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前奏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4136字
  • 2022-02-28 20:03:08

许木坐的是早上的车,回去的具体时间他也没告诉东方颜。下车后,许木打了个车直接来到了小区。

拿出钥匙打开门,许木先是跟爷爷奶奶和父母打电话说了一声,然后才在屋里看了起来。和他几天前回去的时候差不多没什么改变,心里想着这几天她应该都是直接回了出租屋那里住的,因为离公司近,上下班都很方便。

他把花生倒出来了一些淘洗干净,然后又放在锅里煮熟之后捞在了筐里当作零食吃。

中午他去了邹齐那边一趟,和他们简单对了一些事情后就先离开了。

然后他就去商场买了些菜,回到家里,许木给东方颜发了条短信息:下班回来吧,我买了菜。

停了一会后,她回复过来:“知道了。”

许木看着信息,突然觉得这种感觉非常好。

下午许木眯了个午觉,醒来的时候就开始准备晚饭了。

他买了虾,准备做个麻辣香锅;买了鸡翅,准备做个可乐鸡翅;还买了条鲫鱼,加些豆腐炖个鱼汤;最后还得来样素菜,蒜蓉空心菜。

许木发现在这住了一个多月,自己的厨艺进步特别大,有些菜以前不会烧,现在也能做的得心应手了。

就连这几天在老家,多数时候也都是他在烧饭给爷爷奶奶吃。

六点左右,东方颜下班到家的时候,许木还在厨房里忙活。

她一进屋,除了听到厨房里他做饭的动静外,一眼就看到了餐厅桌子上那一盆煮熟的花生,以及阳台上那还装着半袋子花生的袋子。

许木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笑笑说:“休息下,等会就可以吃饭了。”

她点点头,放下包去洗了洗手后,回房间换了身舒适点的衣服。然后在餐桌上的盆里拿了几个花生,一边剥开来吃,一边到了厨房门口往里看。

“这是你从家里背过来的?”她问。

她是知道许木老家里爷爷奶奶种了花生的,当时他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还拍了照片在QQ上发给她看了。

“是啊,这种鲜花生吃起来比较脆,我觉得比较好吃,而且还能煮,我就带了点过来。”许木说。

她没说话,只是倚着门框一边吃花生,一边看他做饭。

“这几天你怎么吃的?”许木问。

“外卖。”她说。

“过两天就开学了,到时候我也要回宿舍去住了,明天我把东西收拾一下,把钥匙也给你。”许木说。

“不用了,钥匙你拿着吧。”她说。

许木轻轻转过身,目光温和的看着她,眼神里还带着些疑问。

他们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过了一会,许木轻声问道:“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呢?”

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这是许木一直想知道的问题,请他吃饭,带他买衣服,给他零花钱,让他住着自己的房子,就连他回老家也要给他爷爷奶奶买些营养品带回去。

他们现在的关系是很好,可是当初有很多事她在做的时候,他们也不过只是见过寥寥两次的面。而且即便关系再好,有很多事都是她本不必要做的。从没有谈过回报,好像就是单纯的想要对他好。

许木不是那种可以一直心安理得的接受别人对他好的人,可是以他现在的身份和能力,和她比起来,他做不了太多,有些话他不说,但是是一直被他记在了心里的,所以当她说要他每天做饭吃的时候,许木没二话就答应了。这当中除了他喜欢给她做饭以外,还有一些原因是他想先帮着她做一点点事。

每次回想起来这段时间,让他心里有感动,有温馨,当然也有疑惑。

是的,他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呢?

