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朋友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4453字
  • 2022-02-23 17:00:11

到家的第一个晚上,许木睡得很舒服,连熬夜都没有,早上醒的时候还美美的伸了一个懒腰。

起床之后,爸妈已经出门上班去了。许木洗漱过后,坐在沙发上脑袋空空的发了会呆。

老家的冬天很冷,许木不想出门去买早饭,就来到厨房很有兴致的自己摊了个饼,只是他没把握好那个度,摊的有点焦,但是他尝了尝味道还可以。昨天晚饭还剩了一碗米饭,他也拿了两个鸡蛋给炒了。

再泡上一杯红茶,吃着蛋炒饭和饼,就着咸菜,许木觉得这日子过得很惬意。

他们每次聚会的见面地点都是在他们高中学校的门口,不全是因为他们热爱母校所以每次回来都要看上一眼,而是学校离他们每个人的距离都最合适。

许木下午来得早,到的时候其他人还没到。在学校门口溜达了一圈,许木心里生出些感慨,时间是很强大的力量,足够改变很多事,比如校门口那家小的文具店。在许木刚上高一时,那家又卖零食又卖文具的小店就在了,当时他们一帮同学放了学没少过来买东西吃。他还记得那时候店里卖的奶茶就是直接开水冲的香飘飘,而许木最喜欢的就是这家店里卖的烤肠。曾经他也听高年级的学长学姐说过,这店在这里已经开了很多年了。

可是许木今天再过来看,竟发现老板换人了,而原本的文具店也换成了专门的奶茶店,这让他看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在他轻轻叹息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带着不确定的声音喊他:“许木?”

许木听到这声音,愣了一下后就惊喜的转过头,因为他知道喊他的人是谁,高一时曾听过她一个学期的课呢。

他高一第一学期的历史老师,姓冯。

虽然在许木那些高中老师里,她教他的时间不算长,可是当时在许木开始琢磨历史这门课的时候,却没少鼓励他。许木还记得他在高中唯一一次把历史考了全校第一,就是在她教的高一时期。

所以从许木心里来说,当然很尊重她。

“冯老师,是您啊。”许木笑着,微欠了下身打招呼。

冯老师见到自己曾经带过的学生也很高兴,说:“刚才离远了我看着有点像你,没敢认,走近了才看清楚。这几年过去了,长得也比以前成熟了啊。”

说到这,许木心里觉得有一些愧疚,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每次假期回来也没机会来学校好好看上一眼。

“几年不见,老师还是一样的风采依旧。”许木笑道。

冯老师摆摆手,不好意思的说:“你们都长成大人了,老师都老了,还什么风采。”

许木说:“不老不老。”

他如果没记错,老师今年也就三十四五的年纪,他们这一批现在正是学校大力培养的骨干教师。

冯老师笑笑不再多说,转而说道:“最近挺好的啊,高考是去了A大是吗?”

“老师也知道了啊?”

冯老师笑着解释道:“学校每年高考之后都有那个荣誉榜啊,考得好的全都榜上有名,你们当时高三那班主任赵老师后来也没少在办公室念叨你们几个。”

许木恍然的点点头,想到那个画面,也让他的那一点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心里很舒畅。

“老师们教得好。”许木谦虚了一下。

“也不用这么说,老师们也不是神仙,要是你们自己不上进,就算老师教得好也没用,”冯老师说,然后又问他,“大学学的什么专业?”

许木笑:“历史。”

冯老师果然露出一脸欣慰的表情:“真的学历史了啊,行,以前你就对历史这科有兴趣,学得也好,也肯钻研,以后在这行好好做,会有出息。”

许木被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自信一点,”冯老师拍拍他的肩膀,“我对你印象还是很深的,我们学校现在教的学生里很少有像你这么对历史感兴趣的了,多加油啊。”

老师刚才出门去办事,现在赶着要回学校去上课,站在那跟许木聊了一会就回去了,临走前还去店里买了两杯奶茶,给了许木一杯。

这让许木在这个寒冬里站着的身体感受到了温暖。

“以后没事多回来看看。”冯老师最后嘱咐道。

“好的老师。”

许木插进吸管喝了一口奶茶,目送老师走进学校,然后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等着那些姗姗来迟的同学们。

只是冬天这种季节,在室外不管站在哪,都很冷。

过了没一会,宋凯双手插在棉服的兜里走过来了。

他一看见许木就嚷嚷开了:“我靠,你怎么自己买一杯奶茶就喝起来了。”

“不是我买的,刚碰见冯老师了,在这聊了几句。”

“高一教历史的那个冯老师?”

