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重逢

  • 时光那年正好
  • 鱼丸书生
  • 3952字
  • 2022-02-25 11:39:35

接下来邹齐跟许木大致说了他的想法。

邹齐其实一直对历史战争类的游戏很感兴趣,他觉得像古代那种身骑战马去统领兵马攻城略地非常酷,所以初中时他在网吧玩的一款叫《三国群英传》的单机游戏,曾一度让他很沉迷。

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开发游戏的打算,玩游戏只是他课余时间的消遣方式。

上了高中后,在那个时候许木现在玩的这款游戏就已经风靡各大网吧了,邹齐也是其中的游戏玩家之一。

有一天他在网吧看电影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电脑桌面上有一款他没玩过的历史战争类的游戏,好奇之下就点进去玩了一会,结果游戏内容单调乏味的让他非常失望,失望到他连游戏的名字都没有记住。

当时从游戏里退出来后,邹齐坐在椅子上想了好一会,他为什么自己不做一款游戏呢?

也就是从那天起,一团开发游戏的小火苗在他心里被点燃,并且日益壮大着。所以到了后来高考结束填报志愿的时候,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计算机系。

来到大学,他又遇到了好几个兴趣相投的同学,有些想法一拍即合,没事就聚在一起鼓捣研究这些东西。

至于说想找许木做顾问,是因为在这游戏里也难免会涉及到一些历史专业上的内容,而许木又是历史系的学生,之前有两次跟他聊过很多历史方面的东西,让他大受触动,惊叹之情溢于言表。再加上他和许木关系不错,当要找在历史方面人才的时候,邹齐差不多一下子就想到了许木,并且跟同学朋友们推荐了,于是就有了他今天来找许木的事。

许木听了之后慎重的说道:“我觉得这事你还是轻率了,以我现在的知识储备,这事我不一定能做得好。”

邹齐说:“我是认真考虑过的,我们接触到今天,我对你还是了解一些的,我真觉得你可以的,要不然我也不会专门跑来跟你说这事了。想一想咱们一群年轻人一起做这事多痛快啊,有事一起商量着来,到时候再玩着自己开发的游戏,那感觉,酣畅淋漓。”

毕竟是年轻人,听到这样的东西,许木其实是有一点心动的,可是他是个谨慎的人,虽然里面牵扯到了他专业上的内容,但是总的来说,这个领域是他相对很陌生的,他心里有些没底。

邹齐看出来许木面色上的纠结,再接再厉的说道:“兄弟,我都相信你,你还能不相信自己吗,你不是这么不自信的人啊。”

许木笑:“你激我啊。”

邹齐说:“激毛线,我认真的,这是你专业的东西,凭你的本事,你有什么好虚的。就算有些地方不了解,还能去查资料呢。”

过了会,许木才点着头说:“好吧,那我试试。”

邹齐开心的举起手里的咖啡:“来来,预祝合作愉快。”

许木端起果汁跟他碰了一下,然后说:“不过最近我有点事要做,时间上不太好安排。”

邹齐说:“我刚在图书馆就看到你那本子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字,是干嘛呢?”

许木说:“忙着弄论文。”

“没事,你先忙你的,我今天也就是先提前跟你说一声,后面就好安排了,反正这事也不急。”邹齐说,“你今晚有安排没,没事的话,我把那哥几个喊出来,晚上咱们聚一顿,大家先认识认识。”

“行啊,”许木问,“有我认识的吗?”

“我们宿舍的彭良,你见过的。”

晚上吃饭时,许木和他们坐在一起挨个介绍,随后在聊起游戏这些事的时候,许木还感觉有些不太真实,他从来都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参与到游戏开发这种事情里来。

许木问他们:“你们确定好是以哪个历史时期为背景了吗?”

邹齐沉吟片刻,说道:“三国这个时间你觉得怎么样?乱世时期,群雄割据,我觉得比较好发挥一点。”

许木挑了挑眉,他都要忍不住告诉他们最近自己正在做三国史的研究了。

“我觉得可以。”许木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信心能增加不少。

许木说:“其实,我觉得是这样,既然做了就尽可能做到最好,要做这个类型的游戏,前提之一就是咱们能不能最大程度上去还原历史的真实情况,这样不仅真实性和代入感都可以大大增加,而且还可以有助于宣传推广历史知识。”

这个是许木下午就一直在想的事,他觉得在游戏的娱乐性以外,如果注意一下这方面的内容,那么游戏的性质也会更有意义一些。

他说完以后,等着看大家的反应。众人先是互相看了看,沉思了一会后,竟然全票通过。

邹齐那个叫彭平的室友甚至双手用力拍了一掌,激动地说:“这个靠谱,我一直就觉得游戏要做的有深度有层次感才是好游戏。”

邹齐另一个朋友也点头说:“我也觉得不错,如果能给游戏增加一些更有意义的东西,那才真的有意义。”

邹齐说:“那这样就更要辛苦你了,这些东西我们都懂得不多,只能给你这个专业人士去负责了。”

周围这些新认识的朋友也笑:“就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这事我们就不插手了,免得添乱,不过要是有什么问题你就直接跟我们说,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不要客气,做苦力我们是可以的。”

许木汗颜,这些人全是这款游戏开发的专业型人才,高技术工种,谁能把他们当苦力来使唤。

“来,咱们大伙一块敬许木兄弟一杯。”

看着大家这么赞同这个提议,许木心里是很开心的。他是历史系的专业生,把历史知识放进游戏里普及出去,对他来说当然是意义非凡的事情。

那天一帮人吃喝畅谈到了很晚才回去,许木也架不住的大家的热情喝了一点酒。回到宿舍的时候,许木还红着脸,邵明和常志他们一看就知道他是喝了酒的。

后来有一次邹齐神秘兮兮的跟许木说:“你知道,那帮人怎么评价你吗?”

