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包养?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5652字
  • 2022-02-26 19:00:00

许木还没下火车,东方颜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我到车站了。”她说。

“好,”许木这边背上书包,一只手提上电脑和烧鸡,“我这就准备下车了。”

等许木出了车站,来到车站旁的停车区,一眼就看到了停在一边的那辆宝马车。

她下了车,迎了过来,看着许木手里这一大袋子东西,一边打开后备箱一边问道:“你这是买了些什么?”

许木连包加袋子的一股脑都放进车里,气喘吁吁的说:“我们那边的特产,带一点给你尝尝,再给那几个同学带过去改善下伙食。”

东方颜看了看他,当先回到车里,说道:“先上车吧,外面这么热。”

坐在车上,许木抽出两张纸巾擦了擦满头的汗,转过头看着她问道:“你今天不忙吗?”

“不忙。”她说,“在火车上吃饭了吗?”

“吃了两块饼干,不太喜欢在火车上吃东西。”许木说。

“那先带你去吃饭。”她启动了车子。

“别,不吃了,晚上再吃吧,现在不是太饿。”许木系上了安全带,突然抬起头看着她说道,“晚上咱们在家吃吧,我来做饭,给你秀一下我的厨艺。”

东方颜神情微顿,好像这句话触动了她心里的某个角落,不过片刻后又恢复了正常,轻笑着问道:“你还会做饭?”

“会一点,大菜做不好,但是一些家常菜没什么问题。”许木笑。

“行啊,家里厨具都有,下午去买点菜,晚饭就交给你了。”东方颜笑着说。

“没问题。”许木拍着胸脯打包票。

半个小时的车程后,东方颜把车开到了一个高档小区前,然后刷卡,进了小区。

许木坐在副驾驶上怔怔的看着,然后问她:“这房子是你买的啊?”

她看着他,“嗯”了一声。

“这小区我之前有看到过,好像挺贵的。”许木说。

“买的时候还好,前段时间市里的房价突然炒起来了,这边也就涨了不少。”她说。

“那之前也得花不少钱呢吧,小区的品质在这呢。”许木说道。

“花了点。”她笑笑说,“不过挣钱不就是花的吗。”

许木心里感慨,这才刚毕业,就已经有房有车了,精英人士啊。其实从她每天工作的状态来看,有这个结果不难想象,他只是不知道,她做到这一步,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

“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呢?”许木问出一直藏在心里的一个问题。

东方颜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把话题扯在这上面,一时间没有回他,把车停在车位上,她转过头看着他,说了一句让许木有些疑惑,又有些心疼的话。

她说:“因为我只能靠自己啊,只能去拼了命的努力。”

许木不懂,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不知道怎么接话。

只见她伸出手,摸了摸许木因为出汗而有些发油的脸。

她也不嫌弃,笑了笑轻声说道:“类似的问题你已经问过我好几次了,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在问我,你很想知道吗?”

许木也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她在他脸上那只白嫩的手掌。然后点了点头,动作很轻,却异常坚定。

东方颜轻吐出一口气:“那等忙完了这段时间,到时候我告诉你。”

“一言为定。”许木说。

“当然。”她笑。

然后她准备抽出自己的手,结果轻轻抽了两下没抽出来,她挑了挑眉:“松手。”

许木也不要脸了:“是你先摸我的啊。”

“你这小流氓,真是出息了啊。”她冷笑,然后用另一只手拍掉了许木那只手,“赶紧下车上楼。”

许木嘀咕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你说什么?”她转头瞪他。

“没什么。”许木一慌,老老实实的来到后备箱提东西。

她这房子倒不是很大,两室两厅的,一百平左右,装修风格上也偏简约,看着素雅又有质感。

房间里收拾的很整洁,许木把东西放下,围着客厅转了一圈,相当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边我很少住,一般都是住在公司旁边租的房子那里。”东方颜说着,走到一个卧室门口,“你就住这间房吧,床单毯子都是新的,全都洗过了。”

许木走进去一看,房间布置的很温馨,而且看这床单之类的东西应该都是她这两天洗晒出来的。

“你自己收拾下吧,我去睡会,然后咱们去商场买点东西。”她说完走进了另一间卧室,把门关上,睡觉去了。

许木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本来东西就不多,只有背包里的一些衣服需要拿出来挂在衣柜里。

弄完之后,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给邹齐发了条短消息,告诉他一声自己已经到了,明天会过去他那边。

结果信息刚发出去,邹齐的电话就打来了:“你都到了?”

