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守护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4340字
  • 2022-03-02 23:16:34

远行的人尽管跋涉千里也要回到自己家里,和自己的家人一起欢度这一个传统节日,因为这是中国人旧一年的结束,新一年的开始,代表着团圆。

许木已经跟家里打电话说过了,自己会晚几天回去,于是他现在每天的生活就是写论文,写小说,然后做饭等她回家。日子虽然单调,却不乏味。

但是再拖也要到回家的时间了。

春节前的几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许木对坐在对面的东方颜说:“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家吧。”

她笑:“说什么傻话呢。”

许木认真的说:“我没说傻话,我是认真的。”

东方颜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想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孤单,你不用担心我,我自己在这里没事的,你回家陪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好好过个年。”

许木沉默,他知道她一旦决定了,很难再去改变她的想法。

春节对国人的意义终究不一样,春节是万家灯火团圆的日子,而她却要一个人在这空阔的房子里,像一个旁观者一样,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这次没有自己,只有她。

热闹与冷清,团聚和孤单。

她能感受到的只有后者。

许木很想留下来,但是他话还没说,她就好像懂了他的意思:“听我的,回家去,好好过个年,你家里还有这么多人在等你回去,没必要为了我留在这里,你放心,我自己在这里真的没事,这么多年都这样过来了,我已经习惯了。等你开学,我在家等你回来。”

“那你就跟我回家。”许木还在坚持。

东方颜缓慢却坚定的摇头。

许木看着她,很久之后,把她搂进怀里,鼻子深深嗅着她的发香,在她的头顶吻了一口:“那你等我回来。”

她在他的怀里轻轻点头,软糯的声音也轻轻传出来:“好。”

到了许木回家的前一天,东方颜带着许木去商场买了很多东西,给爷爷奶奶的,给爸爸妈妈的,至于理由她也帮许木想好了,反正他现在有稿费,有钱买东西很正常。

当天晚上,东方颜让他把银行卡带回去,许木说不用,东方颜说:“回家不多带点钱怎么行呢,买东西,聚餐吃饭什么的,多带点,有备无患。”

许木想想也是,就答应了。

东方颜当时正在做饼干,跟他说:“卡在钱包里,你自己去拿吧。”

许木闻言来到她的包旁边,把钱包从里面拿出来,然后一边来到厨房一边打开钱包,看着里面的几张银行卡问道:“哪张是?”

东方颜头也不转的说:“都行,卡里都有钱。”

许木都呆了:“你这也太随意了吧,你就不怕我把你的主卡拿走去花天酒地?”

她这时候看过来,眼里闪着一道寒芒:“正经花销可以,敢花天酒地你试试。”

许木顿时认怂,他抽出一张卡来,然后从钱包里拿出一个一块钱的硬币问道:“钱包里面怎么还有一块钱呢。”

她没转头,也没说话。

看着这一沓百元大钞里,唯一的一枚一元硬币,许木却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犹豫着问:“是我当时给你那个?”

她顿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

许木也沉默了,视线盯着她手腕上的那条手链,她全身上下唯一的装饰品,还是她毕业时,自己买给她的那条,好像再也没去掉过。

许木也没再说什么,把硬币放进了钱包里。

第二天下午许木提着行李箱,背着东方颜昨天做到半夜的饼干,手上拎着大袋小袋的回到了家。

在家里过了一天,许木就坐着汽车去了爷爷奶奶家。

每年过年,他们都会回到爷爷奶奶这边来过。因为父母要上班,都要临近年三十才要放假,所以差不多每年许木都会先回来几天,帮着爷爷奶奶去采买年货,做一些家务。

这次回老家,村庄里热闹了许多,很多平日里在外地常年打工的村民也趁着春节回了老家,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成堆的人聚在一起,各种欢声笑语。

腊月二十九的晚上,父母也回到了老家。

到了大年三十,一家人团圆在一起吃饭,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可是许木却总是想起东方颜。

