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雪落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3513字
  • 2022-02-22 22:05:44

把续满了水的茶杯放在她面前,许木也坐了下来,问她:“是因为放寒假吗,所以店里都休息了?”

“有这方面原因,有些打工兼职的学生假期也要回家,店里有些东西也要再调整一下。”她说。

想了想,许木跟她确认了一件事:“你是老板是吗?”

她的手肘抵在沙发的扶手上,手掌托着腮:“这个,重要吗?”

许木摇着头:“不重要,就是好奇。”

“也能这么说吧,跟朋友一起开的。”她说,“放假了你怎么没回家?”

“明天的火车。”许木说。

“大几了啊?”她问。

“大二。”

“学什么的?”

“历史。”

“不错,有文人学者的那个范儿。”她点头,然后鼓励道,“小朋友,要好好学习。”

许木听着味儿就觉得不对,前半句让他挺不好意思的,因为当是夸他了。然而后半句让他更不好意思了,像是大人哄小孩似的。

许木心里当然是明白,她肯定比自己大,但是看她这样子也不会比自己大多少,许木就是觉得这话从她这里听出来的感觉不对。

古人说得好,面对让自己不舒服的事,一定要抗争。

于是许木就抗议了。

他说:“什么小朋友,你也不见得比我大。”

她突然轻笑起来:“的确,从面相上看,你确实要比我大。”

言下之意就是说他面相显老。

许木很想用力的拍几下桌子来严肃的跟她讨论一下这件事,他面相是有点成熟,那也是在同龄人的范畴之内,可是到了她嘴里一说就好像大个十岁八岁一样。

许木知道她没有恶意,他也做不到狠拍桌子说话,看她嘴角下的笑意更像是心情不错时的一种玩笑。

他只能郁闷的说道:“我跟你说啊,你这么说话,很容易没有朋友的。”

“你说得对。”她说。

“什么?”许木一愣。

“我确实没什么朋友。”她说。

“怎么会呢,你这么漂亮。”许木说。

她笑了笑,没说话,只是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她笑的好看,许木却从刚才那一瞬间的笑容里看到了一种孤独,以及一种平静。

许木的心也跟着堵了一下,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听到她说:“是谁说漂亮就会有很多朋友的,又不是去拿钱买白菜,有钱就能买很多。今天教你一堂课,记住啊,朋友交的是心,要宁缺毋滥,知道吗?”

有这么一刹那,许木觉得是他刚才想多了,但是那种感觉却在他的脑子里怎么都挥不去。

他想再喝口茶,发现杯子里的茶水又见底了。

她说:“你把热水壶提到这边来吧,省得你一次次的跑了。”

许木询问:“用不用把茶叶也拿过来了,再泡两次味都淡了。”

“你准备喝到什么时候吗?”她问,“这茶喝着怎么样?”

许木认真地说:“很好,比我以前喝过的红茶都要好。”

她倒是没质疑他话里的真假,不知道是对她的茶有信心,还是对他的话有信心,只听她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喝茶的?”

许木想了想,说:“记不太清了,应该是小学的时候吧,因为我爸喜欢喝茶,家里有些茶叶,那时候就好奇地跟着我爸学,也捏一点茶叶放在水杯里用开水冲泡,结果喝了之后还挺好喝的,后来喝多了,也就习惯了。”

“现在喜欢喝茶的年轻人可不多了。”

“会多起来的。”许木语气肯定的说。

她感兴趣的问:“为什么?”

许木说:“因为我们的茶叶曾经是改变了世界饮料结构和市场的,虽然现在的人均饮茶量不高,像前段时间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数据,好像是十几名,但是我们国家的茶文化博大精深啊,我们的茶叶也是不输于世界上任何一种饮料的。我们站在巅峰看过风景,在低谷之后我们一样可以再回到巅峰,因为那条路我们熟,我们也不缺底蕴。”

“这可不是一个小工程。”她说。

“是的,但也很有意义。”

她笑着夸赞:“不愧是学历史的,在民族文化的觉悟上就是不一样。”

“又或者说,这是民族儿女都要有的文化自觉吧。”

“是的。”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要把这店改成茶室了。”

“不用啊,”许木说,“文化都是有包容性的,茶有茶的好,咖啡自然也有咖啡的好。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喝茶,或者喝咖啡。你也不能要求一个人只喝茶,或者只喝咖啡。就拿我来说,我虽然不怎么喝咖啡,但是我很喜欢喝可乐啊,大夏天的喝一罐冰镇可乐就是很爽啊,冬天去街上逛街,买一杯热乎乎的红豆奶茶,喝起来也很舒服啊。”

“百花齐放才是真的文化繁荣嘛。”

她靠着沙发,格外认真的看了他一眼。

杯子里的茶喝完了,许木这次没有拿着水杯去倒,因为他真的跑去柜台直接把热水壶提了过来。

把两个杯子重新添上热水之后,她打趣他:“怎么没把茶叶拿过来?”