“是啊。”

同为高一时的同班同学,宋凯也是认识的,于是听了不免有些诧异:“老师给你买的啊?我去,挺有面子啊。不过高一那会你跟老师关系就不错,得意门生啊,也难怪还记得你给你买奶茶,像我们就没有这种待遇。”

“你不是她教的学生啊?”许木喝着奶茶问他。

“学生跟学生不一样啊,她现在都不一定知道我叫啥名,这能比吗。”宋凯很有自知之明的说,“说起来,你毕业后跟以前老师联系还多吗?”

许木沉默了一下说:“很少。”

宋凯说:“我也是,有些老师该回来看看的他们的。”

“是的,”许木点头,然后开玩笑说,“但是我也担心我回来之后老师们会太热情,要带我出去吃饭什么的,会破费。”

话音刚落,宋凯一脸惊诧又鄙夷的看着他说:“木哥你在那学校发生了什么事,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要脸了,谁让你留下吃饭了。”

“不能忽略这么一种可能性不是。”

跟老同学聚会,定时间的意义永远不是让他们准时到,因为你不能指望他们所有人都准时,而是通过定时间的方式告诉他们你大概就在这个点前后过来,不要拖到黄花菜都凉了。

人陆陆续续的到齐,许木原以为会像往常一样还是他们六七个男同学,谁料到还有两个女同学也过来了。

这俩人许木都认识,都是他们的高中同学。许木记得还有她们的□□好友,但是除了加上那天聊了两句,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这么说吧,如果是许木走在街上和她们相遇的话,他要先确定一下她们的名字,然后再犹豫要不要去打个招呼。因为不熟。

“我前天在街上碰到袁晶了,然后说了聚会的事,她问有谁,我就告诉她了,她就说到时候能不能喊她还有张萍萍,我一想大家都是同学都认识,人多也热闹,就答应了。”宋凯在许木旁边小声说。

许木点点头,心里没觉得什么。曾经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人同学要来一起玩,换成许木可能也是要答应的。而且许木发现,在场众人跟这两个女生都很熟悉,起码都说得上几句话,只有许木打了招呼后就站在一边听着他们寒暄。

吃饭的饭店是他们上午在□□群里定下来的,过程复杂又简单。最初问的时候众人毫无头绪,直到群里一哥们说:“那就去吃川菜?中心广场那边路上有一家川菜馆挺好。”

于是就这样一致通过,连讨论的过程都省掉了,高效又直接。

这家川菜馆生意很好,常常座无虚席,但是他们来得早,店里的位置还有很多。上二楼挑了一个大圆桌,足够他们这些人围成一圈坐下来,又不拥挤。

点了满满一桌的菜,啤酒也要了一箱,又给两个女生要了一瓶大瓶装的果粒橙。

“木哥,你也来点吧,少喝点。”宋凯拿着啤酒跟许木说。

许木酒量很差,但也没拒绝,拿起面前的一次性塑料杯让他倒了满满一杯。

袁晶是短头发,坐的离许木不远,看了后问道:“许木不喝酒吗?”

许木笑笑说:“喝得少。”

坐在另一边的韩步明插话说:“许木一喝起酒啊,我都不想说了。”

许木瞪他:“那你还说,不要面子的吗。”

宋凯也站出来打抱不平:“你还说别人呢,搞得跟你喝酒很拽一样,我就看看你能喝多少。”

“哎哟,宋凯你飘了啊,我一会给你喝趴下你信吗?”

“你吹牛我信。”

众人推杯换盏,酒至正酣,席间一片欢声笑语,连许木也逐渐放开了。

期间袁晶竟然也端着果汁敬了许木好几次,还说道:“我这不是酒,你随意喝就好了。”

许木不好拒绝,只能礼貌的举杯。

吃到一半的时候,袁晶问他们:“你们等会吃完饭去干嘛?”

