天一脸神秘并且被他称为很重要的事,许木除此之外也想不到其他的了。

“你是准备开始了吗?”许木问他。

“想试一试。”邹齐说。

“挺好,”许木笑,“既然已经决定是自己以后要走的路,而且这也是你的梦想,想试就大胆的去试一下。”

邹齐点头:“其实我跟我们另外几个同学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了,感觉也到时候了,不过真的要着手开始做可能还得等一段时间,因为还差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没有补上。”

邹齐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目光炯炯的看着许木,好像在看一块珍宝。

许木心中顿时了然,他刚才心里还在纳闷,就算邹齐准备开始研发游戏了,想跟他分享一下这个事,也不至于从宿舍专门跑到图书馆里来找他,然后又兜兜转转的坐在这里。

原来邹齐说的有事是真的有事找他。

可是能让自己帮什么呢,他一个游戏上面的小白,计算机只会基础操作,既给不了多少游戏上的参考意见,也给不了研发上的专业建议。

没卖什么关子,邹齐随后就说出了他的打算:“是想请你去当顾问。”

实话实说,许木当时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果汁差点喷了邹齐一脸,喝下去之后呛得他咳了好半天。

“你淡定点,不至于激动成这样,不至于。”邹齐说。

许木拿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果汁,白了他一眼说:“激动个屁啊,你开什么玩笑。”

结果邹齐看着他认真地说:“我没开玩笑。”

许木知道他没开玩笑,是这个消息太让他震撼了,他一时间消化不来。

在他的理解里,在这件事情上的帮忙,最靠谱的也就是等游戏研发成功之后,他可以作为一名玩家去试玩体验一下,然后从他一个菜鸟玩家的角度说一说他的游戏体验,以及看法和建议。

但是关于顾问这种事,就算许木再骄傲自大,他也不敢想啊。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哪个顾问不得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来做,他有个屁的经验,两眼一抹黑,嘛玩意儿都不懂,说出去都怕给人笑掉大牙。

许木喝下一口果汁,平复了一点心情,特别不可理解的问他:“你给我说说,这事你是咋想的?你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邹齐叹息道:“怎么这么不相信自己呢,要自信啊许木。”

许木都听笑了,屁的要自信啊。

“我是有自知之明,你的梦想还要不要了。”许木说。

“没有,我是真的相信你才来找你的。”邹齐说。

许木没说话,静静地看了他一眼,起码有一件事许木是非常确认的,邹杰人不傻,他更不会拿自己的一直以来的梦想开玩笑。

那么在他这么一脸认真的情况下,只能说明其中还有一些事是他还没说,也是许木刚才没想到的。

会是什么呢?

想一想,能让邹齐如此笃定的对许木说出“我是真的相信你”这句话来,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许木稍一思索,去掉一些不可能的因素,也只能是因为许木的专业了。

这么整个的事情一联想起来,许木也差不多明白个大概了,甚至是猜到了邹齐准备的游戏可能是哪种类型。

“你们要开发的游戏和历史有关?”许木问他。

邹齐震惊的看着他:“卧槽,你怎么知道?”

许木无语的手扶着额头说:“都这样了,我要是再猜不出来,恐怕该你质疑我的智商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