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交谈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4202字
  • 2022-02-27 18:00:16

那天一早,许木起床后直接穿上了她买的那身衣服,自从买来以后,这还是他头一次穿出去。

东方颜看着他说:“终于把这身衣服穿出来了啊。”

许木嘿嘿一笑:“是不是挺帅的?”

“帅,挺帅的。”她点着头说。

上午许木去了一趟邹齐那里,东方颜则在处理着她自己的事。

午饭后,许木给东方颜发了个定位,过了一会,许木就接到了东方颜让他下楼的电话。

坐在车里,许木问她那边忙完了没有,她点点头说差不多了,还有些事情到晚上处理就可以了。

车子一路开到了学校正门,许木在这边下了车,东方颜自己开着车先去了咖啡厅。

时间已经快两点四十了,他们约了三点,许木想着总不好让老人家先到了来等着自己。

午后两点多的太阳很晒,许木找了个树荫下站着,然后等了两分钟,许木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喂,周老您好。”许木接通了电话。

“许同学,我还有几分钟就到了,但是我一会该怎么认出你来呢?”周文意问。

“没关系,您到门口下车之后我看得到您,我去找您。”许木说。

“你已经到了是吗?”周文意诧异的问。

“嗯,刚到。”许木说。

“好好,我会让司机师傅再开快一些。”周文意说道。

“没事,不着急。”许木说。

五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学校门口,许木一开始并没有注意,但是眼睛无意间往那一瞟,就看到一个衣着朴素,精神矍铄的老人从出租车的后座下来,然后站在原地往四周看了看。

许木瞪大了眼睛,然后快步走到他身边,礼貌的说道:“周老您好,我是许木。”

周文意这时看着他,语气里有一抹歉意的说:“你好你好,久等了。”

“没有。”许木笑。

许木也看了看面前的老人,看着很和善,以前总在电视上看到,如今第一次在现实中接触,让他心情上难免有些激荡。

“小伙子看上去很精神啊。”周文意笑着说。

“周老精神也很不错。”许木说,“外面太热,我们去那边咖啡厅坐着吧。”

“好。”周文意点点头。

走在路上,许木心里其实是有些担心周文意被认出来造成什么围观现象的,可是好在现在是暑假期间,天气又热,路上没有多少人。

而且一般不太关注这方面的学生,也很难会认出这样一位老人。

另外刚才周文意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一幕也在冲击着他的心绪,他没想到,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就这样一个人坐着出租车过来了。

“许同学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要说?”周文意忽然问道。

许木笑了笑:“也没有,只是没想到您会坐出租车过来。”

“那你觉得我会怎么过来呢?”周文意笑着问道,“带一位助手,然后开一辆专车过来吗?”

许木笑笑没说话,但是的确是这个意思。

只听周文意接着说道:“来之前,确实有朋友要给我安排车子送我过来,但是我拒绝了。一是不想太麻烦别人,至于二嘛,车子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交通工具,偶尔自己开车是为了方便,但有时候不必执着于这些外物。如果今天是在上海,我可能会自己开车来,但是也可能会坐地铁过来见你。但是现在在你们这边,不是在特别赶时间的情况下,我能选择的只有坐公交车或者打车,因为来见你是我的私事,我没有道理去占用别人的时间和资源。”

许木听了,微一欠身:“受教了。”

咖啡厅里零散的坐了几桌客人,音乐声悠扬响起,反倒是衬托出一种安静的气氛。

走进来之后,许木看到东方颜坐在一张空桌旁划着手机,忽然想到认识了这么久,这还是他们第二次一起在咖啡厅里坐着。

上一次还是初次见面的时候,想想当初,恍若昨日。

一边的周文意看着咖啡厅的装修,倒是很感兴趣的说了句:“挺有意思,不错。”

许木笑。

听见说话声,转过头来的东方颜看到许木和一个老人走进来了,乍一看她或许不一定认得出来老人的身份,但是旁边陪同着许木,想都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位史学界的泰斗周文意了。