于是今天,在他开学即将返校前,他终于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我对你好吗?”她轻声问着,看着是问他,却好像也在问自己。

“是的,”许木声音温柔,却很坚定的说,“很好。”

“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吧。”她看着他轻声说。

许木顿了片刻,点点头:“好。”

东方颜这时候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他没明白过来,只见她转过身来边走边说:“锅里的汤开了。”

许木怔了下,慌忙转身去弄着汤,她则坐在餐桌边笑着吃起了花生。

吃过晚饭,许木收拾了一下,坐在客厅里和东方颜聊着天。

她早就泡好了两杯茶放在茶几上,等许木在厨房里洗刷好,过来喝时刚好温度适宜。

“你们同学那边的游戏弄得怎么样了?”她闲聊着问道。

“目前看来还好,只是等两天开学了,在进度上可能会有影响。”许木说。

“你呢?后面有什么打算?”她问。

“最近在找资料,开学后想再做篇论文。另外,其实还有个小想法。”许木说道。

“什么想法?”她看向他问。

“你觉得写本小说怎么样?”许木转过身问她。

“你吗?什么题材的?”她问道。

“历史小说,至于历史背景呢,我还是想定在东汉三国时期,想以一个穿越者的身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一场历史的盛宴。”许木畅想着说。

这是许木最近突然有的想法,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些故事想要倾诉,他想要去讲一讲这些故事。

“你这可不是一个小想法。”东方颜笑。

“这不重要,你先说说这个怎么样?”许木催促着问。

“当然可以,”东方颜语气肯定的说,“想法挺好的啊,有想法就试一下喽,不过你后面可就有的忙了。”

“年轻嘛,不怕。”许木得到她的肯定,心也安了下来。

“是,你年轻,年轻就是本钱嘛,趁着年轻有想法就实现,别给自己留什么遗憾。”东方颜鼓励着。

许木认同的点着头。

她今天好像不忙,或者是刻意避开了今天的工作,就这么和许木坐在沙发上闲聊起来了。

聊了一会,又看起了电视,然后她慢慢把头靠在了许木的肩膀上。

许木愣了下,刚想侧着头去看,就听到她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乱动,让我靠一会。”

于是许木就不再动,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看着电视,至于有没有看进去,谁也不知道。

过了不久,许木就听到了她均匀的呼吸声,他知道她应该是睡着了。他依然没动,直到感觉她睡熟之后才轻轻侧身,一边扶住她,一边缓缓的站起,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她横抱了起来,慢慢走回到她的卧室里,把她放在床上。

许木蹲在她的床边,看着她熟睡的俏脸,眉间似乎还轻轻的皱着,于是他伸出手指轻柔的在上面揉了揉。这一刻,许木的心里只有怜惜,他不知道她有多累才能就这样靠着他直接就睡着。

他轻叹了口气,给她盖好了薄被,脚步轻缓的走了出去。

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电视里的放着他喜欢看的电视剧,他却一点看得心思都没有。呆呆的坐了一会后,关上电视,洗漱后回了卧室。

早上起床的时候,东方颜出去买早饭刚回来,餐桌上包子油条茶叶蛋买了一堆直接给许木看蒙了。

“买这么多,吃得完吗?”许木问。

“吃不完就下劲吃。”她说。

“这次回家我奶奶都说我胖了。”许木说。

“吃胖点不好吗?”她拿出一个包子来咬了一口。

“找不着媳妇怎么办?”许木问。

“爱怎么办怎么办。”她说,“快点去刷牙洗脸。”

洗漱过后,许木坐在椅子上看着满桌的早点不知道该从哪下嘴,看来看去他决定先喝一口豆浆。

东方颜看了一眼他,把手里剥好了的茶叶蛋放在他面前:“过些天找个时间去驾校把名报上吧,报个vip班,学得快点,报名费到时候我先给你。”

“好。”许木吃着鸡蛋点点头,每次看她开车时,他心里都挺好奇又羡慕的,早点考了驾照,也可以早点过过开车的瘾。

东方颜说了这么一句后就没再说什么了,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因为许木此时也是有些心虚的,他害怕她提起昨晚她怎么回到房间的事,虽然把她抱到卧室去睡觉是关心爱护为主,但是许木感觉以她的性格来说,自己这耳朵说不得要再被她拧一圈。

