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这些年终究是错付了

她跳下凳子,颠颠跑去问小医仙,“医仙姐姐,穆力没来找你治病吗?”

白裙女子正捣着药材,闻言扬起满是笑意的脸蛋,纤细的眉眼里温柔如水,“嗯?没有啊。”

“为什么啊,你不是青山镇最厉害的医师吗?”

小医仙笑眯眯道,“可能是害臊吧,毕竟一个大男人……唉,你还小,不懂。”

少女轻哦了一声,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让小医仙爱不释手的捏了捏她软嫩的脸颊,“不用管他,饿不饿?姐姐带你出去吃?”

纳兰嫣然摇摇头,“今晚我给姐姐下厨吧!”

小医仙微微一怔,眼底悄然划过一道黯然,她柔声道,“好。”

这一日的晚饭十分丰盛,少女做了不少美味珍肴,都是小医仙从未吃过的菜品,没想到纳兰嫣然竟然有这般精妙的厨艺,她不由对她真实的身份又多了几分疑惑。

不过可以确信的是,少女定是被所有人娇宠着,才能有这般善良阳光的性格。

小医仙从小颠沛流离,一直活在害死自己母亲和整个山村村民的梦魇中,因为体质原因不敢交友,而少女是她这些年里,唯一一个能有如此亲密关系的人。

她热情洋溢、真诚爱撒娇,总喜欢搂着自己笑,如小太阳般让小医仙冰冷内心融化的同时,更多的是害怕失去的恐慌。

放下筷子,她终于听到少女开口,“医仙姐姐,那个……我准备出去历练啦,有时间再来看你好不好?”

白裙女子扯出一丝笑意,少倾,柔和地摸摸少女的头发,“好。”

便不再多言。

第二天清晨,小医仙早早起来给少女准备好了吃食和果干,她站在万药斋门口看着与她挥手告别的少女,心口微微一疼。

茶茶子,你真的会回来吗?

期待着,可又害怕。

如果你知道我是厄难毒体,会不会讨厌我?

会不会用惊恐的面容,再也不肯喊我一声医仙姐姐?

纤细的指头缓缓握紧成拳,白裙女子强撑着笑容送走少女,转身回斋内一刻,却好似有一滴晶莹随风飘落,被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闪烁出一丝光便消失不见。

如果真的那样,我宁可,从来没有拥有过。

……

山洞。

纳兰嫣然一进入魔兽山脉,就钻进了之前和小医仙找到宝藏的山洞里。

【你又回来干嘛?】系统好奇问道,突然一抹记忆迅速掠过,它的眸里闪过一丝心虚。

等等……她应该不会那么聪明吧?

“我总觉得漏了点什么。”

少女溜进石室内,振振有词的分析道,“虽然知道原著为了给男主送金手指,把宝物放得这么显眼……”

“但……这枯骨的主人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应该不缺纳戒才是。”

纳兰嫣然捡起那掉落在脚骨边的骷髅头,小心给这位强者安回了原处,摸了摸附近的石墙壁,在系统默默后退至小金库门口时,突然眯了眯眼。

“找到了。”

一个内凹的小石盒顿时飞出半截,少女走过去,就看到石盒内盛放着一枚纳戒,犀冷的银色戒圈折射着淡淡的光线,上面刻印着十分繁荣复杂的花纹,看起来极为华丽。

拿起纳戒,上面的灵魂印记已经消失,纳兰嫣然将灵魂标识上去,便惊喜开口,“哇!这里面好宽阔!”

纳戒也分空间大小,空间越大便越稀贵,这枚纳戒的内部空间足足有几百平方米,能放下几十具大型魔兽尸体,如此宽阔的空间,少女完全不用再因为纳戒空间小,放不下兽肉只能就地开吃而苦恼了。

毕竟浪费食物也蛮可耻哒~

纳兰嫣然美滋滋的将纳戒戴到手指上,“统子~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

系统硬着小头皮夸赞道,【聪明,你这有点太聪明了……】

少女开心完,就开始查看内部都有什么宝藏,不出她所料,纳戒里果然不是空的!

“让本姑娘看看是什么好东西~”

她半蹲下来,展开里面唯一盛放的牛皮卷,随即眸光微微一眯。

“啧啧啧~啧啧啧~”

“哎哟,啧啧~啧啧啧~”

“真是,啧啧~”

系统收回踏进小金库的小脚,被她这一阵啧啧啧得头皮发麻:【……嫣然,你听我解释!】

“唉,我对系统大人倾信所有,系统大人却把我当傻子。”少女小屁股猛地一坐地,抬起娇弱的手腕泫然欲泣,“这些年,终究是错付了呜呜呜~”

系统愈发心虚:【咳……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能是这一年多里日子过得太悠闲了,它就把这码事给忘了,主要是后来偶尔想起时,它寻思着等三年之约后再告诉少女也不迟,然后就这么给……

少女面前的牛皮卷上,是这位已逝去的强者留下的悼念笔记,他年轻时与恩爱的妻子游历天下,偶然在一处秘境中发现了能够召唤异火本源的空间虫洞。

他的妻子身为炼药师十分希望能吞噬异火,便开启了那空间虫洞,却不料空间虫洞瞬间撕裂了妻子的身体,他只能悲痛关闭虫洞,一生都在后悔当时没有阻拦住妻子。

妻子死后,他结交了不少朋友,在与他们云游大陆时,他一直收集着关于空间虫洞和异火的消息,终于隐隐猜测出控制那空间虫洞的方法。

只是还未来得及验证,他便大限已至,只能将这份笔记放在纳戒中,留给有缘人。

笔记内详细说明了那个能够召唤异火本源的空间虫洞位置,纳兰嫣然摸了摸下巴,猜测道,“这应该是净莲妖火和虚无吞炎逃出异火广场时,留下的空间虫洞吧?”

原著里,焚诀的前任修炼者陀舍古帝本身是排行第一的异火,它吞噬了其余21种异火晋升为斗帝,后来将所有异火囚禁在了陀舍古帝府内的异火广场里,唯有排行第二第三的异火,在一粒帝品雏丹的帮忙下,成功逃出广场获得自由。

系统轻咳一声,【你猜得没错,帝品雏丹帮助那两位异火逃出广场后,确实留下了一个残缺的空间虫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