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补课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3771字
  • 2022-02-23 18:00:18

假期在家里待了些时日,许木也感到了些无聊。每天睡到自然醒,醒来就看看电视听听歌,偶尔翻上两页书,却很少出门去逛一逛。

期间他去过一趟学校,在办公室里跟冯老师聊了一会。

从家里出门前,许木就在想买点什么东西,因为他觉得空着手去会不太好,思前想后了半天,他从水果摊买了些水果提了过去。

坐在办公室里,许木顿感熟悉,以前还没从这毕业的时候,他可没少往这办公室跑。

冯老师笑问:“怎么,是不是有感触了?”

许木笑笑,说:“觉得时间真是快啊,当初每天上课的时候感觉度日如年,现在毕了业再回头一看,三年就这么过去了,好像一瞬间。”

“有这个想法很正常,我现在偶尔想到当初上大学的日子啊,也会觉得还没什么感觉呢,就毕业了。人都是会怀旧的,我们经常是走到一个新的阶段后,去看上一个阶段的经历,总会有些时间上的恍惚感。”冯老师笑着鼓励,“不过我们是往前走,还是不要忘了往前看才行啊。”

“那是当然。”许木点头。

聊了一会,冯老师问他在大学有什么计划,许木想了想,说:“最近在准备一篇论文。”

冯老师听说也来了兴趣,好奇的问道:“是吗,是关于哪方面的内容?”

“东汉末年以及三国时期思想和文化方面的一些小研究。”许木说。

冯老师眼睛一亮,问:“是你高一时候说过的那个吗?”

“对啊。”许木也笑,“您还记得呢?”

这是他高中时就有想法要研究的东西,可是限于当时的时间和条件,他没有精力去做这些事情。后来他来办公室找老师请教问题,还聊了两次这个事情。然后从高二到高三,能做课外事情的空间越来越少,在大一又空了一年,现在他才准备把这个事情拾起来。

“当然,记着呢,有一个在历史学科上这么有志向的学生,高一就要去做这么有想法的事,记忆当然会比较深刻。”

许木忍不住都要捂脸了:“其实现在想想以前有挺多想法都挺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冯老师挥手打断他的话:“因为年轻啊,年轻就是要敢想敢做啊。如果你连想都不敢想的话,那怎么去做呢?”

许木手掌托着腮,点了点头,只听冯老师又接着说道:“不要怕想得太多想得太大了,怕什么呢?怕做得少。我们可以想的天马行空,做事要脚踏实地。”

许木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你小子少来了。”冯老师笑骂道。

老师后面有课要上,许木没在学校待太长时间,临走时老师让他把提过来的水果再提回去,许木没理,出了办公室的门挥挥手就快步走了。

他来学校的时间早,所以更没遇到他担心的那种老师非得请客吃饭的情况。

在家里待了些日子,不知道是不是他妈妈也看出来了他的无聊,不想让他每天这么闲着,所以就给他找了点事做。

那天他妈妈下班回家,在吃晚饭的时候,跟他说单位有个同事的女儿今年上初二,现在放寒假了想让孩子多补点课,问问能不能让许木帮帮忙。

许木有点发呆:“我能帮什么忙,帮忙给她找补习班啊,我也不认识人啊。”

“找什么补习班,当然是帮忙补课啊,”许妈妈说,“你一天到晚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我哪会补课啊,妈你也不怕我误人子弟。”许木无语。

“上了大学,初中那些知识就忘了?”妈妈瞥他。

许木想了想,说:“那倒没忘。”

“那不就行了,以前不是还给同学辅导功课呢,现在辅导个初中生觉得有难度了。”

“我这压力大啊,万一要是辅导不好,不是想着会给你丢人吗?”许木说。

“那你就好好辅导,学不好就是她的事了,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许妈妈一脸当然的说道。

许木一想,的确是这个理。

他看了一眼正吃饭的爸爸,只见爸爸夹了一筷子土豆丝,一边吃一边说:“助人为乐是好事,而且人家肯找你帮忙也是因为信得过你。都是朋友,可以帮。”

“行吧,她什么时候过来啊?”许木问。

许妈妈说:“你去她家里吧,大冬天的天气这么冷,人家一个小孩子来来回回的跑,再冻坏了。正好你也出门去多走走,省得一天天在家里闷着哪也不去。”

许木无奈,又没得反驳,只好答应下来。

“是谁啊,我认不认识?”

“认识吧,张阿姨,暑假的时候,她带着女儿来咱们家玩过,还记得吗?”

许木回忆了一下,恍然的“哦”了一声,他记得那是个挺乖巧的小女孩,下午到他书房里玩的时候,看上了他买的一支自来水笔,趴在桌子上在那玩了好久,临走时许木笑了笑还把笔送给她了,可把小姑娘开心坏了。

“想起来了,叫雯雯是吧。”

“对,叫雯雯,明天正好周末了,我带你去她们家里认认路。”

许木知道这位张阿姨在单位里和妈妈关系好,他再拒绝也没用,而且那个叫雯雯的小姑娘也可可爱爱的挺招人喜欢,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于是许木寒假生活的后半阶段就被这么安排好了,好在是每天下午补课,许木在上午还能睡会懒觉。

补课开始的第一天,许木刚见到小丫头的时候,小丫头显然还记得他,很乖巧的喊了一声:“哥哥好。”