不过终究是他担心的有点多余了,直到早饭吃完,她也没在这件事情上说什么。

今天是周六,她不用去上班。

九点钟的时候,她让许木收拾一下跟她出门。许木知道,就在今天,她会带他看一些东西,跟他说一些事情。

换了身衣服,许木跟着她出门,下楼,上车。许木没问她要去哪里,既然她心里已经有了决断,许木觉得时间到了一切都会让自己知道,自己只要好好配合,跟着她走就可以了。

一路无话,车里很安静,连音乐都没有打开,此刻一切的无声好像都是为了等待着之后那些个石破天惊的故事。

不多时,车外下起了雨,阴沉的天气看得人有些发闷。雨点敲打在车窗上,发出噼啪的声音。渐渐的,雨势越来越大。都说一场秋雨一场寒,可是许木丝毫感觉不到秋天的一丝凉爽,他只觉得有些烦躁。

他们来到一栋办公楼前,车子一路开进了地下车库,下了车,许木依然一声不响的跟在她身后上了电梯。

电梯停在八楼,然后电梯门打开,她当先走了出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公司前台后面背景墙上的两个大字——洛风。

这个洛风是自己看的那个《洛风》吗?

许木心里翻滚着巨大的疑惑,然后想到那天在家里看到的那本纸质版的杂志,他心里大概也确认了,应该没问题了,就是同一个。

“你在这里上班?”许木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她没回头看他,只是点着头“嗯”了一声。

公司的门开着,里面有几个年轻的男女正在加班,看见东方颜进来后,纷纷和她打起了招呼:“老板好。”

她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脚步不停的带着许木继续往前走。

许木跟在她身后,心里不说被这消息给震得呆滞也差不多了。如果不是因为顾虑到还有几个外人在,不给自己还有她丢脸,他可能得因为走路的步伐节奏突然紊乱而摔那去。他觉得自己在这样的消息轰炸下还能尽量保持面色的平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这特么谁能想到这事啊,最近一年来在杂志出版界声势浩大势头迅猛的《洛风》杂志啊,她不仅在这里上班,竟然还是这里的老板!!!

实话实说,刚才许木一听到他们这样称呼她时,心里就是一声“卧槽”,不管今天她要说的其他事情有多惊人,这件事都足够震撼。

跟着东方颜走进她的办公室,东方颜说:“把门关上。”

许木听话的把门关上,然后在她的对面坐下,过了好半天都没什么动静。

她笑着问他:“怎么了?傻了?”

“你真是《洛风》杂志的老板啊?”许木不是傻了,也不是不相信,他是太吃惊了。

“是。”她明白他的意思,所以肯定的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肯定答复,许木终于认命了:“好吧。”

“你好像不太开心。”她说。

“没有啊。”

许木也不是不开心,是现在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原本就知道她除了咖啡馆以外,还会有别的工作,他倒是没猜错,但是也没猜到会是个真正的大佬。

原本就觉得和她之间的差距较大,现在好了,快大到没边了。你在杂志发表文章怎么了,人家直接是杂志社老板。

怪不得出手阔绰,原来是个不差钱的主。

不过不管他心里对如何面对他有着怎么样的复杂,但是看到她做的这么好,还是替她高兴。

“你可真行,这么久了,一点底都不透。”许木说。

“你那天不是在家里看到一本杂志了吗?自己笨怪我喽。”她笑着说。

许木脑子转了半天也没明白这当中的关系,看到一本杂志,就能猜到你是这本杂志的老板,他是得多会联想才能想得到这一层关系啊。

他翻了个白眼,心想这根本就是不讲理的说法好不好。

她烧上水,泡上她办公室里的茶,把其中一杯轻轻推到了许木面前。

然后她神色如常的,轻轻的对他说:“好了,今天无论你想问什么,我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