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回家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3993字
  • 2022-02-22 22:08:04

第二天一早,许木很早就醒了,因为昨天晚上他睡得很早。

车次是临近中午的,许木看着时间还早,也不急着起床,躺在床上玩了会手机才爬起来。

拿着杯子和水盆去水房里刷牙洗脸,喝了杯温水之后才穿上外套去食堂吃饭。

其实放假已经有几天了,学校里的几个食堂和打饭的窗口早就关门了个七七八八。不过让许木和众多还没离校的男学生比较欣慰的是,还开着门营业的食堂是离他们男生宿舍最近的一个,而且食堂旁边就是学校超市,不管是吃饭还是购物都要方便得多。

假期时间,又是这么一大早上,食堂里竟然有不少学生在吃饭,这倒是让许木吃了一惊,想来不是跟他一样要回家的,就是吃过饭忙着去图书馆自习的。

来到窗口买了两个肉包子一根油条和一个菜饼,又要了一碗鸡蛋汤,许木觉得差不多了,就端着饭找桌子吃饭。

许木本不想吃这么多,但是他想的比较周全,临近中午的火车,等到了家已经是下午了,他这人向来不甚喜欢坐车的时候吃饭,不管是坐汽车还是坐火车,都是一样,所以早饭就干脆吃多一点,用来挡住中午的饿。

学校食堂的饭向来有一个神奇之处,做学生时永远觉着饭菜没味,毕业以后却又时常让人怀念。

不过许木很少怀念大学食堂的这些早饭,他倒是经常想起高中的那些早饭。究其原因,是这食堂的早饭确实味道平平,就像他手里的这碗鸡蛋汤,味道就远远逊色于当时高中校门口那家早餐铺子冲出来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人家价格还比他便宜。当然,价格问题是市场原因,许木上大学的城市经济发达,物价自然也是要比他老家小城市的要高一些。

说回鸡蛋汤,许木看着这些冲汤的过程并没有什么大的差别,用料好像也一样,但是喝起来的味道就总是不同。许木那时候对这些并不太懂,所以这个问题曾经一度困扰了他很长时间。

吃过早饭回到宿舍,把被子席子收拾好,又检查了一遍行李,许木拖着箱子锁上门就去学校门口了。

然而站在了校门口,许木想了想,拉着行李箱往商业广场走去。他心里明明清楚今天的咖啡厅没人,可还是不甘心的过来看了一眼。

咖啡厅今天的门上没有挂那块“休息中”的牌子,但是今天的门上上了锁。站在门外依然可以看到里面的环境,一切摆设都很昨天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今天灯没有开,那个人也不在。

许木想起昨天下午的那些对话,嘴角也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只能等开学再过来了啊,他想。

可是等到开学,时间过了那么久,她还会记得自己吗?一想到这里,他又有些担忧。

应该会记得的吧,他不确定,所以他有些忐忑,又有些后悔昨天自己的不够果断。

许木抿着嘴在门口站了一会,好在现在街上人不多,给他留足了空间,不然他真的不好意思在这里站着看。

学校门口的公交车是直达火车站的,一路上经过市区很多景点和商业中心,除了假期回家以外,许木曾经有几次跟朋友出去玩的时候也坐这趟公交,结果没有一次是有座位的。

但是今天还好,这几天学生陆陆续续的回家,尽管到了今天还有一些人,但是远不如往常那么拥挤,起码上车后有了可以坐的地方。

许木家在偏北方的一座小城市里,离这座城市没有很远,在那个动车和高铁还没有普及的时代,就算坐着普通快车,三四个小时也就到家了。

十一点多的火车,本来下午两点多就能到站,再加上从车站到家的时间要花去半个小时,许木算了一下,三点多怎么也到家了。

可是遇上了火车晚点,许木苦苦的坐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等的都快睡着了,才听到广播里响起了那迟来的那一句——开始检票了。

许木那时候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快一点了。中间他在想要不要去买桶泡面吃了,后来想了想又算了。毕竟火车站的物价让他有些舍不得花那个钱,他又不太饿,何况他行李箱里还有两袋奥利奥饼干。

从这点上看,许木同学还算是个勤俭持家的好孩子。

可是在火车上坐着坐着他就觉得饿了,但是饼干在箱子里,箱子在行李架上,他懒得折腾,就一直没有吃,就拿着保温杯喝了些水。

于是四五点钟当许木拉着行李箱回到家的时候,他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饿得前胸贴后背。

“爸,妈,我回来了。”许木喊了一声,然后把行李一放,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饼干就吃,接着长出了一口气,这又累又饿的一天啊,可算结束了。

妈妈从厨房里出来,看着儿子的样子,问他:“饿了啊?路上没买点零食带着吃吗?”

“买了饼干,”许木说,“我爸呢,还没回来?”

“没有呢,晚上跟同事喝酒去了,去洗洗手,一会准备吃饭了。”妈妈说着就又进了厨房。

许木刚应了一声,还没从沙发上站起来,手机就跟着响起来了。

按下接听键,手机对面就传来了熟悉的嗓音。

“许木,你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啊,刚到家你电话就打来了,你卡点的吧。”许木说。

电话那头的人叫宋凯,跟许木是高中同学,俩人关系一直不错,高考之后他报了另一个城市的大学,偶尔还会互相联系下问问近况。

他寒假放假比许木他们学校早一天,离家也稍近一些,在放假的第二天就买了汽车票回来了。假期前后他给许木打了好几通电话问他回来的时间,好约着之前的一帮同学出来聚聚餐。

高中毕业之后,曾经一些玩得不错的高中同学去了不同的城市读书,一年到头能见面的机会不过就那寥寥几次,甚至把所有人都能聚齐在一块的也就只有寒假了。像是暑假,很多人出去玩的玩,打暑假工的打暑假工,只有寒假,过年了,才都会纷纷回家。