都是年轻人,许木的心性还没有那么淡泊,虽然他也不是特别在意别人怎么看,但心里多多少少总会有些在乎。

不过心里归心里,许木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语气里带了微微一丝的好奇问:“怎么说?”

“他们说啊,就看许木这种对专业的态度,就知道这人靠得住。”

许木哑然失笑,他倒是没想到会是这么评价他,不过听下来还是挺舒服的,而且听这话说得有理有据,如此中肯,更是让他受用。

有谁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己呢?

夸人是一门学问,夸对了人是艺术。

不过许木倒是又叹息着想,近一段时间,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都闲不下来了。

别人的信任已经给了,自己要对得起这份信任,何况这事于人于己都是好事,无非就是累一点。

许木想着,是真的会很累啊。

时间匆匆,转眼就快到了五月份,天气变热了很多,许木身上的衣服也早已经从棉服换成了单薄的外套。

前些天袁晶和小雯雯都给他打来了电话,问他五一假期回不回家。许木告诉她们不回去了,假期他在学校还有事要做。

这段时间他的精力多数都在论文上面,这是他当前的头等大事,必须要尽心尽力的完成。

之后他还要再和邹齐他们讨论游戏上的一些事情,任务量繁杂,可不是做个什么所谓的顾问,等别人有什么不懂的事情,过来问问他,他口头上随便说一说就行了的。既然要最大程度去还原真实的历史场景,那么什么人物年代大事年纪甚至是地形这些东西都要准确无误,不能有丝毫偏差,一样马虎不得。而这些几乎都需要许木来归纳整理。

宿舍的室友五一假期都买了回家的票,家离得都不是特别远,尤其是邵明,更是本地人,有这么几天的时间,他们当然是选择回家。

放假的前一天晚上,许木坐在宿舍的椅子看着他们忙前忙后的收拾东西。当然,这个地方的“忙前忙后”是形容词,事实上他们只是随便装了几件衣服进包里,假期又不是特别长,他们没有太多的行李好收拾,在一定程度上,电脑才是他们这次回家带的最重要的物件。

邵明对许木说:“要看好宿舍知道吗?”

许木看了他一眼:“就这一堆铺盖卷,还有这几摞书,有什么好看的。”

常志插话说:“话不能这么说,这些都是知识,无价的。”

许木看着他书架上那些几乎全新的书,都听笑了:“那你什么时候把这些知识给解封了?”

常志说:“我在积蓄能量,等能量释放的那一天。”

许木问:“那是什么时候?”

常志回道:“看状态。”

第二天上午,当许木嗑着瓜子翘着二郎腿看着他们一个个背包出门时,心里突然有种熟悉感,像是回到几个月前放寒假一样,那时候他最后一个回家,也是这么嗑着瓜子看他们出门的。只是这次他不回家了,在宿舍这等他们回来。

中午他自己去食堂随便吃了点饭,回到宿舍睡了个午觉,醒来的时候先是坐在床上发了会呆才下床。

今天天气很好,所以很热,许木站在落地窗前看了眼外面的大太阳,轻轻皱了皱眉。

“夏天要来了啊。”许木嘀咕着。

他坐椅子上喝了杯凉水,去图书馆前还泡了杯黄山毛峰准备一会带过去。

在屋里感受到天气热是一回事,出来之后虽然热,可是走在路上一阵风吹过来又带着些不一样的凉爽。

从他们宿舍到图书馆的距离不算近,这也是那次邹齐去找他,他感觉事情重要的原因之一,不喊以邹齐那懒性子,绝不会就这么大老远地跑过去。

五一假期不比寒暑假和十一长假,假期的时间少,学校里很多学生为了不想来回折腾,就待在学校没有回去。许木走在路上,随意打量了两眼,也就没怎么再关注,拿出耳机戴上,找了首歌,就一路听着去了图书馆。

到了路口拐弯的地方,一辆酒红色的宝马车驶过来。许木开始没有在意,让了路让车开过去。然而侧身转头的一刹那,他隐约看到驾驶室里开着车的人似曾相识。

他脑子里突然间“嗡”的一下,一片空白,震惊的微微张着嘴巴,满脸的不敢置信。

宝马车在不远处的停车位停下,许木一边走一边看着车,准确的说是等着看车里下车的那个人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个。

可是让许木失望的是车里的人一直坐在车里,直到许木快走到车旁边了都没有下车。

站在车的后面,许木的步子迈的越来越小,走的越来越慢,可是他却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从刚才好像看到那个人之后就跳的很快。

但是他只能这么一点点的往前挪,眼睛直勾勾的看这,希望能够看到车里人的面貌,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人。可是车窗被关上了,他看不清楚。他也不好直接跑到车头去趴着车玻璃看,如果是她还好说,如果不是,那他一定会被人家骂有病。

但是如果就这么走过去,不确认清楚了,他心里实在不甘心。

就在他这么犹豫的时候,宝马车突然摁了一下喇叭,把他给吓了一跳。

许木站住了,车门也缓缓打开,接着许木就看到一个身材高挑,戴着墨镜,穿着一身淡粉色休闲衣的女人从车上下来了。

只见她摘下墨镜,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小朋友,好久不见啊。”

而许木则是瞪大了眼睛,直接说了一句:“卧槽。”

她一张莹白俏脸都差点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