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温暖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3809字
  • 2022-02-28 19:00:15

她说,今天无论你想问什么,我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

许木心里在刚才就有过猜测,她今天把自己带来她的公司,就已经是一个信号,今天会跟他交底。

他曾经问过她很多问题,她都尽心尽力的帮他做过解答。但是也有一些问题,他曾经问过她很多遍,但是她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以后会告诉你。

那是关于她的问题。

如今,终于到了她可以给他解答的时候,许木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满足和开心。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自私,自己总想着走进她的心里她的世界去了解她,但是很少会想到,那些如果是一些不好的往事,就等于是在揭开了她心里的那些伤疤,因为有很多事说起来并没有那么轻松。

尤其是想起她没日没夜的工作,为了更拼命的做事,甚至买了房子也不去住,宁愿在公司旁边租一间。

这一刻,许木有些退缩了,他忽然什么都不想问了,他想带着她回到那间他们住了一个多月的房子里,去给她简简单单的做一份午饭,看她一边吃一边夸他最近厨艺又进步了;然后再睡一会午觉,下午再去商场各种采买;然后再好好的准备晚饭。

所以他沉默了,很长很长时间的沉默。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他的心也像屋外的天气一样并不平静。

东方颜安静的坐在她的椅子上,不催不问,聪慧如她,一眼就出了他的纠结。至于他在纠结什么,两个人朝夕相处了一个多月,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个善良懂人的小男生啊,东方颜心里轻轻叹着气。

她喝了口茶,又放下茶杯。

“你昨天问我,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好。”她轻声开口了。

许木看向她,只见她微微笑了下:“这二十多年来,除了我爷爷以外,你是唯一一个真正让我感觉到温暖和信任的人。”

许木眉头微微皱着。

“虽然开始的时候见你的次数不多,但是每一次看到你都让我感觉很亲切,就像……就像认识了很多年一样。所以和你待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觉得很轻松,可以不用去想那么多事,安安心心的去等吃等喝,去逛街,去玩。”

她缓缓起身,走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这片世界,孤单的人,声音在此刻也显得有些寂寥:“孤独是人生的常态,每一个人在某个阶段里都会感受到各种孤独,我以为我会一直孤独下去,但是直到遇见了你,”——她转过身看着他,微笑——“我才发现我也可以不用这么孤独。”

东方颜这时候脸上虽然挂着一抹笑容,可是许木看在眼里感觉是那么孤单无助,让他感觉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闷得他难受,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坐在咖啡厅里,你问我‘累吗’。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这么问我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你,就会在你跟前露出那么一点疲态,就连我自己当时也没有意识到,因为我习惯了在人前伪装,习惯了坚强。当然,也可能是你这个小流氓真的眼尖。”

“可是,是为什么呢?”许木终于问出了到现在的第一个问题。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母亲就去世了,我爸后来又找了一个女人结婚,组成了一个新家庭,而我却成为了累赘被他抛给了爷爷。”

她缓缓开口,开始小声说着自己的故事。

那时候家庭变故,她甚至还没有记事。那么小的孩子就这样被当成了自己爸爸新家庭的障碍给抛弃了,从此她只能跟着爷爷相依为命,而有了新家庭的爸爸跟着那个女人去了别的地方,再也没管过他们爷孙俩。

渐渐懂事以后,看着身边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她也会问自己的爷爷:爷爷,我的爸爸妈妈去哪里了?

那时候的她昂着稚嫩的小脸,一脸童真的问着这样的问题,让她爷爷心里像是被刀剜一样的疼,他心疼这个可怜的孩子。

可是爷爷他也没有办法,他只能把心里所有的苦涩和难受咽进肚子,笑着跟她说:“颜颜乖,你爸爸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以后才能回来。”

对于爷爷说的这个并不高明的谎言,小小的她相信了,于是她的心里每天都充满了期待,她期待那个很久以后的日子到来。

可是,她不清楚很久以后究竟要等多久,这个很久到底是有多久。

她爷爷没有告诉她,她也不知道,她只是这么日复一日的等待。因为她觉得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自己一定也有。

渐渐的,她又长大了一些,那个很久还是没有被她等到。

小孩子之间的玩耍,总是容易发生口角。有些小孩子从他们的父母那里听到她家的事之后,口无遮拦,就会骂她没有爸爸妈妈。骂的方式不多,可是就已经足够戳中她的心里。

她不听,也不信,就和他们吵。

他们还在骂,她就打他们。

那时候,小小的她就很坚强,在外面挨了打骂从来不哭,她只是回到家里去问爷爷,自己的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回来?

