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有点冷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3934字
  • 2022-02-27 14:30:06

昨天晚上吃过饭许木就下楼把她的电瓶车充满了电。车子看着还挺新的,她之前偶尔不想开车,就会直接骑着电动车去上班。

不过入夏之后,天气渐热,太阳也晒人的厉害,电动车也就被她一直放着没怎么骑了,这次刚好方便许木了。只是粉色的头盔让许木看着有些不太适应。

带着四只烧鸡,许木骑着电动车按照邹齐发来的地址就去了。

邹齐他们租的房子在学校附近,离许木现在住的地方也不是很远,骑着电动车20分钟左右就到了。

小区环境一般,是个老小区了。

许木到楼下的时候,给邹齐打了个电话,没过几分钟邹齐就一路小跑过来了。

许木跟着他上楼,一进屋就感觉像是进了个小垃圾场,外卖盒放的到处都是,一些稿纸也堆了满地,而他们几个人就在这些空隙里围着团团坐,正在电脑前奋战。

条件不可谓不简陋,但是这么一群追梦的年轻人却乐在其中。

“哎哟,我们的顾问终于回来了。”一帮人一看见许木进屋,就开始在那鼓着掌欢迎。

“你们这真是够辛苦的。”许木环视了一圈感慨着,辛苦的连垃圾都顾不得扔了。

“确实不容易,艰苦奋斗。”邹齐回道。

许木摇摇头,把袋子里的烧鸡给他们放在一边,简单在屋里收拾了一下。

然后他们停下手里的工作,开了个短暂的会议。

当时许木席地而坐,给大家普及了个小常识:“其实我们平时讲的三国时期的三大战役,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和夷陵之战,是通俗和演义里的说法,严格来说,只有夷陵之战是真正在三国这个时期内发生的战役。因为在建安十二年,也就是公元207年,赤壁之战发生,之后孙刘联军胜利,曹操退回北方,从这个时间开始,三国的格局开始逐步形成。直到公元220年,曹丕逼迫汉献帝让位,同年他改国号为魏,定都洛阳;再往后一年,刘备称帝,定都成都;接着在229年,孙权称帝,定都建邺,也就是今天的NJ市。最后在公元280年,西晋灭了三国中最后一个政权吴国,自此三家归晋,实现统一。所以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三国政权的时间是在公元220年到280年,而官渡之战和赤壁之战的时间一个是在公元200年,一个在公元207年,那么这个时间段是东汉时期,不是三国。但是因为很多人看《三国演义》,就会下意识的以为小说上的故事都是发生在三国时期的,这个是不对的。”

从现在开始,他们这个团队的主要人员都聚齐了,每个人各司其职,做着自己的工作。

许木对于计算机和游戏的理解比不得他们,但是他对这段历史的理解还可以,而他的工作也就是把这方面的研究用于其中。

在务求各方各面都接近真实历史的前提下,许木的工作量也不小,有些资料还需要重新查阅,然后和负责不同方面的人去沟通研究,比如不同地区的真实地形和气候都要考虑在内,还有城关守将,武器,官位等级,甚至整个游戏的历史背景、各种介绍等文字方面的编辑工作也交给了许木来负责。这对于他来说是专业,也是一种新奇的学习方式。

于是许木每天的安排就是早上吃过饭直接过来和他们一起讨论沟通,到了下午就回去准备晚饭,晚饭后有时也会再过来和他们熬到半夜再回去。

邹齐他们让许木干脆也住在这里,但是许木连犹豫都没有就委婉的拒绝了。开玩笑,两个选择,许木连想都不用想,也知道选哪个了。或者说,这对许木来说压根就不是个选择题。

东方颜给许木零花钱的时候,说是他买菜做饭都需要花钱,可是到了周末,她就带着他去商场采购,拿买菜来说,她几乎一买就是一个星期的量,然后放进冰箱,也用不着他再单独去买。

而且这段时间,让许木欣慰加开心的是她每天下了班就直接回到了家里,也没怎么再去租的房子里住过。

没错,许木现在就是把那个房子当成了家,因为有她在,让他觉得有家里的那种温馨。所以就连每天回去做饭,也让他有所期待。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每个人都有自己忙碌的事情,许木这些天也感觉尤其的充实。

而就在这天晚上,许木和东方颜吃过晚饭,许木在厨房洗碗,他放在客厅的手机突然来了电话。

东方颜当时坐在沙发上在看杂志,听见铃声后,她转过头对着厨房喊道:“你的电话。”

许木在厨房里问道:“谁啊?”

她干脆拿起手机,快步走到了厨房给他看:“不知道,没有备注,只有号码。”

许木看了看双手的泡沫,看着手机上陌生的号码,想着应该也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便对她说道:“你帮我接一下吧。”

东方颜轻蹙了蹙眉,还是接听了起来。

然而在这一刻,许木突然想起来手机上那个的来电归属地是上海,而现在已经是月底了。

他有些意识到打电话来的是谁了。

周文意。

他缓缓地转过头,看着她已经把手机贴在耳边,说了声:“喂。”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像是没有想到接电话的换成了个女生,于是接下来就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电话里不确定的问道:“你好,请问这是许木的电话吗?”

她也转头看了过来,对上了许木的视线,说:“是他的。”

“那麻烦你,方便让他接下电话吗?我姓周。”周文意礼貌的问道。

东方颜看着许木点了点头,把头也侧了过来,于是对着电话说了声稍等,便拿着手机直接贴在了他的耳朵上,给他接起了电话。

“喂,周老吗?我是许木。”许木说。

“是我,”周文意笑道,“有没有打扰到你?”