“到了。”许木说。

“你现在在哪呢?宿舍吗?”邹齐问。

许木环顾了一圈,想了想说道:“在朋友这里。”

邹齐说:“好吧,我给你QQ上发个位置,你明天顺着地址导航过来就行了。”

许木说:“好。”

“别忘了把烧鸡带来。”挂电话前邹齐也没忘了提醒这事。

“知道了,你个吃货。”许木无语道。

许木不敢在客厅里有什么大的动静,怕影响到她的午睡,他想她能睡得时间长点,可以好好休息会。

他坐在沙发上,四下无事可做,便靠着沙发,眼睛在四处打量着。

突然,茶几内的一本杂志吸引了他的目光,上面的《洛风》两个字让他的眼神定了下。他坐起来,把杂志拿在手里,这赫然就是一本《洛风》的纸质版杂志。

他曾经没事的时候跑了好几家书店也没有看到过一本,没想到她这里竟然有一本,而且她竟然也看这杂志。

想到这,他轻笑了笑,随手就翻着看了起来。

这一期是他曾经在电子版上看到过的,但是里面有几篇文章他当时看着都比较喜欢,所以印象还算深刻。

他看了一会,就听见开门的声音。他转过头,看着刚睡醒的她走出房间,许木差点看的眼睛都直了。

以前见到的她都是精致又淡然的,从没有见过她现在这般,美丽之下多了一份居家女人的慵懒,是一种别样气质的迷人。

她瞥他一眼问道:“看什么呢?”

许木举起手里的杂志说:“看书。”

东方颜来到沙发边坐下,看着那本杂志,问道:“看着怎么样?”

许木点头说:“很好啊,我挺喜欢看的,不过以前看的都是电子版,纸质版的还是头一次看到。”

东方颜问道:“电子版的,你看过很多?”

许木点点头说:“几乎每期都有看。你也喜欢看这个啊?”

“嗯,喜欢。”东方颜笑了笑,然后站了起来,“要不要再休息会,不然我们去商场吧。”

“走。”许木站起来,不过他也问了一个让他纳闷的问题,她今天不用上班吗?毕竟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她可不像是为了专门陪他就旷工的同志。

结果她淡淡的说了一句:“今天星期天。”

许木顿时就不说话了,这一个暑假把他的时间都过得混乱了,没放假的时候每天扣着日子数离周末还有几天,这一放了假,作息颠倒,竟然没再关注过。

接下来他就见东方颜从包里拿出来防晒喷雾对着他的胳膊脖子和脸喷了喷,又拿了一个太阳帽给他,让他颇有些不太习惯。

“我还是头一次出门搞这些东西呢。”许木说。

东方颜看了他一眼,没理他。

小区周边的各种配套很齐全,这也是这个高端小区所享受到的一种便利。

离小区不远就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商场,两人下了楼都不用开车,走路过去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进了商场,他们也没直接就奔着卖菜的地方就去,而是从一楼开始直接就逛了起来。走到一家男装店的时候,东方颜站门口看了看,直接就把他拉进去了。

“干嘛?”许木懵圈的问道。

“给你买件衣服。”她说。

“不用,我衣服有很多。”许木这次是真的在拒绝,还没怎么样呢,怎么好意思再去让她给买衣服。

但事实证明,在这些事情上,他的拒绝和反抗对于她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她决定的事,许木改变不了。所以最后的结果是从上衣到裤子到鞋买了一身,不过还别说,在搭配衣服的事上,她的眼光确实比许木好了不知道多少,这一身穿下来,原本就挺帅气挺拔的许木,更显英姿。

当然了,价格也是让许木心里狂跳的。

许木推着购物车,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把一件件东西扔进车里,心里在嘀咕着一会该怎么把这些东西提回去啊。

终于来到卖菜的区域,东方颜问他晚上想做什么菜。许木问她有没有不吃的。她说没有,不挑食。许木想这真是个好习惯。

于是两人把素菜和荤菜买了一堆,准确的说,是除去许木说的那几样菜以外,东方颜又买了很多其他的菜。

许木在一旁问道:“要买这么多吗?”