之前虽然已经确定了这个事实,但是现在看着两人真的这么一起走进来,东方颜心里还是有一些被小小的震撼到,不由得多看了许木一眼,想着小家伙确实挺厉害。

收拾起心里的情绪,东方颜站了起来,非常得体的打了声招呼:“周老您好。”

周文意礼貌的回道:“你好。”

许木在一旁介绍道:“周老,这位姑娘是这家店的老板。”

“哦?这么年轻?”周文意讶异的看了东方颜一眼,点着头赞道,“很优秀的小姑娘啊。”

“过奖了。”东方颜谦虚的笑了笑,然后对着许木说,“在最里面的隔间,那边比较安静。”

许木点点头,带着周文意先过去坐下了。

这时,许木曾经见过的那个店里的女孩子来到东方颜身边问道:“你认识这个年轻人啊?”

东方颜也转头望向她:“你知道他?”

这女生名叫何莉,她点点头说:“以前经常来店里,说过几句话。”

东方颜看了眼隔间的方向,没有说话。

何莉这边又问道:“这一老一少到底是谁啊?”

东方颜想了想,说道:“是两个很厉害的人。”

那女生目露惊讶的看着东方颜,她还没听过面前这姑娘这么去评价别人呢:“所以呢?你今天突然来店里就是为了接他们?”

东方颜笑着说道:“是啊。”

何莉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走进包间里的两人,心里涌出些好奇。

没过多久,许木走了出来,先是对着何莉点头招呼了一下,然后对着东方颜说:“喝点茶。”

东方颜点点头:“知道了,你先去吧,我马上端过去。”

许木说:“不用,我泡完了直接端过去。”

何莉和店里一些服务员带着一些或纳闷或好奇的目光看着许木接下来泡茶的动作,直到许木端着茶水离开,何莉才又小声问道:“什么情况这是?你专门烧壶热水是泡茶用的啊?”

东方颜说:“是啊。”

许木在端着茶杯回到隔间里后,把其中一杯放在周文意面前,他接过来,道了声谢。

许木坐在他对面,周文意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只是双手轻轻的握着茶杯转着圈。

片刻后,周文意的眼神里有了些赞叹,接着便开口说道:“说实话,在刚看到你那篇论文的时候,我没想到作者会是你这么一位年轻的学生,这是在当时和你电话联系之后,让我感到很震惊的。”

许木平静的说:“我也没料到您会突然联系我。”

周文意笑了笑:“我做这行几十年了,国内外历史专业上的专家也认识不少,突然间看到这样一篇很好的文章,然而作者是谁我从未听说过,所以不免有一些好奇和探究的成分在里面。”

“但是,这应该还不到让您专门抽时间来见我的程度。”许木冷静的说道,他不傻,也没有真的自大的飘起来。

“是的,”周文意坦然说道,“那你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很想见一见你吗?”

许木顿了一下:“有过猜测,但不确定。”

周文意的神色里充满了兴趣:“说来听听。”

许木说:“因为我年轻。”

周文意眼中的赞赏之意更浓,然后突然开怀大笑起来,特别开心的样子。

反倒是许木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有些不好意思。

“没错,因为你年轻。年轻就代表着有无限的可能,年轻是希望,是未来。”周文意说,“我们这代人已经老了,我们手上的接力棒是要交到你们这代人手里的,这是专业的一种传承。不止我们,各行各业都是。

“这些年来我看到了不少年轻人的成长,有些人很优秀很成功,有些人始终默默无闻,也有些人在半途就转了行业,但不管怎么说,在他们身上都曾有一种力量,那就是年轻。现在在你身上,我同样看到了这种力量。毫不夸张的说,你这篇论文,在我这几年看过的论文里,排的上前十。你的文章足够吸引我,这是我想见你的基础,而你的年纪让我迫不及待想早点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年轻人。”

