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无悔的青春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5039字
  • 2022-03-02 20:39:15

到了十二月下旬,小说已经连载了三期,其市场热度和杂志的销量居高不下,这让其他的那些杂志社只能空叹。

这种结果是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以往的《洛风》虽然也实力强劲,被他们作为不弱的竞争对手,但是哪想得到还能在这个程度上势头突然如此之猛,一路高歌的占据榜首。

这个东方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难不成是《洛风》秘密培养的杀手锏吗?

他们很郁闷。

于是渐渐的开始有一些说法流传出来,其中声音最响亮的是说:一篇小说带火了一本杂志。

这种说法当然不是怀着什么好意,别的不说,《洛风》本就在发展的上升期,在国内杂志市场的影响和读者群体已然不弱,哪里需要靠一篇小说来带。

不过当东方颜听到这种说法的时候,全无所谓,甚至在家里还哼起了小曲。

而不管外界有什么说法和动静,许木的生活和之前相比始终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平静而普通。

然后他就等来了周文意要来到H市的电话。

说起见面地点的时候,许木犯起了愁,他并没有什么好地方推荐,唯一合适的咖啡厅这次好像也不太合适,因为上次电话里周文意透露了这次事情的重要性,许木想着还是要找一个更安静点的地方才好。

结果周文意直接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们到时直接在你们学校里见吧,我会去和学校借一间办公室。”

许木听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以周文意的面子,跟学校借间方便说话的办公室,学校当然会配合,但是这在许木看来,可比找个什么茶室咖啡厅之类的包厢麻烦多了吧,果然是层次不同,解决问题的途径也不同。人和人没有可比性啊。

周文意到的那天是周六,因为他考虑到了其他时间许木要上课的问题,而周六的时间就充足多了。

周五的时候许木就在想,如果周文意周六上午到的话,那么他也没必要回到房子那边去了,可是他是下午到,那还是要回去。

许木有时候觉得这简直像极了初中那会住校,在学校一待一个星期,周五了就收拾东西回家,在家里过个周末,到了周天下午再回到学校。和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

十二月份的天气早已经穿上了棉服,许木本来想坐公交车去学校的,但是出门前东方颜跟他说:“我带你去吧,我顺便也去咖啡厅看看。”

许木点点头说,好。

他在学校门口下了车,然后一路朝着周文意说的办公室去了。路上他也没多看,这些路他在学校一天走好几遍,实在也没什么好看的。

站在门口,看着门上那个历史系主任的牌子,许木心里真是不平静,感情他说的借一间办公室,就是把他们系主任的办公室给征用了。

他敲敲门,屋里顿时响起周文意那熟悉的声音:“请进。”

许木开门进去,屋里只有周文意在坐着,当下便笑道:“周老,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周文意也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

两人坐下,许木叹息着说:“想不到我第一次进我们系主任的办公室,是因为您。”

周文意闻言哈哈一笑:“你们主任之前在F大读过书,我教过他两年。”

许木这次是真的有些震惊了,他们系主任竟然还是周文意的学生,他以前还真没关注过他们这关系。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老爷子在F大教了大半辈子的书,桃李满天下,不知道有多少学者教授在他门下听过课,有这么一位A大历史系主任也算正常。

周文意泡了两杯茶,推给许木一杯,然后说道:“尝尝这茶怎么样,我从上海带过来的。”

许木端起茶杯细品了两口,点头赞道:“好茶。”

能让周文意专程从上海带过来的茶,当然是好茶。

周文意笑笑,没有在这上面多说,转而说道:“前些天我看了一篇在杂志上正连载的历史小说,叫《三国英侠记》,不知道你看了吗?”

许木神情略有些怪异的点了点头:“看了,还挺好看的。”

周文意认同的说道:“小说写得不错,看得出来这个叫东方的作者是用了心的,据说这个还是现在最受欢迎的小说之一。那么除了小说本身内容的精彩以外,其实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大众对于历史还是有相当的关注度的。”

许木同意这种说法,这段时间东方颜给他看了一些网上评论和读者来信,有相当一部分读者其实是历史方面的喜好者。他们有对小说的喜欢,也有对历史的兴趣。

而这时,周文意又笑眯眯的说道:“不知道这位叫东方的作者今年多大年纪了,人在哪里呢?”

许木听了一脸无语,就差捂着额头擦汗了,他看着周文意说:“老爷子,您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果然,周文意直接就问道:“东方是你吧?”