东方颜说:“买那放冰箱里备着,后面再做饭就不用过来买了。”

许木挠挠头,这话说的,以后谁做饭呢?她吗?还是说自己的?

许木也没问出来,他觉得是谁做都无所谓了。

大采购结束,回去的路上,两个人大包小袋的提了个满满当当的。大多数东西都在许木手里提着,她倒是想帮着多拎点,可是许木把东西提起来就走,让她根本没有机会。

“给我再提点,你那太重了。”她腾出一只手来想从许木手里接过来一些。

“好好拎着你手里那些东西,别乱动。”许木语气很坚决的说。

他当然觉得重,问题是连他都觉得重了,就算给她分一些那也够累。

回到家里,把东西刚放下,许木轻微的甩了甩手。

东方颜走过来看了看他手指上勒出的红印,问道:“疼不疼?”

许木摇头:“没事,这点小事算什么。小时候在乡下什么农活累活都干过,收麦子、起花生、收玉米,快下雨的时候,还得再慌慌忙忙地赶场收庄稼,跟那一比,这都不算事了。”

东方颜看着他,感兴趣的问道:“你还在乡下待过?”

许木说:“是啊,小时候父母工作忙,没时间带我,就把我送到乡下爷爷奶奶那里,一直待到了中考结束。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

于是许木这么一讲就讲了半个多小时,东方颜就微笑着坐在一旁听他说,中间也不插话,也不发问,只是时常点着头或者“嗯”一声,证明她有很认真的在听。

直至他说完,她才开口说道:“跟这时候比起来,那时候觉得苦累,也不算是事了。”许木点头认同她的话:“小时候多好啊,可惜回不去了。”

她看着许木说道:“现在还没毕业呢,就感慨上了。”

许木摇头叹息,做出一副成熟状:“这跟毕业无关,是经历,是心态。”

东方颜说:“我饿了。”

“好嘞,”许木站起来,“去做饭。”

东方颜问他:“需要我做什么?”

许木想了想说道:“烧点水,帮我泡杯茶,茶叶在我那屋桌子上,你上次给我那罐。”

“还有呢?”

许木说:“还有就是好好在这坐着,看看电视睡睡觉,等着吃饭。”

“你忙的过来吗?”她问。

“你别管了。”许木说着就往厨房去了,她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背影,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房子她很少来住,但是厨房里的用具倒是一应俱全,一样不缺,而且看着都有使用过,想来是她以前闲下来的时候做饭用的。

东方颜给他烧了水泡了茶,倚在厨房的门口看了一会,但是许木没让她进,然后就给她轰回客厅坐着了。

两个人吃饭,许木做的菜不多,而且都是家常菜,番茄牛腩、炒土豆丝、丝瓜炒蛋、凉拌黄瓜,另外还做了一份玉米排骨汤。

“吃饭了。”许木冲着客厅喊道。

东方颜坐在餐桌旁,托着腮看他把一道道菜端上桌,然后盛饭,然后坐下。

“赶紧尝尝怎么样。”许木催促道。

她笑了笑,拿起筷子每样菜吃了一口,然后也不说话,把许木给急得眼睛都瞪大了。

“怎么样?”许木期待的看着她。

她笑,夸他:“非常好。”

“真的?”

“真的。”她点着头确认道,“是跟谁学的做饭?”

