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新程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2843字
  • 2022-02-26 11:00:03

在店里找了张空桌坐下,许木拿起一旁的纸巾把整张桌子又重新擦了一遍。

东方颜安静的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忙碌的擦着桌子,看着他把脏了的纸巾丢进一旁的垃圾筐,然后看着他额头上渗出的细密的汗珠,抽出两张纸巾来,递给了他。

许木一时没反应过来,只听她说道:“擦擦汗。”

许木一边擦着汗,一边说道:“你对这里很熟啊?”

东方颜手肘抵着桌面,手掌撑着下巴,点了点头,说:“以前会经常过来吃饭,次数多了,慢慢的也就熟悉了。这老板娘人也不错,店里东西卖的价格都不算贵,逢年过节的有人过来吃饭,粽子啊月饼之类一人一个,算下来也不少送。”

早餐端了上来,东方颜和许木分别道了声谢。东方颜看着在前边忙的小姑娘,问道:“这是新招的吗?”

老板娘摇摇头,说:“不是招的,是我老家妹妹的小孩,高中还没上完,怎么也不愿意读书了,她妈妈没办法,就把她送我这里来待一段时间。”

东方颜说道:“看着干活挺麻利的,应该是个比较听话的孩子吧。”

老板娘叹了口气:“听话,孩子老实,干活也行,手脚挺勤快的,也能吃苦,跟着我起早贪黑的,就是对上学没什么兴趣。”

许木这时候轻轻叹了口气,说:“有时候在一个阶段里,小孩是挺容易产生厌学情绪的,我当时有一些高中同学都有这种情况,有些也是直接就退学了。”

老板娘问道:“那这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

许木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还是要让她自己转过来那个想法吧,多跟她聊聊,看看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她只是一时没转过来那个弯,才冲动做出的这个决定,然后就这么不念书了,对她以后也是个遗憾。”

“好,我会和她父母再说说,让他们多跟孩子聊聊。”老板娘也颇为无奈的叹口气。

老板娘走开后,许木发现她一边在剥着鸡蛋,一边在看他。

“怎么了?”许木问。

“没什么。”她笑着摇摇头,然后用勺子拌了拌豆腐脑,低头喝了一口。

许木纳闷的看了看她,吃了口包子,味道确实挺不错。

“今天好像也没怎么化妆啊。”许木看着她说。

“因为我觉得你说得对啊。”她说。

“我说了什么?”

“天生丽质啊,化什么妆。”

许木觉得,她说这话时,语气里有一种特别的自信和底气。

许木笑,想着也只有她这样的人才有这么底气吧。

而在很久以后许木才知道,六点半根本不是她所说的要出门准备化妆,这就是她的习惯,假期周末工作日,从没有过例外。

吃过饭,东方颜很安静的站在他旁边,没有再说什么不让他请客的话,任由着许木拿出钱去结账。

“老板娘,多少钱?”许木问道。

“今天不给钱了,当我请你们吃的。”老板娘热情的说着。

“这不行的。”许木摇摇头说道。

毕竟看现在这情况,东方颜今天是不会抢着付账了,那么这也就算是自己请她吃的第一顿饭,尽管只是一个包子一个鸡蛋一碗豆腐脑,花的钱虽然没有多少,但是意义摆在这里,怎么可以这样就被省掉呢。虽然免费这种事许木听着也很心动。

老板娘还想再坚持说些什么,东方颜笑了笑,适时的搭腔说道:“还是收下吧,他在这上面很执拗的。”

老板娘闻言,也不再多说什么,收下许木的钱,同时也对他们说:“那这次我就收下了,下次你们再过来,说什么也不能给钱了。”

“好,下次就不给了。”许木笑着答应下来。

走在路上,许木突然说道:“这老板娘人确实挺好的。”

东方颜笑着看他:“怎么,就因为不愿意收你钱啊?”

