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开学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4624字
  • 2022-02-23 22:26:14

时间说快也快,转眼间就快到了开学的日子。

小雯雯等过了元宵节,正月十六那天就会开学上课,所以许木在元宵节的前两天就已经不再辅导她的功课了,让她好好的玩了两天,放松一下。

半个月的相处,也让许木对这个乖巧懂事的小妹妹发自内心的喜欢。

辅导结束的第二天,许木专门带着小雯雯出来玩了好半天。

临出门前,张阿姨给了小雯雯一些钱,嘱咐她出来玩不能光让哥哥出钱,自己也要买点东西给哥哥吃。

不过她把钱是带了,但是许木自然不会让她出钱,所以一路上都没有她发挥的余地,妈妈给的那两百块钱只能一直在棉服的兜里装着派不上用场。

到了后来,小丫头的嘴巴都有些气鼓鼓的。

许木笑着问她:“怎么了,气什么呀?”

小雯雯嘟着嘴说:“哥哥,你也要让我给你买东西吃啊。”

她一张小脸冻得有些红扑扑的,许木轻轻捏了捏:“我带你出来玩怎么可以让你花钱呢,当然是哥哥请你吃啊。”

小雯雯昂着头说:“但是我有钱啊。”

许木听了想笑,这妥妥是小富婆的语气啊,如果等她再长大一些,许木都在想她会不会来一句“老娘就是有钱”出来,那就真是霸气了。

不过他想了想也就不敢再想下去了,画风转变太大,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许木揽着她的肩膀往前走,对她说:“等你以后毕业工作了,到时候可以自己挣钱,然后再请哥哥吃大餐。现在你年纪还小,不要乱花钱知道吗?”

小丫头转过头天真的看着他问:“请哥哥吃东西,怎么算是乱花钱呢?”

许木被噎了一下,想了半天愣是不知道怎么回才好。

“请哥哥吃东西当然不是乱花钱,主要是有哥哥在,不用你花钱。”许木解释着,然后看到街边的肯德基,问道,“我们去吃肯德基好吗?”

“好啊。”小丫头开心的说,她就喜欢吃肯德基。

然而等两人走到店门口,刚准备推门进去,许木就听见好像有人在叫他,而且声音听着还有些熟悉。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犹豫了一下,结果小雯雯也小声跟他说:“哥哥,好像有人在叫你。”

许木看了看小丫头,又转头往声音传来的大概方向看了一眼,接着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向着他们走来了。

是袁晶。

“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你。”袁晶走近后笑着说。

“是啊,好巧啊。”许木说。

袁晶看到站在许木身边的小雯雯,问道:“这是你寒假辅导功课的那个妹妹吗?”

“对,”许木点点头,然后对小雯雯说,“叫姐姐。”

小雯雯乖巧的喊了一声:“姐姐好。”

袁晶笑道:“小妹妹你好。上几年级了?”

小丫头答道:“上初二了。”

许木在一旁微笑着补充:“小姑娘可是第一初中的尖子生。”

“真的?这么厉害啊,那以后承和中学没跑了。”袁晶赞道。

“还要再努力的。”小丫头不好意思的笑笑。

许木摸了摸她头上戴着的毛绒绒的帽子,转头问袁晶:“我们准备吃点东西,要不要一起?”

袁晶双手一摊,无奈的说:“我今天可没带什么钱。”

许木笑着说:“没事,我带了,请你吃。”

“那恭敬不如从命啦,今天蹭一顿饭。”

进了店里,袁晶和小雯雯去找位置先坐,许木一个人去排队点单,等他端着托盘回来的时候,看见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正欢。

许木放下托盘,袁晶转而问道:“今天这么冷,你们怎么想起来出来玩?”

许木看了看已经在啃着鸡腿的小姑娘,说:“雯雯这两天不是要开学了吗,寒假还没带她出来好好玩过,假期光在家学习了,看今天天气还不错,就出来溜达溜达。”

袁晶说:“在家里学了一个假期啊,那是要出门来好好散散心情。不过你这做哥哥的也合格,不仅要负责辅导功课,还要陪着妹妹逛街。”

这时候,小雯雯咽下嘴里的鸡肉,适时的捧场:“是啊,哥哥人很好的。”

许木笑:“好了好了,先吃东西,等会凉了不好吃了。”

袁晶家就住在这附近,因为有事,所以也没有待太久就回去了,临走前跟许木说等开学回学校了,再回请他一顿。

袁晶和许木不是在一所大学念书,但是两人是在一个城市,这也是年前同学聚会的时候许木才知道的事。

许木说好,到时候再约。

然后她就好像很开心的走了。

许木吃了几块鸡米花,对小雯雯说:“吃完东西,我们也早点回去吧,不然回去晚了你妈妈会担心。”

“好。”小雯雯点头,然后问他,“哥哥,刚才这个姐姐不是你前些天想的那个吧?”