在QQ上和她聊天的时候,他甚至不敢发他们一家吃饭的照片给她,她那一句“习惯了”说的轻松随意,可是听在许木的耳朵里是直接入了心一样的难受。

到了晚上吃过饭,有些邻居来家里串门聊天,许木在旁边听了一会后,就走开了。

他站在家门口,拿出手机拨通了东方颜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电话两端的人拿着手机谁也没有说话。沉默,却不代表此刻的尴尬,而是属于他们之间的静谧。

过了很久,许木对着电话轻声说道:“我想你了。”

此时,远处的几户村民已经在饭后开始放起了烟花。

烟花绽放的瞬间,发出巨大的声响,而许木也在这时听到了电话里传来的一个声音:“嗯。”

然后又是很长很长时间的沉默,他们安静的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即便不说话,也觉得很美好。

大年初一,虽然是春节,可是对于东方颜来说,这跟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很多店铺关门了,街上的行人少了很多,还有到处响起的鞭炮声,让她知道今天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冰箱里买了一些水饺,是许木临回家前买的,回家的时候再三嘱咐她说年初一的时候不要忘记吃。

想起许木,东方颜的心也觉得温暖了许多。今天初一,想来他应该还有半个月才会回来吧,怎么也得在家过了十五。

早上她就是下了水饺吃的,到了中午她还是准备要吃水饺,因为许木当时跟她说了,要吃一天才行。

站在厨房里,水烧开了她正准备往里放水饺的时候,突然敲门声响起了。

东方颜蹙着眉,不知道今天会有谁来敲门,还没等她多想,敲门声又响了两下,同时响起的还有那个她格外熟悉的声音:“在家吗,是我,开门。”

东方颜一怔,把烧水的火关上,然后快步走过去把门打开,就看到许木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外,脸上已经被冻得有些发红了。

他笑了笑:“钥匙在包里,不方便拿。”

东方颜愣愣的看着他把几个装着特产的袋子一一提进屋里,才终于开口问道:“你怎么今天回来了?”

“惊喜吗?”许木笑着说道。

“你怎么没在家过了春节?”她眨了眨眼问。

许木看着她说:“我在家里过了除夕,今天早饭也是在家里吃过才坐车来的,至于今年春节剩下的时间我想在这里过。”

东方颜明白他不是想在这里过,他是想陪自己过。

一大早吃过饭,他匆匆忙忙的坐车赶过来,不管天寒地冻,也不管路途奔波,就是为了过来陪自己过个春节,让自己在这个节日里也不会觉得太孤单。

她望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两岁男人,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还保持平静:“饿了吗,我去下饺子。”

吃饭的时候,许木吃的很香。

东方颜问他怎么跟家里人说的,许木说:“我就跟他们说回来有事要办,他们也知道我最近事情多,说了我两句就让我回来了,不过初三我就要回去了。”

“好。”东方颜点头,有这两天对她来说已经很好了。

房间里也不再冷清,许木和她都不是闹腾的性子,有这种安静的陪伴,彼此的倾诉与倾听,还有不时的欢声笑语,最让他们感到安心和宁静。

下午睡了会午觉,醒来后两人出去散了步,淋着小雪,走在路上,一点不影响两人的兴致,反倒是让他们觉得有些别样的情调。

到了准备晚饭的时间,许木照例像往常一样起身去厨房的时候,东方颜拦下了他,让他坐在沙发上休息,自己去了厨房。

晚饭后洗了澡,东方颜在阳台晾着衣服,许木坐在沙发上侧过身静静地看着。

说起来他们这次分别的时间并不长,可是许木却觉得这短短的几天像是过了很久一样,今天相见却有种久别重逢的喜悦和踏实感。

接着他站起身,走过去从后面轻轻的抱住了她,双臂逐渐用力,像是要把她就这样融入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东方颜的身体也突然轻微的一僵,侧过头轻声问道:“怎么了?”