“不知道,没想好呢。”宋凯说。

他们的每一次聚餐对于安排就是没有安排,只有吃饭这件事是固定不变的,其他的事情完全是看饭后的心情。

“要不然去唱歌吧。”另一个叫张萍萍的女生建议。

众人想想,反正吃过饭后时间还早,不必太赶着回家,再说他们也没什么其他计划,纷纷点头同意了。

一旦有了后面的决定,他们吃饭的速度都快起来了,放在以往,他们也许磨磨蹭蹭的能吃上两个小时。

风卷残云般的吃过饭,他们出去找了一家KTV,进了包间后,许木直接就往沙发角落里一坐,然后一躺,准备就这么听歌听到结束回家的那一刻。

晚饭时他酒喝得不多,但也喝了几杯,此刻头脑微醺,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也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而且,有不太熟的人坐在这里,他也放不开自己的嗓子。

刚才吃吃喝喝虽然足够开心,许木跟两个女生的交流也多了一些,但是从饭店到KTV的这一段路走下来,换了一个不同的环境,好像把刚才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瞬间又打回了原位。

在这种时候,他适合安安静静做一个观众,必要时鼓鼓掌以衬托气氛。

“太闷了,出去透透气吗?”韩步明搂着许木的肩膀问。

“好。”

接着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了。

站在KTV外面,韩步明递给他一根烟:“抽吗?”

许木伸手接了过来,拿在手里看了看:“什么时候会抽烟了?”

“早就会了。”他“啪嗒”一声点上烟,然后给许木也把烟点上,“你也抽了?”

“我不抽,不是为了陪你吗。”

“卧槽,浪费啊你。”

许木笑了笑,问他:“最近怎么样?”

“还行,就那样呗,等毕业混个毕业证就行了。”韩步明抽一口烟,然后吐出一个烟圈,缓缓消散。

“到时候准备留在那边吗?”

韩步明摇头:“不知道,到时候看看再说,但是估计不会在那了。”

“待够了?”许木问。

“有点儿。”韩步明说。

“才大二就待够了,剩下两年你得多煎熬。”许木看着他说。

韩步明叹息道:“你也知道的,当时没想去这学校,后来不是没办法了嘛,大学又不能不上,只能挑一个相对好点的学校去上了。”

从高二那年韩步明就沉迷网络无心学习,这也就导致了高考那年他成绩不佳,离他想上的那所学校的录取分数差了很多,权衡之下,就报了现在这所学校。

不是他想读的,却是必须要读的。

“当时努点力,没准就考上了呢。”许木说。

“不想学了呀,上课都不想上,要是能学进去就好了。”

许木也抽了口烟,想说你把精力都花在上网去了,当然学不进去。

但是他没有说。

在某一个阶段里,厌学的情绪也许是很多人都有的,他也有过,所以他能理解。而且已经过去的事了,更没什么好说的。

回到包间的时候,许木刚坐下抓了把瓜子开始嗑,袁晶就问他:“你怎么不唱歌啊,还没听你唱呢。”

许木一边吃瓜子一边说:“我不会唱歌。”

“哎呀,会不会不重要,出来玩,气氛开心就好嘛。”

宋凯在旁边说:“谦虚个屁啊,我跟你说,我木哥的粤语歌那唱的可了不得。”

后面这句话是对袁晶说的。

其他人也开始跟着起哄:“你是不是当我们没听过,赶紧的,别扭扭捏捏的啊。”

许木无奈,还没怎么样,底都快被这群人揭了。以前和他们来KTV的时候,许木唱过几首,他唱粤语歌也确实比较擅长,但是他不好意思开口啊。

许木觉得再推托下去就矫情了,说:“那我唱一首谭咏麟的《朋友》吧,希望大家友谊长在。”

“繁星流动和你同路

从不相识开始心接近

默默以真挚待人

人生如梦朋友如雾

难得知心几经风暴

为着我不退半步

正是你

遥遥晚空点点星光息息相关

你我哪怕荆棘铺满路

替我解开心中的孤单

是谁明白我

情同两手一起开心一起悲伤

彼此分担总不分我或你

你为了我我为了你

共赴患难绝望里

紧握你手

朋友”

众人鼓掌,甚至开始跟着哼唱,然后是合唱,用听起来很蹩脚的粤语发音,但是因为这首歌表达出来的感情却无比真挚。

他们这一群人一起走过学业生涯中最枯燥无味的三年,顶着压力在起早贪黑的日子里匍匐前进,苦过累过,笑过骂过,有过沮丧,有过收获,在没有功利的纯真年代,走过了那个名为青春的年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