“卡什么点,我这是关心你,说明我时刻都在惦念我木哥,换那几个家伙就吃行,特别是韩步明,干啥啥不行,除了吃就是懒,哪知道想你,是吧。”

韩步明也是他们高中同学,宋凯和他简直是一对天生的冤家,从高中俩人就开始一直斗嘴,上了大学以后再见面还是斗嘴,就连打电话提起另一个人也是吐槽的话多。

许木当时在高中就知道他们之间的这种爱会彼此纠缠一生,事实证明许木的确没有看错,因为即便是在毕业很多年以后,这哥俩依然不改变这种交流方式,并且感情如故。

有时候许木坐在旁边看着他们闹腾,恍惚间觉得像是回到了高中那些年的青葱岁月一样。

有些感情啊,总是越吵越好的。

“韩步明回来了吗?”许木问。韩步明也在外地读书。

“回来了,都回来了,就你回来的是最晚的,不是等你,我们前两天就聚上过了。”宋凯的大嗓门在电话那头说。

“你们先吃也行啊。”许木说。

“这话怎么说的,我木哥不在,聚着有什么意思。”

许木手抚额头:“你拉倒吧。”

宋凯说:“你什么时候方便,咱们协调个时间出来,提前定下来,别到时候这个没时间那个不方便的。”

许木想了想说:“最近几天我应该都行。”

“那明天吧,我问问他们。”

“好。”

挂上电话,妈妈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说:“谁的电话?”

许木说:“同学,喊我明天出去吃饭。”

妈妈瞪他一眼:“刚到家没两天就往外跑。”

“这不是同学都好久没见了嘛,出来聚聚。”许木笑嘻嘻的来到妈妈身边,看了看饭桌上的菜,西红柿炒鸡蛋,酸菜鱼,青椒土豆丝,而且他还闻到了排骨的香味,全是他爱吃的菜。这让许木颇为感动。

妈妈轻拍了下许木的头,催促道:“快点去洗手,锅里还炖了排骨汤,马上就好了,我盛饭先吃。”

“好嘞。”许木应着跑去洗手间。

饭吃了一半,许木爸爸也回来了。

许木啃着排骨正起劲,看见爸爸进屋,好奇问道:“爸,你不是喝酒去了吗,这么早都吃完了?”

“他们去了,我没去,出去喝酒哪有在家里吃点饭舒服啊。”爸爸笑道。

“还不是看你放假回家了,专门回来的呗。”妈妈一眼就看穿了所有,然后对着许爸说,“没盛你的饭,自己盛去吧。”

许木放下筷子,站起来说:“我去盛,我去盛。”

吃饭的时候,爸爸说:“我看楼下街角新开的那家地锅鸡店生意不错啊,小木也回来了,明天就别做饭了,我们也去下顿馆子。”

“你儿子明天跟同学聚会,你去哪下馆子。”许妈看了他一眼说。

许爸问他:“聚几天啊?”

许木说:“爸,就咱们这地方,围着市里转一圈也要不了几天啊,就是吃顿饭随便玩一玩就好了。”

许爸说:“明天他聚会,那就后天去吃。”

许妈说:“是你自己馋了想去吃吧。”

“当然不是,这主要是看你每天这么辛苦,咱们爷俩请你下个馆子,好好犒劳你一顿。”许爸义正言辞的说。

许妈瞥了他一眼,压根都不信。

许木在一旁低头笑着扒饭。

吃过饭,许木把行李箱提回房间去收拾东西。他行李箱里带回来的东西不多,主要都是一些换洗的衣物,还有出发前放进去的笔记本电脑。

房间里的被褥早就在前两天被妈妈洗晒过了,现在整整齐齐的铺在床上。房间里也经常被打扫,书桌和地上连灰都没有。等他把箱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放进柜子之后,发现并没有别的东西要收拾了。

客厅里传来爸爸看电视的声音,许木把手机充上电也出去了。

坐在沙发上,爸爸说:“前两天跟你陈大爷聊天,说是他家那小子准备今年考厦大的研究生呢。”

许木回忆了一下,说:“他应该毕过业了吧?”

“去年大学毕业的,一直在厦门那边工作呢,他去年好像就考过一次了,没考上。前些天给他爸打电话说是今年还想再试试。”

“那挺好的。”许木对这种在学业上不断拼搏进取的人还是很佩服的。

“你呢?”许爸问他,“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许木问,“考研究生的想法啊?”

他爸看着他点头。

许木靠着沙发沉吟了一下后,说:“想过啊,也有想去的学校,不过还要到时候再看。”

“我也是建议可以考虑一下这个事,你现在学的历史专业,学历如果再高一点,以后找工作啊做研究啊,都方便一些。咱们也不是为了面子上好看去要跟谁比,但是自己的肚子里多储备一些知识总归是有好处的。不管到了什么时代,一个人想发展的更好,一定是要看自身底蕴的,不然当有一天机会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想抓住它都无从下手。”

“我知道。”许木点头,“没有底气的人,总会容易心虚的。”

许爸露出赞同的笑,“不过这事离你毕业还有两年,没事的时候你好好考虑一下,毕竟以后的路还是你走的,主要还是看你的想法是什么。”

“我明白,我会考虑的。”许木说。

晚上睡觉前,宋凯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说其他人都已经问好了,时间定在明天下午四点半,到时候在高中校门口集合。

许木没什么意见,只是有点疑惑,为什么不省事点直接在他们几个的□□群里问呢?

宋凯当时沉默了一下,说打电话问比较直接。

许木半信半疑,其实他觉得宋凯就是忘了,毕竟那个群平常确实活跃得少,他也是刚想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