“没有,我刚在洗碗,没什么事,您说。”许木这边赶紧用水龙头冲了冲手上的泡沫,擦干了手,把电话从她手里也接了过来。

“是这样的,我明天晚上会到H市,后天上午和中午有些公事要办,不知道许同学后天下午的时间是否方便,我们找个地方见面聊一聊。”周文意说。

“方便,您到时在哪,我去找您。”许木问。

“不如就在你们A大旁边找个可以聊天的地方吧。”周文意说。

“好,”许木看了看已经接手在洗碗的东方颜一眼,想了想说道,“我们学校旁边有家咖啡厅的环境还不错,到时我们可以在那里。”

“可以,那后天下午三点,我们在A大正门的门口见。”周文意定下了时间。

稍后两人简单又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在许木提起咖啡厅的时候,东方颜就看了他一眼,当他挂了电话,她又转头看了过来,眼神里带着一丝疑惑。

不过还没等她询问,许木就先开口了:“后天下午要借你们咖啡厅的场地用一下。”

“一整间?”她问道。

许木擦汗,一整间场面也太大了:“一个隔间。”

“见刚才电话里那个人?”东方颜又问。

“对。”许木点点头。

“我可以安排,”东方颜说,“不过我很好奇,看你这幅郑重的样子,电话里那位是谁啊?”

“周文意,你之前有听说过这人吗?”

“周文意?”东方颜想了想,然后睁着大眼睛不确定的问道,“F大的历史系主任,《文史论》的杂志主编?”

许木也有些惊讶:“咦,你知道他啊?”

“这种泰斗级的人物,虽然了解不多,但是大名还是有所耳闻的。”东方颜说,“他是专门来找你的?”

许木摇摇头:“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他是来这边出差,顺便过来见见我。”

但是这样也足够让东方颜心里惊讶了。

一位是学界泰斗,一位是历史系的普通学生,她没想到许木竟然会跟这种人物认识,而且还会让周文意在出差间隙抽时间来找他。这种人的时间有多宝贵,东方颜是知道的,所以这让她一时间有些无法理解。

也许在往后的日子里,许木在专业上的地位和影响力不会低于周文意,但是现在来看也太年轻了点吧。

说他们是亲戚?

这个理由可以解释,有一位在历史专业上颇有影响的专家亲戚,从小耳濡目染的接触历史,到后来选择了历史专业,不仅学习上更便利,而且在毕业之后也能得到一些照顾。

这个猜测当然是成立的,但问题是东方颜刚才在旁边听许木和他说话的语气,和亲戚这关系一点也沾不上边。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情况了。

“如果你是F大的学生,跟周文意认识还说得过去,但是也不会到让他来找你的程度,”东方颜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这个小男生,眼神里有一抹笑意,“所以,你是做了什么呢?”

“我写了一篇论文。”许木说。

“然后呢?”

“然后投到了《文史论》。”

说到这里,东方颜大概也就明白了,因为他投的一篇论文,所以惊动了周文意,就有了这次即将到来的面谈。

那这篇论文到了什么程度呢?

她没问,只是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着许木,像是要把他看透一样,直到把他给看的不好意思。

“虽然我很帅,但是也不用这么盯着看吧。”许木说。

不得不说,跟她接触的久了,许木在她面前的脸皮也越来越厚了。

“德行。”东方颜瞥了他一眼后,转过身往客厅走去。

回到客厅,许木把他们面前的茶杯续了点水,然后坐在沙发上欲言又止。

正翻着书的她头也没转就出声问道:“有什么事就说。”

许木干脆起身在她身边坐下:“后天是星期天,你有事么?”

她依然没抬头:“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也没事。”

许木迷糊了:“那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

她这次转过头看着许木:“你先说你什么事。”

“你后天跟我一块过去吧。”

“我去干什么?”

“你的咖啡厅,你不应该去关心一下吗?”许木一本正经的给东方老板提建议。

东方颜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不过片刻,许木落败:“我听说他喜欢喝茶,不知道他喝不喝得惯咖啡果汁这些东西,到时候如果需要泡杯茶叶什么的,你们店里那些工作人员我也不好使唤他们啊。而且他们没准会怎么想,这俩人不有毛病吗?但是要是不喝点东西,人家这么大年纪,大老远过来了,这也不是待客之道啊,你说是不是?”

只见东方颜眯起了眼问:“那你就好意思使唤我?”

许木连忙说道:“不不不,不是使唤,是你在那,我心里比较踏实。”

她沉吟着点点头:“去也行,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啊,你想要啥?”许木问。

她合上书,一边轻轻的敲着膝盖,一边靠着沙发想了想:“还没想到,先欠着吧,等后面想到了再告诉你。”

许木沉默片刻后问道:“要不要立个字据了?”

“字据就不用了,”她转过头来,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要是到时候某人不要脸了坚持不认账,立字据了我也没办法。”

“怎么会呢,我堂堂七尺男儿说到做到,是那种不认账的人吗?”许木说着把她的手扯了下来,然后就这么握在了手里。

只见她面色平静的举起了手里的书,作势要打下来的时候,许木若无其事的松开了手,嘴里疑惑的仿佛自语着:“怎么感觉今晚有点冷啊,哎呀,回屋睡觉,睡觉喽。”

留着东方颜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呆,嘴里说了句“臭小子”,说罢也起身回了卧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