“是我。”许木叹着气,从刚才他就听出来一些不对劲了,困扰了众多读者的一个迷题,竟然被一个老爷子先猜到了。

“您是怎么猜到的?”许木纳闷的问。

“我虽然眼睛花了,但是心里可看的亮堂着呢,”周文意笑道,“老头子我这些年看过的文章也不算少,对比下你的论文和小说,多少能发现点东西,当然这跟你选的小说题材有关系,换一种题材或者换一个历史背景,我也想不到。不过在这之前我也只是有这个猜测,刚才才确定下来。”

许木明白周文意的意思,他的第一篇论文研究的就是三国那个时期,这给周文意的印象很深,而他的小说也是基于这个创作的,再加上周文意目光老辣,能从其中看出一些联系也就说得通了。

许木心想这些老人家见多识广,底蕴果然够深厚,让人惊叹。

两人这么聊了一会,自然不可避免的聊到了《洛风》这本杂志。

周文意对《洛风》的评价很高,毕竟短短两年时间,《洛风》就能发展如此之快,就算不说现在的影响和地位,即便是之前,也同样是一个奇迹了。

“《洛风》的老板是个人才,从以前很小的规模,一步步发展到了今时今日的这种程度,能耐不小。而且现在被你这么一折腾,更是了不得了,未来的发展前景不可小觑啊。”周文意感叹道。

对于这个说法,许木可是相当同意的。有人夸东方颜厉害,他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当下赞同的话被他说个不停。

然后他想了想,说道:“其实杂志社的老板,您见过。”

“我见过?”

这下周文意迷惑了,按照《洛风》现在的情况来说,《洛风》的老板在圈内也是个人物了,自己如果见过了可不会记不得,但是现在他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许木笑笑:“您还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我们去的那个咖啡厅吗?”

“记得,”周文意点点头,接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带着些不确定的语气问道,“是当时跟你站一起的那位年轻姑娘?”

看着许木不是开玩笑的点了头,尽管周文意见多了大风大浪,心里还是有些震惊的。在这一刻,有些事情他也就完全想通了:“怪不得你会把小说投到了《洛风》。”

“其实,在我还没有完全决定要做这件事的时候,她就已经跟我约稿了,甚至那时候连我自己对这本小说都没有信心,但是她很肯定的说她有。”许木说。

“这姑娘也是个有大气魄的人,《洛风》能被她经营成这样,我现在倒是不觉得意外了,”周文意感慨的点点头,然后他回想起了上次在咖啡厅的那些事,笑着说道,“不过,能让她对你有这么信任的态度,而且这么支持你,想来关系匪浅吧。我很好奇,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们是什么关系?

从来没有人问过他这样的问题,他和东方颜也很少去想这个问题。

从最初的相遇,到后来的重逢,直到现在住在同一间房子里,他们之间好像就这么水到渠成般的往前走着,好像就该如此一样。

他们现在的关系当然很好,甚至可以说有些亲密,他们之间相互温暖又相互信任着,但是他们具体的关系是什么,他们一时还真说不出来。

是朋友?比朋友更亲密。

是恋人?好像也不算。

他们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她是对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个人。”许木最终这样回答着。

周文意听了,像是有些明白了,但他终究不是那种八卦的人,也就没有再多问。

两人这么一边喝茶,一边聊天,闲话说了一会,但是周文意这次过来要说的事一点都没提。

周文意不说,许木也不问,他们就这样保持着彼此不说的默契。

然后过了会,周文意喝了口茶,笑着问道:“你不想知道我这次找你是什么事吗?”

许木把茶杯放下,笑了笑说:“说实话,当时电话里您刚说的时候确实比较好奇,但是现在您真的过来了,我也不用着急了。”

“为什么?”周文意问道。

许木举了举手里的茶杯:“您总不会大老远专门过来请我喝杯茶,然后什么也不说就回去吧,反正您是要说的,我又着急问什么呢。”

周文意抬起手指虚点了几下许木,笑骂道:“你这个小家伙啊。”

许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时周文意也正色起来:“这次过来,确实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和你商量,想看看你的态度。”

“您说。”许木说。

“前段时间,我们接到欧美地区几所大学发来的邀请,请我们国家组织一个代表团去做学术访问,经过开会讨论将由我来担任这个代表团的团长,现在我想问问你的意见,你有没有兴趣跟代表团一起走一趟?如果同意,我会向上面提交申请,把你的名字加进代表团的名单里。”周文意说着认真的看着他。

“我?”许木睁大了眼睛,“您不是跟我说笑呢吧。”

“怎么?很意外?”周文意笑。

许木当然意外,而且非常意外,他怎么也想不到这老爷子千里迢迢的跑过来给他来了这么一个消息。

跟随代表团去国外大学进行学术访问,说实话,许木想都没敢想这种事,结果这老爷子就这么提出来了,现在许木愣是半天没缓过神来。

这事对周老爷子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放在许木头上,他就觉得跟做梦一样。

怎么就要出国访问?