“不收我钱也是看你的面子啊,不然我哪有这待遇。”许木相当有这方面的自知之明。

“那是,我面子大着呢。”她骄傲的一甩头,在许木眼里可爱极了。

两人接下来没在校外多做停留,顺着路就一直回了学校。

东方颜一边走一边看着校园里的一草一木,表情虽然一如既往地平静,可是许木还是能从她的目光里看到一丝不舍。

在这学校待了近四年的时间,这里也承载了每一个毕业生太多的东西,比如成长,比如青春,比如在这里过往中点点滴滴的回忆。

人都是有感情的,如今毕业在即,马上要告别生活和学习了四年的母校,心里有一些不舍的情绪也是人之常情。

许木能理解,他没有大学毕业过,但是他经历过毕业。

而且过了今天,他们的身份也会随着发生变化,从“他们是A大的学生”,转变成“他们曾是A大的学生”,一个“曾”字,道尽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沧桑感。

从今以后,他们多数人就此摆脱了学生的身份,以后再也不能舒服的躺在宿舍的床上一觉睡到自然醒,而是将背上生活和工作的重担,每天早出晚归的为了生存去到处奔波。从此身是自由的,心却不再自由。

“毕业啦。”东方颜轻声说着。

许木突然停了下来,她诧异的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许木笑笑没说话,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粉色的小礼物盒。

东方颜瞪大了眼睛,盯着他问:“你干嘛?”

许木打开盒子,里面赫然是一条精致的银质手链,上面的点缀则是一个小小的帆船,看上去很好看。

那天她说完毕业典礼的事情,许木就记在了心里,想了很长时间去送她什么礼物好,不一定要很贵,毕竟贵的他也买不起,但是心意一定要体现到。

于是上个周天他在外面跑了一整天,才看到了这条手链,他很喜欢,于是就买了下来作为今天送给她的毕业礼物。

“毕业快乐!”他轻声说着,“这一条帆船的手链是我专门找的,祝你在毕业之后新的阶段里,可以扬帆起航,一帆风顺!”

她怔怔的看着手链,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许木没有开口催她,就这么举着手链,站在她面前安静的看着她。

片刻后,她看着他,突然说道:“你钱多啊,乱花什么钱。”

许木挠挠头,说道:“这东西又不贵,而且都是最后一次毕业了,花点钱买个毕业礼物怎么了?”

她给他个白眼,说:“理还挺多,都还没工作,有这钱买件衣服买点零食不好吗。”

“这是我去年暑假兼职攒的一点钱。”许木说。

“去年暑假,大一?你还兼过职?”她倒真是没想到。

“嗯,当时在一家饭店里干过一个月的服务员。”许木说道。

东方颜听了点了点头,伸出手接过他手里的盒子,看了看后,轻轻取出里面的手链,握在手里,说:“谢谢了。”

“你喜欢就好。”许木笑着说。

“还不错。”

她想了想,把手伸出去,手链又递了过去。

许木一怔,问道:“这是?只要盒子,不要链子啊?”

她瞥他一眼:“戴上。”

“哦哦。”

许木激动的接了过来,然后小心的戴在她的手腕上。

东方颜转动着手腕,认真的看了看,点着头夸奖道:“眼光还可以。”

“那当然。”许木得意的笑。

今天的学校特别热闹。

往常的周末早上学校里走动的人相对较少,然而今天大四的毕业生们集体返校来参加毕业典礼,人潮涌动,一时间就显得校园里特别喧闹。

“那你先过去吧,我先回宿舍了,一会收拾一下去图书馆。”许木对她说。

“嗯,中午有毕业聚餐,我要过去一趟,到时候应该就直接回去了。”她交代说。

许木点着头,毕业聚餐是相处四年的同学们在这学校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了,就相当于是散伙饭,吃完以后,同学的关系还在,但是人却将各奔东西各谋发展,以后再也不会在同一个教室里读书,四面八方的人再想聚在一起是难上加难,同学一场,所以这顿饭也就尤其珍贵。

“少喝酒。”许木叮嘱道,想着今天这样的情况,应该会喝点酒吧。

“这是在关心我吗?”她轻笑着问。

“不明显吗?”许木迟疑了一下问道。

“放心,姐姐不喝酒。”她轻捏了捏许木的脸说道。

许木觉得,他这是被调戏了。

他很想捏回去,但是他不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