爷爷怎么回答呢,只能继续骗她说过段时间就回来了。

小小年纪的她继续相信着。

就这样,十岁之前,她从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也没有父母的任何消息。

只是后来的那个时候,她心里已经差不多猜到了。

十岁那年,她终于见到了她爸爸。他带着那个女人一起来到了爷爷家里。

许木听得很清楚,她说的是“来”,而不是“回”。或许在她心里,她不认为她和爷爷的家跟这个男人有任何关系,尽管从血缘关系上来讲,这是她的爸爸。

而那次她第一次见到她爸爸,她之前在心里幻想的所有热情和亲近都没有,因为他的身边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因为他对她很陌生,甚至在看了她一眼后,就没有再把目光在她身上过多停留。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那时她年纪虽小,可是她的心智却早已经比很多同龄人要成熟的多。

那天她站在爷爷身边听得很清楚,这个男人这次回来,为的不过是爷爷老家的一块地,因为他要在那里建厂。

这么多年没见的父亲,唯一回来的一次,不是为了见她,只是为了地。而她远不如一块地重要。

那天她面无表情,像是在看个陌生人一样看着这样一出闹剧。甚至在那个男人走后,她没有哭也没有闹,跟往常一样做饭,洗衣服,只是从那以后她却愈发的沉默了。

她爷爷的身体不好,需要长年吃药。靠着一些退休工资又要买药,又要负担她的学费,所以家里的经济条件一直很有压力。

不过她也懂事。爷爷在家里旁边的一块空地上开了个菜园,种了很多菜,他们爷孙俩人吃不完,就帮着爷爷摆摊去卖。

家里的很多重活累活,爷爷干不了,也全是她来干。就这样,她小小的肩膀逐渐成为这个家里的支柱,一步一步的和爷爷互相搀扶着,在生活的重压之下蹒跚前行。

到了初中,她开始利用课余时间去打零工,在餐厅饭馆里刷碗端盘子,帮同学代写作业,甚至去捡过废品。

高中时她写作不错,于是她又开始给报刊杂志投稿,不是为了成名,只是为了多赚一些生活费,缓解一下爷爷的压力。

她写作的效率很高,那个时候,她每周都能写出来很多篇文章,然后往不同的报社杂志社投稿。也就是这时,许木才知道,他中学时看过的那些文章的作者,也是她。

到了高二下学期,爷爷病重,那段时间她拼了命的打工,想多挣些钱,给爷爷瞧病。可是没有用,她没有把爷爷治好。

爷爷走了,从那以后她失去了唯一的依靠。尽管爷爷在那时已经老迈多病,可是爷爷活着,她的生活里就还有光和温暖,那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依赖的人啊。

但是现在,她的依靠倒下去了。

爷爷临走前,跟她说:“颜颜,爷爷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也没有让你跟着爷爷过过好日子。爷爷要走了,爷爷不怕死,可是爷爷放心不下你,爷爷舍不得你。以后就剩下你一个人了,爷爷不能再陪着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吗?”

那天,她哭了。她呆呆的跪在爷爷的床头前,哭成了泪人,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往下流,可是嘴里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后来她从爷爷的小本子上找到那个男人的电话,拨了出去。其实她一直都知道这个本子放在哪里,也知道他的电话写在上面,她曾经对着这个号码发过好几次呆,却一次也没有打过。

这是她第一次打这个电话,她要把爷爷去世的消息告诉他,但是,没人接听。

她放下电话,撕了那张记着电话号码的纸,再也没有去打过。

她自己操持了爷爷的后事,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的很好。而那个时候,她不过才十七岁而已。一个正该青春无忧的年纪,却早就已经看透了这个世间的人情冷暖,经历了这么多的苦痛。

她明白,她想要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只能靠自己了。因为她,只有自己了。

进入大学以后,她找了很多兼职,她的学费生活费都需要她自己来努力了。她成绩很好,几乎每年都会拿到学校的奖学金。

于是她这么一步步的学习,努力,渐渐的到了今天,有了现在的这一切。

二十多岁的年纪,她做到了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但是也吃了很多人永远也吃不来的苦。

今天的光鲜背后,是那些无法想象的苦痛一点点拼出来的。曾经走过的路,遍布着荆棘和鲜血。

每一份成功,都不是偶然。

每一份努力,也终有回响。

而这些事始终压在她的心底,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只有在一些深夜里,她在黑暗的角落孤独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从小的这些经历,让她下意识的和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她困守在自己的世界里步步前行,用最坚硬的外甲把自己层层包裹,所以她没有什么朋友,更没有什么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伙伴。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人生中没有感同身受,所有的幸与不幸,只能自渡,别无他法。”她说。

直到今天,在许木面前,她卸下了她所有的外甲,露出了她最柔软的一面,把她的故事说了出来。

许木清楚,这份信任究竟有多么珍贵,多么让他感动。

他站起来,走到她旁边,温柔的看着她。说了这些事,她的情绪始终没有多少剧烈的波动,神色看着依然很平静,但是许木知道她的心里远非如此。

到现在为止,许木都没怎么说过话。但其实他有很多话想说,想去安慰她,可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也知道,所谓的安慰,对于面前这姑娘来说是有多苍白无力。

他突然很想抱抱她,那就抱一抱吧,于是他就真的伸出双手轻轻抱住了她。

她的身体一僵,像是完全不适应这种接触,但是她终究没有太过抗拒,就这样任由着许木把她搂进了怀里,感受着这唯一的温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