许木说:“有时候奶奶和妈妈做饭我会在旁边看看,后来上了高中,自己在家的时候就自己做点吃,慢慢地。”

“不错,味道确实可以。有一种……家的感觉。”她说。

问一个人饭好不好吃的时候,想知道有没有骗自己,许木觉得看她吃饭的胃口是最直接的,从她晚饭吃了两碗饭来看,许木那一刻非常有成就感。

对一个厨子来说(他此刻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厨子),有什么比喜欢的人,喜欢吃自己做的饭更让人开心呢。

“明天去你朋友那边会不会很忙?”她问。

许木想了想说道:“我应该还好,他们那种很专业的事,我也操作不来。”

“那……”她顿了顿,说道,“明天的晚饭你回来接着做吧。”

“好。”

夜里许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回想着今天的这些事,不知道隔壁房间里的她睡了没有,心想这算是同居了吧。

那一晚,他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天一早,许木起床走出房间的时候,东方颜正坐在餐桌边吃早饭。看见他出来,便对他说道:“厨房里有烙的饼,洗漱之后就吃饭吧。”

许木边走去洗手间,边问她:“你几点去上班?”

“八点。”她擦了擦嘴说道。

“下班呢?”

“五点半,六点左右能到家。”

许木点点头,洗漱之后去厨房把她烙的饼端了出来,坐在桌边吃的时候,她穿着家居服坐在对面小口的喝着牛奶,这种温馨感让许木觉得特别安心,也特别甜,于是他的嘴角就笑了出来。

“一大早傻笑什么?”她看着他问。

“没什么啊。”许木说。

“饼好吃吗?”她问。

“好吃。”许木嘴里塞了一大口,含糊不清的说着。

这饼的做法许木大概也知道,面里加一些鸡蛋,搅拌成糊状,然后放在锅里用薄油煎,出锅之后香酥可口。

不过知道归知道,让许木来做就做不好了。但是她这做的让许木只能用完美两个字来形容。

“你厨艺这么好,应该你做饭才对啊。”许木想起来这茬事说道。

结果她“哦”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我只会做这个。”

许木翻了个白眼,信了你的邪。

她回到卧室去换了身衣服,又从包里拿出一些钱放在桌子上,对许木说:“这是一千块钱,出门的时候你带着,用完了再跟我说。”

许木都快傻了,发呆了一样的看着她,脑子里嗡嗡的转,想着这是什么情况啊?

“干嘛这是?”许木问。

“出门不用花钱吗?”她反问。

“要花钱,但是我有啊。”许木说。

“拿着吧,买菜什么的都要用钱。”她说。

“我怎么感觉我像是被包养了。”许木表情怪异的说道。

可不是吗,吃她的,住她的,用她的,现在还花她的,被包养的表现实在不能再具体了。许木暗暗摇头。

她大笑:“行吧,那从今天开始包养你。”

许木闻言,直接举手抗议道:“别想了,不可能,本公子卖艺不卖身。”

这时候,只见她突然走到许木身边来,用食指挑着他的下巴,语气轻佻的说道:“老娘把你身艺都包了,开个价吧。”

许木不知道她清不清楚这一刻的自己有多诱人,但是许木此刻很清楚。

他是坐在椅子上的,她站在他的面前,视线平视过去刚好能看到她胸前傲人的身材,仰起头就能看到她的脸。因为很近,所以看得很清楚。面若桃花,唇红齿白,尤其是还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味。

在这个清晨,许木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然而他刚忍不住想往前探探身子,结果她上一秒挑着他下巴的手,下一秒直接就揪住了他的耳朵,还拧了个圈。

阴柔与刚劲之间的无碍转换,在此时被她展示的淋漓尽致。所谓物极必反,正是如此。

许木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喊道:“疼,疼疼疼。”

她不松手,冷“哼”了一声说:“小流氓,思想不健康,一天到晚净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许木伸手轻轻把她的手扯掉,她也没一直揪着不放,顺势松开了,只是眼神还是瞪了他一眼。

“没想什么啊。”许木叫屈,只是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没有多少底气。

“吃完记得收拾一下,我去上班了。”她说。

“慢点开车。”许木叮嘱。

“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