“老爷子,这事您是不是找错人了?”许木苦笑道。

“没找错,就是你,许木。”周文意语气肯定的说。

“这种事情我不够格吧。”许木说。

“够格了,我已经见识过你的能力,我相信你是有这个水平的,”周文意笑着点头,“这次还会有不少学生之间交流的环节,和国外的学生沟通,一个是对你们自身的学习和发展很有帮助,另外也是一次扬我国威的机会,让他们感受下我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文化底蕴是怎样的博大精深。”

“您这样说,我压力可有些大。”许木笑。

“有压力很正常,但是也要有自信。面对国外的文化,我们需要有对我们自己民族的文化自信。”周文意说。

“这个是当然的。”许木点头。

文化自信是一个民族文化发展的精气神,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发展,在文化上的积累和底蕴,他们有足够的底气有这个自信。

“你已经有足够的文字积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光是从书本上获取知识终究是太片面了,‘纸上得来终觉浅’啊,你还需要多走出去看一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周文意说。

许木微抿着嘴,这个道理他又何尝不懂。

“你考虑一下?”周文意看着他笑问。

“我确实需要想一下这个事。”许木慎重的说道,“您突然给我这么一个消息,把我惊的不小。”

“不着急,我明天才回去,你好好考虑一晚上,明天给我答复。”周文意说。

“这事您其实在电话里跟我说就可以了,或者我去一趟上海找您。”许木说。

周文意摆摆手笑道:“既然是我邀请你,当然是要我过来找你才行。”

许木感慨,老人家的这些处事态度真的让人心生敬意。

周文意这次没再拒绝晚饭的事情,因为就是专程来找许木的,除了这事也没有别的安排。

许木跟东方颜说了一声后,和周文意就出门去溜达了,然后找了个小饭馆吃了顿晚饭。

许木回到家里已经快九点了,东方颜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书,许木直接在她旁边坐下把今天的事跟她说了。

对于这件事,换成谁都得感觉意外。

不过她平静的也快,轻声对他说:“你已经有决断了,不是吗?”

许木默然着叹了口气,对于这样的机会他当然想去见识一下,不然今天当场他就已经拒绝周文意了,何必还要等明天再答复他。

他只是被这件事冲击的心里有点乱,需要回来平复一下,听听东方颜的意见,因为她足够了解自己。

“国内的大学都还没去交流过,就直接跳到了国外去,是不是跨度太大了?”许木说。

“这种事情需要什么跨度啊,也不是上学,还得先小学,再中学,最后大学。你有这个能耐了,有这个需要的时候当然会找到你。”她放下手里的书,看着他说道。

“毕竟这事如果表现不好,那丢人可就丢到国外去了。”许木叹着气说。

“你觉得周文意为什么会专门过来邀请你?”东方颜突然问道,然后还不待他回答,又接着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他觉得你有能力,就算他是想培养你,也不会费这些事来折腾。所以既然他都对你放心,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许木不说话,靠着沙发沉思。

她伸出手揉了揉许木的头发:“想去就去吧,就当是长长见识也好,而且我跟你说过的,你不比任何人差,所以你要更有信心才是。何况有这种交流学习的机会,也是宣传我们民族文化的机会,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吗。”

许木转过头看着她,有这么一个人在他身边,对他而言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啊。她真是懂他的每一个想法和追求,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给他最坚定的坚持和力量。

他缓缓靠近,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然后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

东方颜这次也没有任何抗拒,任由着许木做出这一些亲密的举动。

许木一触即分,笑了笑,语气坚定的说:“那就,去!”

她笑,在这冬季的夜晚,这笑容像极了一束阳光让许木感觉格外的温暖。

第二天上午,许木见到周文意后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他,周文意开心的大笑,然后细细打量了许木一眼说:“你比昨天更自信了。这就对了,年轻人,当一往无前。”

许木笑:“是的,用年轻的风驰骋出一个无憾的青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