“没找到,”许木说,其实看到了,“今天添茶倒水服务的活儿都是我干的啊,一会是不是得结个工资什么的。”

她眨着眼睛,一脸纯真的表情说:“我没让你服务啊,是你自己要去给我添水的啊。”

“我不去也没办法啊,你坐着也不动啊。”

“我是老板。”她表情很认真的说。

“然后呢?”许木的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没明白她是老板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她的员工。

“然后啊,我这咖啡厅是一家自助咖啡厅。”她说。

许木彻底懵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自助咖啡厅这种东西:“什么时候这就成自助咖啡厅了?咖啡厅我来的少,你可别骗我啊。”

“刚才啊。”

“刚才……谁说的?”

“我啊,我刚改的。”

许木震惊了:“还能有这种操作呢?”

她一脸当然地说:“怎么不能有,我都告诉你了,我是老板。”

许木这下终于明白了老板的关键点在哪里,不在乎他是不是她的员工,归不归她管,而是在这个店里,她有绝对的的主导权,比如说店的经营方式说变就给变了。

于是此刻这间“新开”的自助咖啡厅就和自助餐厅一样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茶水问题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顾客自己要解决的事情。

许木仰天长叹:“真是任性的老板啊。”

她得意的大笑,然后许木也忍不住笑了。

那天下午他们说了很多话,也沉默过很长时间。在这个安静的无人打扰的咖啡厅里,两个孤独的人就这样坐在彼此的对面,你说一句我说一句,没有很深的内容,有许多都是闲聊。

许木不知道她的感觉,但是他在这样的环境里感到了一丝温暖和安心。

中间没有再换茶,因为许木不可能真的在店里坐一下午。

在许木准备着结账离开的时候,正看着外面街道的她突然开口说:“下雪了。”

许木转头,看着窗外一片片的雪花飘落,又听到她在对面说:“这是今年入冬的第一场雪吧。”

“好像是的。”许木说。

她没有再说话,眼睛只是在看着外面的雪。许木也没有说话,也没有看雪,但是在看她。

这还是许木今天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她。今天他不止一次的感受着她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成熟的气质,许木就知道她一定经历过不少风雨,然而此刻看着她面容精致,眼睛也清澈动人,像是从未被这凡尘烟火气染过风霜,眼神深处还留有十八岁少女一样的纯真,那是吸引许木的美好。

这么看着,她是比自己要小呢。许木脑海里突然有这样的想法。

然而许木还是从她的眉眼之间看到了一抹疲惫,很淡,许木却感觉得很清晰。

他突然有些心疼。

“好看吗?”她转过头,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仔细看还有些冷。

“很累吗?”许木答非所问,看着她轻声问。

她的神情微不可察的一凝,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说:“坐着有什么累的,小朋友说些什么呢,喝茶喝晕了?”

许木不再和她争辩小朋友的问题,静静的看了她一眼后,说了句“好看”,回答她上面的问题。

她笑了笑,看着外面下得愈发大的雪,说:“雪下得越来越大了,你该回去了,我也要走了。”

“嗯,”许木点头,指了指茶水杯问道,“多少钱,这个?”

她看了一眼,说:“不用了,算是给你发的工资了。”

许木愣了一下,结工资的事情,刚才他也只是开玩笑,没想到老板直接就给落到了实处。

不过……

他摇摇头:“都已经是自助咖啡厅了,还提什么工资的事啊。茶钱是要算的,开门做生意,不收钱怎么行呢。”

她想了想,说:“说的也有道理,那你给一块钱吧。”

许木瞪大眼睛看着她,问道:“认真的吗?”

她瞥他一眼:“废话怎么这么多。”

许木挠挠头,拿出一个崭新的一块钱硬币放在桌子上,然后离开了咖啡厅。

临走出门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对着她看过来的眼神。

“拜拜。”她说。

“拜拜。”他说。

店门打开又关上,屋外的寒风也趁着开门的间隙吹进来一股,让坐在沙发上的她也感觉了些凉意。

她双手环抱在胸口,看着安静躺在桌子上的那一枚硬币怔怔出神了好久,然后拿起来,攥在手里,苦笑着摇了摇头。

许木双手插兜的走在回学校的路上,雪花落在脸上有淡淡的凉意,却很舒服。索性他连羽绒服上的帽子也没有戴,就这么一路走了下去。

地上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雪,许木走的远了一些,又回头看了看咖啡厅的方向,然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连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联系方式也没有留下。

他本想回去问上两句,可是犹豫了一瞬间还是放弃了,拖着脚步慢慢的向着学校走。

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想着,既然咖啡厅是她开的,那么下次再来总有再见到的时候,到时候再问也不算晚。

许木想到这里,刚刚有些复杂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只是让许木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下一次的见面会在很久很久之后,久到让许木觉得那一次的遇见仿若一场梦,唯有记忆深处那当时感受到的一丝温暖和那一杯杯茶香在时刻提醒他,这一切都真实存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