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这里是茶茶子直播间

夜幕降临。

青山镇狼头营地。

这一天不知怎么的,狼头佣兵们总觉得浑身不得劲儿,干什么都没有精力,于是除了守夜的佣兵还在努力撑着眼皮昏昏欲睡外,其他佣兵们都早早回屋睡起了大觉。

宽敞的大厅内,狼头佣兵团团长穆蛇一脸冷色。

听到来报消息的佣兵说一无所获后,怒火不由一阵一阵的冒上心头,喝了口茶才勉强压住怒意,“一群废物!找不到萧炎就算了,连个柔弱小姑娘都找不到?”

拿到第三个宝箱后,因为担心暴力打开会伤到里面的宝物,穆蛇一直在寻找宝箱钥匙,而那钥匙不在小医仙身上,就只可能在另外两人身上。

好不容易等到那炼药师离开万药斋,却没料到派去跟踪的佣兵都有去无回,等她进入魔兽山脉时,竟然就彻底没了她的踪迹!

“妈的,两个小疯子,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实力,就敢独自进魔兽山脉!”

死了也就算了,就怕被魔兽一口吞了,那钥匙就真找不到了!

不知是不是夜深了,困意逐渐泛头,穆蛇的手指敲打在桌面上,沉吟片刻后他疲惫道,“钥匙大概率在那个炼药师手里,萧炎很可能只是个幌子,传令下去,所有人去药材多的地方仔细搜索,务必先把那小娘们找到!”

一旁,穆力惨白着脸,原本还有些清秀的面容,此刻却因为某些原因尽是阴柔狠相,咬着牙他开口的声音又尖又细,“爹!我要活的!”

他变成如此,定是小医仙干的,他没法拿小医仙如何,但不代表他不能将那炼药师囚脔起来折磨!说不定那炼药师还能治好自己呢!

冷眼瞥了眼儿子,穆蛇终是不耐烦道,“抓活的!”

“团长,那萧炎……”

“那小子,就让他先多活两天……”

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一道冷漠的声音打断。

“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穆团长?”

大厅门外的门口,黑袍少年大步迈入,落地黑袍早已被狼头佣兵的血染成黑红色,滴答滴答落在地上,一身冷冽杀伐气质仿佛自战场中杀出的将军,让大厅之内的人皆陷入慌乱之中。

“慌什么!”穆蛇猛地一拍桌子,视线阴厉的扫过萧炎身后,随即眯起眼来,“就你一人?”

“只我一人。”

少年清冷的声音落下,解开黑袍扔至身旁,便不再多言,直冲穆蛇而去,穆蛇顿时大笑一声,“好小子!有气魄!”

“只可惜……”他眼神闪过凶光,“今日便是你必死之日!”

“来人!上!”

怒吼声传至整个营地,空气仿佛静止了一刻般,少倾,除了大厅内的几个佣兵朝着萧炎杀去,厅外竟无一人进来,穆蛇眸光一闪,不好的预感瞬间迎上心头。

他迅速掠飞出厅外,放眼望去,守卫的佣兵果然都早已死去,遍地都是尸体!

妈的!这怎么可能?!

穆蛇恼怒之下运起斗气,突然神色一凛,他的斗气运转怎么变慢了?

困意缓慢袭来,他似是终于明白了什么,射向萧炎的视线顿时充满暴怒与杀意,这小子竟然下毒?!

妈的!偏偏他的左膀右臂今天皆不在身边……

看着少年已经将厅内的佣兵尽数杀光,穆蛇胸膛内的怒火熊熊燃烧,脚底狠狠一蹬射向少年,“萧炎!拿命来!”

他就不信,自己还杀不了一个连斗师都不是的小子?!

萧炎轻吐了一口气,他举起玄重尺,脸庞浮起一抹凝重,“来吧!”

大战一触即发。

而此时大厅房梁上方,一位黑裙少女举着一根大棒骨,激情四射的开始解说。

“大家好,这里是茶茶子战斗直播间。下面由茶茶子为您实时解说,八星斗者萧炎与二星斗师穆蛇的巅峰赛战斗!”

“只见穆蛇轻轻披上一层斗气纱衣,并无声向萧炎炫耀:啊哈!你没有吧!”

“萧炎此刻十分嫉妒,于是亲自上手扒开穆蛇的纱衣,哦买嘎,这是茶茶子能看的画面吗?好的让我们暂时把镜头切换到穆力身上,这小比崽子怎么不帮他爹呢?真是不孝子呢!”

“镜头重新回到巅峰赛内,看来萧炎同学并没有成功扒开穆蛇的斗气纱衣,两人对峙许久,穆蛇显然发现了少年的武器十分厉害,一招疾风刺便让少年的玄重尺脱手了!”

“萧炎脸色狂变!他的神色看起来十分慌张!他想要抢夺回武器!”

“但是他没有成功!穆蛇仗着自己速度快抢到了玄重尺!穆蛇哈哈大笑起来,此时的他丝毫不知道,这是陷阱!”

“因为玄重尺能压制斗气运行!少年露出一丝冷笑,特娘的他长得可真帅啊呲溜!他一个八极崩的暗劲儿就让穆蛇受了不小的伤!”

“此时的穆力在干什么呢?穆力还在演他爹!没错!他就是个混子演员!”

“萧炎决定速战速决,他要用大招地阶斗技焰分噬浪尺了!这招太过强大,柔弱的茶茶子可受不了~直播到此结束,什么?你问我谁赢了?打野甘慕去魔兽山脉浪了,上单赫蒙为了泡辅助蓝夫人去扒狐皮了,演员射手穆力……已经不能射了。”

“你说,谁赢了呢?”

漫天红光之中,少年手中的黑尺骤然怒劈而下,一道丈许多的炽热红芒猛地自尺顶处爆射而出,波动的空气仿佛都要沸腾了般炽热无比,一条深深的沟壑自他脚下犹如极速狂蛇一般,直直延伸到了攻击而来的穆蛇面前!

“轰——”

巨大的暴响声,几乎将院落彻底掀翻,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犹如蜘蛛网一般蔓延而开,红芒所过之处,房间皆轰然倒塌!

空间略微沉寂后,一道影子暴射而出,在半空中狂喷着鲜血,最后被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之上,顿时,那强撑着的墙壁瞬间化为一片废墟,烟雾弥漫、掩人声息。

院落之中,微风吹过,灰尘逐渐散去,少年手持重尺的身影,缓缓浮现。

“抱歉,你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