“那您现在看了之后觉得怎么样呢?”许木问。

“成熟,稳重,聪明,超出我预想之外的满意。”周文意评价道。

许木则被这个评价吓了一跳,他也没想到他能给出这样的评价来,让他感觉有些受宠若惊。

“您太客气了。”许木不好意思的说着。

“老头子我可不随便夸人。”周文意笑道,“许木,我看好你在这上面的潜力,未来你会比我做得更好。”

“不敢,我会努力。”

像周文意所说,他今天是来看看许木是个什么样的年轻人,只是两人就这样坐在隔间里一聊就聊了快三个小时。

期间东方颜提着热水壶和一些糕点来过一次,看见两人相谈甚欢,简单示意了一下就退开了。

她看着许木在说起专业上的事情时侃侃而谈,即便对面坐着的是这样一位大学者,他依然可以从容不迫,身上闪着一种叫自信的魅力,那一刻,她心里竟感到有一些骄傲。

快六点的时候,许木和周文意从隔间里走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有说有笑的。

东方颜迎了过去,对许木说道:“我在旁边的饭馆里订了个包间,你带周老去吃饭吧。”

周文意说道:“不用不用,谢谢你的好意了小姑娘,我晚上还有别的事情,现在要赶回去,这次就不吃了。”

东方颜看了眼许木,只见许木点了点头,便笑笑也不再多说。

但是店里这些还算认识她的人,一个个的心里早就诧异的快目瞪口呆了,一向都很少来店里的老板,这次专门为了这俩人来店里不说,又是让烧水泡茶,又是送水送糕点,现在又订了包间请客,这年轻人来过几次倒是面熟,但具体是谁他们不认识。还有这老人,穿着虽然朴素,但是看着气度总感觉不普通。

这时,只见周文意拿出些钱来,对着东方颜问道:“小姑娘,你这边的茶钱和糕点是什么价格?”

他竟然是要付钱了,按他的想法,许木还是个学生,当然不能由许木出钱请客。

东方颜笑着回道:“茶叶是许木带过来的,小店只是提供了些开水,就不收钱了。”

“这样啊,我还以为是贵店出售的,”周文意接着看向许木:“看来这次老头子我要占你些便宜,让你破费了。”

许木笑:“您客气了,今天在这里我是主,您是客,以主待客,是小子应该做的,何谈破费,您不嫌弃就好。”

“不嫌弃,今天的感受非常好,”周文意摆摆手,语气很满意的说着,“下次有时间去上海一定要告知我,让老头子我也尽一尽地主之谊。”

许木点头:“一定。”

许木和东方颜把周老送出咖啡厅,周文意却在这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东方颜:“小姑娘,前天接电话的是你吧?”

东方颜轻轻点头:“是我。”

周文意在他们之间来回看了看,突然笑着说了句:“不错,很好。”

不错什么?

什么很好?

周文意没明说,反正许木看东方颜不作声,他当然不会去多说什么。

东方颜说开车送周文意回去,被他坚决拒绝了,于是许木只好去街边帮忙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临上车前,周文意对许木说:“我今天很开心,已经很久没和别人聊的这么畅快了,许木,你真的很不错,以后去上海,一定记得打电话给我。”

看着出租车渐渐远去,许木突然说道:“这帮老人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啊。”

东方颜站在他身边,闻言轻声说道:“因为这帮老人经历的更多,更能明白坚持和原则的意义在哪里。”

许木点点头,说道:“走吧,回去了。”

东方颜跟在他身后问道:“订的那家馆子你要去吃吗?”

“退掉吧,咱们回去吃,”许木转过身看着她笑道,“一会去商场买把馓子,我给你拌我们那的面疙瘩吃,我特别喜欢吃这个。”

“好。”她笑。

当然,许木也没忘了到家之后把和周文意的那张手机上的合照发给他爸爸,于是他爸直接就把电话打了过来,缠着他问了好半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