许木嘴里的鸡米花差点噎住,让他连咳了好几声,这小丫头,语出惊人。

“你怎么知道?”许木问她。

“猜的呀。”小雯雯说,“看着不太像。”

“为什么不像?”许木好奇的问。

小丫头想了想,应该是在整理措辞,然后听她说道:“因为你刚才虽然很礼貌,但是不够热情啊,如果是那位姐姐的话,我想哥哥应该会更加喜出望外,而不是像刚才那样,虽然有一些惊讶,可是其实还是很平静。”

许木一边听一边不免想象着,如果开学后再见到她,自己会兴奋成那个样子吗?还喜出望外,说什么玩笑话呢,自己是这么内敛的人。

可是自己是骗不了自己的,他心里有多期盼可以早点见到她,他最清楚。

确实会开心一些吧……

许木说:“刚才这位是我高中同学。”

小雯雯问:“那位姐姐呢?”

许木又一怔,他突然发现对她的了解简直近乎于零,不过也确实是符合了大多数情况下第一次邂逅的发展。

许木拿起一个鸡翅吃起来,说:“有一次去咖啡厅见到她的,然后就在一起聊了几句。”

“后来呢?”

“后来啊,第二天就坐车回家了啊。”

“那可以给她打电话呀。”

许木想这话说的多顺理成章理所当然啊,想她了就给她打电话啊,许木也想打,但问题是他没有啊,于是只能吃着鸡翅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雯雯是个聪明丫头,看到他这个样子,就问道:“哥哥你是不是没有要电话号码?”

许木犹豫了下,只好坦然的说:“临走前我忘了要。”

“哥哥你好笨哦。”她叹了口气,一副没辙的无奈表情。

许木脸上有点受不了,自己怎么就被一个上初中的小丫头给鄙视了呢,这让他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这些天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无所不能的光辉形象仿佛一落千丈。

许木说:“你这么小年纪,从哪学的这些?”

“电视和小说里啊。”

许木干咳一声:“以后少看点。”

正月十四那天,两家人在一起吃了顿饭,张阿姨为了表示感谢,专门给许木买了一件卡其色的风衣做礼物。

“小木个子高,风衣衬得起来,穿着好看。”

许木看着也喜欢,但是他一看就知道衣服的价格不便宜,这么贵重让他没法收下。拒绝了几次,可是张阿姨一家的态度强硬,而且话说的在情在理,最后只能道谢收下。

小丫头坐在旁边,嚷嚷着让许木穿上试试。张阿姨也说:“对,穿上看看,如果不合身,还能拿去换。”

许木闻言,穿上风衣试了下,很合身。

他原本身高就不低,身姿也挺拔,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样子,如今看着更是仪表不凡。

吃过饭回到家里,许木妈妈说改天要给小雯雯买件礼物送过去才行。

许木自然没什么意见,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就是这样,想要维持长久的关系,互相尊重,礼尚往来,很重要。

至于买什么,许木也没想法,留给妈妈操心去就好了。

小雯雯开学了,许木也到了快出发去学校的日子。

假期回家的的时候没带多少东西,回去的时候东西把箱子都塞满了,手里还提了一个手提袋子。

虽然许木在很多天前就在盼着可以早点开学去学校,但是真到了开学离家的这天,许木还是有些不舍。

上了火车,坐在火车上,许木托着腮看着家乡的景色在身后越来越远,心里又急迫,又不舍,非常矛盾。

火车站旁边的公交站出现了很严重的两极分化现象,其他路的公交候车区等着上车的人数寥寥可数,但是再看看到他们学校的这路公交车,候车区这里简直是人山人海。每趟车一到站,上车门和下车门那里一瞬间就围满了等上车的学生。

许木已经两趟车没有挤上去了,而且还陆续有从火车站赶来的学生,他在想要不要跑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打个车回去,因为离火车站近一点的话,连出租车都打不到。