在她的小房间里看她写作业的时候,许木看见了他送她的那支笔还在她的文具盒里安静的放着。

许木拿起来在草稿纸上随意画了画,里面的墨水还剩下一些。

“这笔的墨水还没用完呢?”许木问她。

“还没有呢,一般都不怎么用的,我怕墨水用完了,就用不了了。”小雯雯用脆生生的声音说。

“可是笔买来就是用来写字的啊,用完还可以再换别的笔芯用啊。”许木说。

“可是那样就不好用了。”小丫头抬起来看着他说。

“你很喜欢这笔啊?”许木轻声问。

“喜欢,学校门口卖的那些笔都不好看,这笔好看,写字也好用。”她回答道。

许木笑笑,这笔好像是他在学校旁边一个商场里买的,买的原因也是觉得挺好看,笔墨也顺滑,而且握在手里面也挺有质感。

当初只是看她喜欢就送给了她,倒是没问这么多,如今看着眼光被认可,许木心里还是挺开心的,虽然对方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

许木说:“没事,你放心用,墨水用完了我再给你买跟这一样的笔。”

小丫头看了看许木,然后站起来跑到一边抱了个小猪的存钱罐递到他面前说:“哥哥,这是我存的零花钱,你用这个买笔。”

许木一怔,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发,然后把钱罐轻轻推到她怀里抱着。他当然不会要她这钱,不然他得多害臊啊。

“不用给我钱,这笔不贵,很便宜的,算是哥哥送你的礼物。”

小丫头摇头,说:“哥哥你已经送过我一支了,我不能让你一直给我买呀,妈妈知道了会骂我。”

许木宠溺的笑,然后想了想说道:“我送给你笔当礼物,我不要你的钱,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哥哥你说。”小丫头歪着头问,很是可爱。

“答应哥哥要好好学习。”许木说。

“没有了吗?”

“没有了,就这一个,能做到吗?”

“能!”小雯雯昂着头说。

“好,去好好写作业吧。”

小雯雯的功课不差,许木辅导起来几乎没费什么力,遇到一些理解不透的知识点和题目,许木在旁边点一下,她也就能反应过来。

许木后来有一次问过她在学校的成绩,她回答是每次考试差不多可以保持在全校前二十。许木听了点点头,按照这个成绩保持下去的话,她中考考上市里的省重点承和中学应该没有问题。

“到时候就可以跟哥哥一样,从承和中学毕业了呀。”小雯雯开心的说。

张阿姨坐在旁边提醒道:“还要继续努力知道吗,不能松懈,多跟着哥哥学,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要多问。”

“知道了,妈妈。”小雯雯乖巧的答道。

过年的前两天,城市里下起了雪。因为地处北方的地界,雪下得比许木在学校那天要大的多。

许木站在窗前,看着屋外飘扬的雪花,脑子里却不自禁的想起了和她在咖啡厅里对坐的一幕。

冒着热气的热茶,温暖的灯光,还有下午同样下起的雪。

那天她跟他说下雪了,许木还依稀记得其中有一抹淡淡的疲倦让人心疼。

他轻声叹息了一声。

正在写作业的小雯雯抬头问道:“哥哥,你叹什么气呀?”

许木转头笑道:“没什么呀。”

小雯雯问:“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许木看着一脸认真的小丫头,顿了顿说:“刚才想起了一个人。”

小丫头侧着头看着他,想了想问:“是哥哥喜欢的人吗?”

这话把许木问的愣了愣,喜欢这个词突然出现,让他也在心里问了一下自己。

是喜欢吗?

他也不清楚,他只是觉得放不下她,偶尔会想起她,她的身影和她的一颦一笑有时候总在他的脑海里不经意间就会浮现出来。虽然到现在他连人家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

他犹豫着说:“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喜欢。我只见过她一次,当时见她的那天,也在下着雪,所以刚才就想到了。”

小丫头非常精辟的总结道:“睹物思人了。”

许木看着这人小鬼大的小姑娘,觉得好笑,走到椅子边坐下揉了揉她的头发:“小丫头都跟谁学的这些。”

小雯雯继续写她的作业,许木则看着窗外的大雪,心里突然想要快点开学了,然后去那间咖啡厅里再坐一会。

不过这些天还有一件事让他感觉比较意外。从那天聚会之后,袁晶会隔上两天在QQ上和他聊两句,聊的不多,也没什么内容,就像是普通的问候。于是空白了好几年的对话框,每天零零散散的多了一些聊天记录。

有一次两人还闹了一点小笑话,袁晶问他在干嘛,许木回她说在补课。

袁晶语气很诧异的问他:“已经上大学了,还需要补课吗,是期末考试哪科没考好,准备开学回去补考的复习吗?”

许木也怔了一瞬,然后略微尴尬的回复:“不是,那个,是帮一个妹妹寒假辅导一下作业。”

“可以,宝刀不老啊,以前的知识点一点没落下。”她调侃。

许木回:“明明还是青春年华正盛。”

袁晶回了个哈哈笑的表情:“对了,‘宝刀不老’这个词是出自哪里你知道吗,我以前好像看到过,现在记不起来了。”

许木回:“出自《三国演义》,黄忠说的一句话,‘欺吾年老!吾手中宝刀却不老’。”

其实原文是“竖子欺吾年老”,许木琢磨了下,发出去的时候把“竖子”两个字去掉了。

袁晶先是发了个大拇指过来,然后回道:“厉害厉害,A大历史系的高材生名不虚传。”

“没有,过奖了过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