许木轻轻的摇摇头,然后把脸埋在她的脖颈间,贪婪的嗅着她刚洗完澡后混着沐浴乳香味的体香。

她感受得到他现在的心情,因为那种心安和依赖,是她这一刻的心里同样产生的情绪。她停下手里的动作,就这样被他搂在怀里,享受着这个空间里独属于他们两人的宁静。

许木的嘴唇开始轻轻在她的脖子上亲吻,然后是脸颊,到耳朵。然后他含着她的耳垂,舌头伸出来调皮的舔了舔,搂住她纤细腰身上的双手这时候也不安分的开始乱窜起来。

东方颜无力的身子软软的靠在他怀里,她也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就开始不再抗拒他的一些亲密动作,可是那些时候他都是规矩的,只是老老实实的牵个手拥个抱,哪像今天这样如此挑逗和撩人。

她本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人,不管是心里,还是在身体上,在外人面前她永远都是一副淡然冷静的样子。

可是对于现在她身后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她的心门不知何时起就这样对他打开了,她的某些情感也对他完全敞开了。她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那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那么,不管了吧,就随他去吧。

于是她转过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去房间里吧。”

许木闻言,点了点头,一把将她横抱起来,直奔着她的卧室里去了。

关上门,拉上窗帘,不多时,房间里便是一片春色。

在这样一个大年初一的晚上,他们用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互相交付了彼此,这是新年的一份重要礼物,更是他们人生里的一件重要礼物。

一番激情过去,两人赤裸相对的躺在床上。许木依然是把她搂在怀里,肌肤相亲的感觉,让他们更加珍惜彼此。

他看着床单上的那一抹嫣红,嘿嘿的笑了起来。

东方颜当然知道他笑什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后,伸手在他的腰上拧了一记。

许木夸张的龇牙咧嘴,大声喊疼,把她都给逗笑了。

“臭流氓。”

这话骂的当然是他们之间的调情,在他看来她此刻当真是风情万种,格外的娇媚动人。

于是他低下头亲吻着她的嘴唇,在他刚要更进一步的时候,被她制止了:“第一次别太多,明天,好吗?”

许木知道这话不仅是说她,更是在说他。

他点点头,说:“好。”

“我去洗澡。”

东方颜从许木怀里坐起来,穿了件衣服后,把许木也从床上拉了起来,接着床单被她卷了卷拿进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东方颜眨着眼睛看了看许木问道:“你怎么还不回屋睡觉?”

许木装糊涂:“我不在屋里呢吗。”

东方颜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今晚是没法把他轰回他自己房里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从衣柜里拿出一张新的床单开始铺床。

许木走上前来抱住她,对她说:“我们在一起吧,做我女朋友吧。”

东方颜背对着他,摇了摇头,缓慢却很坚决。

“为什么?”许木不理解,就连声音都提高了一些。他能感觉到她是对自己有心的,她也是知道自己心意的,为什么不可以呢。

她转过身,依然在他的怀里,静静地看着他。

她伸手,温柔的抚摸他的脸,红唇轻启:“许木,我可以做你的朋友,你的知己,你的情人,甚至我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男人,可是我不可以做你的女朋友,你的老婆。你让我动了心,可是有些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为什么呢?”许木还是这样问。

她自嘲的笑了笑:“我命中注定是个孤独的人,遇到你已经是我莫大的幸运,我不敢再去奢望太多,有你出现在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可是我……”

许木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用嘴唇堵住了嘴巴,他下面的话也没有说出来。

良久后,双唇分开,东方颜说:“不要可是,你应该去找一个更合适的姑娘,跟你结婚生子,陪着你走过这一生。至于我,以后如果还能想起来我的话,偶尔过来看看我,我就会很满足了。”

她说的云淡风轻,可是许木听得却是心如刀绞。这个惊艳了温暖了他人生的女人,经历了太多不该承受的苦痛,他犹自还记得她曾经对他说话的那句话,“孤独是人生的常态”,每当想起,都让他愈发的心疼和怜爱。

他紧紧拥住她,这一刻没有情欲,他只想这么好好的守护着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