许木最后想着再等一趟公交车,如果再上不去,就去打车。这次他拖着箱子站得靠前了一些,先占了个地利,方便一会挤上车门。

然后在车来到的时候,他凭着爆发的那股冲劲和一点点运气,不仅费劲的挤上了车,还占了个座。那一刻他感觉特别安逸。

公交车里不停的上来着人,坐着的站着的,把车厢塞了个满满腾腾,明明看着已经没什么地方了,却还能挤上来一个人落脚。许木感叹的同时,也突然想起来钱钟书先生在《围城》里描述过的一句话:真料不到小车厢会像有弹性,容得下这许多人。

形容起来,无比贴切。

公交车一路走走停停,车上的这些人几乎都是学生,不仅是许木他们学校的,还有沿途路上的其他几所高校。但是其他学校的学生毕竟是少数,所以即使每一站下来一些人,不说那些新上车的人,还是会感觉到一些拥挤。

但是许木看着车厢里那些站着的,艰难落脚的学生,他心里也就感觉很知足了,所以最后摇摇晃晃的他就睡着了。

等他一觉醒来,已经离学校不远了。

下了车,许木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拢了拢衣服的上领,朝着商业街的方向遥遥望了一眼,抬步往学校里走去。

天色已经很晚了,许木到宿舍门口的时候,门关着,屋里的灯已经亮着了。

他推开门,宿舍里两个昨天就已经到的室友正在开黑玩着电脑游戏,看见许木进来,说了声来了啊,就喊着:“门,阿木关门,冷。”

许木拉着箱子走进来,随手把门关上:“冻死你啊,白吃这么多肉了。”

许木这同学叫常志,宿舍人送外号常小胖。俗话说得好,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就像他的外号一样,他人有些胖,又没有胖到过分。他饭量大,虽然每天吃饭和许木他们一起点的分量差不多,但是吃完以后他会加餐,比如再买个肉夹馍,或者去摊一个杂粮煎饼。回到宿舍还有成袋的零食,玩电脑的时候,嘴巴从来不闲着。

而叫他小胖还有另一个原因,是他经常卖萌扮可爱,据他的说法是他还是个孩子。

另一个同学叫邵明。邵明是本地人,也是他们宿舍的寝室长。

他和常志是宿舍里的一对两极代表。比如从年纪上看,邵明在宿舍里是年纪最大的,常志是最小的;从体型上看,常志是宿舍里最胖的,邵明是最瘦的。当然,这些都是外在的,主要他们俩的脾气也是宿舍里最不对付的,小脾气上来的时候,看不惯对方那是常事。

邵明打小在学校也是个优等生,在班里做着班干部,尽管成绩不是最突出的,但是也确实有些能力。

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各个宿舍投选各自的寝室长,结果许木他们宿舍的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没人毛遂自荐去有兴趣做这事。

过了好一会,邵明说:“那就我吧。”

于是他们129宿舍的寝室长就这么定下来了。

作为寝室长,邵明也还算尽职尽责,虽然从来没有在评选里拿过文明宿舍之类的小锦旗,但是除了大扫除以外,在宿舍的打扫上属他干活最多。

常志一边玩着电脑,一边大喊着:“卧槽,一个假期不见,阿木你变得这么狠心,竟然要冻死我。”

许木没搭理他,来到自己的床边,看着床上随意放在上面的被子,说:“怎么没顺便帮我铺一下啊?”

昨天常志来学校的时候,许木就让他帮忙把自己的被子抱到院子里晒晒了,因为按照自己的时间看,等他到学校天都黑了。

“给你晒被子还不行,还帮你铺被子,看看你这个嘴脸,享受的跟个大爷似的。”

坐在常志另一边的邵明开口说道:“你不给常志买个炸鸡腿,还想让他干活?”

许木说:“我相信他是乐于助人的好学生。”

“你没看错,”常志说,“邵明你不要挑拨我和阿木的关系,他让我晒被子,我可是二话没说就给他晒了。”

这段话许木起初听着还挺欣慰,可是这欣慰感刚产生,还没来得及向全身散去,就听到了他接下来的话,于是戛然而止。

“不过有一个炸鸡腿吃也不错。”常志说着还吧唧了下嘴。

许木叹气:“没出息的样子啊。”

“民以食为天。”常志强调。

许木看了眼他们刚开局没多久的游戏,把行李收拾了一下后,拿着水卡和水盆去水房兑了些温水回来擦了擦椅子桌子上的灰尘,然后爬上床把被子简单铺了一下。

“打完这局去吃饭吧。”许木坐在椅子上喝了口热水。

“去哪吃?”邵明问。

“校外吧。”许木说,这是他下车回宿舍的路上就在想的,因为他还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去做,他要去咖啡厅看一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