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这是什么渣统发言

草丛微动,窸窣了几声后,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骨碌碌的滚了出来。

【哎哟!】系统揉了揉屁股,连忙扑棱掉身上的草叶和泥土。

握了握细短的小白手,过了一会儿才终于适应好实体,而它腰间的小电棍已经迫不及待的逃离束缚,嗖地飞向了某个帐篷。

【哎?等等我!】系统连忙伸出小手抓住电棍尾端,被飞行的电棍拉着飘飞在了空中,小红袍呼啦啦的作响,在呛了好几大口风后,它连忙闭紧小嘴,显然才具备实体,还没有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反应。

终于,一统一棍停在了一个帐篷外,电棍轻轻挑开帐篷帘,正准备射去电流,就突然被小系统一拽,【来人了!】

夜色之中,一抹白色身影躲过巡逻守夜的佣兵,迅速钻到了那帐篷旁边,抬起头时,黑夜里一双本该如紫葡萄般水润透亮的眸子,此刻却冷若冰霜尽是厌恶,寡淡漠然的视线扫过周围确认无人,她轻轻解开了帐篷帘子。

白皙纤细的手指微微张开,随着那粉唇轻吹,一股白色药粉悄然落入帐中,做完一切后白衣女人嘴角噙起一丝残酷的冷笑,却又在瞬间悄然消逝,笑意盈盈地回了原本的帐篷内。

帐篷拐角外,小系统伸出小脑袋,不由拍了拍电棍,【哇,没想到小医仙这么狠啊。】

电棍不开心的电了它一下,却根本没造成一点伤害,反而被系统收入体内,幼小的指尖环绕着白色电流,系统嘿嘿笑道,【不耽误,咱们也可以动手。】

钻进帐篷里,系统的小爪子费劲儿攥着被单爬上被子,看着睡着压根不知危险降临的穆力,它一点一点卷折起宽大的红色袖袍,一双异色眸瞳闪过恶劣又嫌恶的笑容。

想杀它儿砸就算了,竟然还敢觊觎它家嫣然?

幸好石室内她当时在跟自己聊天,才没听到那些猥言琐语!

哼!今晚非要电你个七八百遍才行!

……

……

快到凌晨时,系统望着黑黢黢已经成了爆炸头的穆力,满意的收回了电棍。

【暂且留你一命,毕竟你的死期还没到。】

它收回固定穆力四肢挣扎的圈锢,瞥了眼已经昏迷过去的穆力嘴里的臭袜子,略微嫌弃的捏住了小鼻子,顺着被子滑到到地面上,光着的白嫩小脚丫啪嗒啪嗒跑回了纳兰嫣然的帐篷。

静悄悄地溜了进去,它的视线扫过少女的睡姿,不由轻叹了口小气,又忙忙碌碌的抱着被角给少女盖被子,期间还被被子绊了一脚摔在地铺上,揉揉红通通的小鼻子,爬起来继续给少女盖住裸露在外有些冰凉的肌肤。

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它不由打了个喷嚏,转头慌忙偷偷看了眼少女,发现她并没有醒来时才悄悄松了口气,小心钻进少女热乎乎的掌心里,系统蜷起幼小的身躯,如小瀑布般的及地赤发轻轻漾开,它伸出细小的胳臂,抱着少女的拇指闭上了眼睛。

半刻后,那红袍小人缓缓化为星光,融入了少女体内。

……

纳兰嫣然早上醒来时,佣兵们已经起床开始采药了,爬出帐篷看到小医仙正在附近采药,她颠颠跑过去帮忙,视线环绕了一圈,讶异道,“咦?怎么没见穆力?”

小医仙笑眯眯地揉了揉少女的头发,“听说他今天身体不适,也不知怎么了,帐篷附近全是糊焦味。”

“胡椒味?”纳兰嫣然眼睛一亮道,“什么胡椒味?咱们这儿还有胡椒?”

她一直想做胡椒魔兽肉排呢,但是一直没找到有类似口味的药材,没想到此时有意外收获?

小医仙眼神微微疑惑,“我的意思是他帐篷内全是焦糊味,虽然人还活着,但总感觉他好像被火烧过一样。”

纳兰嫣然脸一红,“噢噢噢,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火……难道萧炎昨晚回来报仇了?

她不由问系统,“统子,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啊?不知道呀?】

系统干脆脆的回答,【可能遭报应了吧,不用管他!我们去采药吧!本统可以告诉你哪里有好药材哦~】

少女顿时被转移了注意力,嘿嘿一笑,“系统大人,您真好~”

【咳!少臭屁了,走!】系统牛逼哄哄的举起电棍,【带你进林子找高级药材去!】

小医仙转个头的功夫,就发现纳兰嫣然不见了,她无奈摇摇头,却是没有声张。

其实她哪里看不出来,少女的实力远没有她所展现的那么弱,就连小岚看到纳兰嫣然都十分害怕,可见她没有那么简单。

但……

她没有朋友。

也很想要一个朋友。

即便知道自己的厄难毒体只会带给别人不幸,但也想享受片刻的友谊温情。

她知道少女早晚会离开青山镇,而她也不奢望纳兰嫣然能永远陪在她身边,只求她能在离开之前,能继续对自己撒撒娇邀邀宠,露出那抹灿烂漂亮的笑容。

也希望她能记住,在她漫长的人生里,有一个叫小医仙的朋友。

这样,她就知足了。

低头采下一株药草,白衣女子嘴角缓缓噙起了笑意。

不过~也不知是哪位好心人把穆力弄成那个样子,只能说,干得太棒了!

采完药回到青山镇后,纳兰嫣然便每日教小医仙一些医药知识,顺便将采来的药材炼制成丹药留给她保命,而不知从哪天起,就突然从一些佣兵口中,得知了一些事情。

听说穆力自魔兽山脉回来后,突然就不举了,每天忙活着找女人,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行,穆家一下子断子绝孙,可把穆力他爹穆蛇气得大发雷霆,现在整个青山镇,都知道狼头佣兵团的少当家不举了。

这是原著剧情里没有的内容,纳兰嫣然挠挠小脑袋,遗憾道,“可惜了,穆力还挺帅的。”

【帅有啥用,也没几个月活头了。】

“我是为那些馋穆力身子的女人可惜。”少女撑着下巴晃起小脑袋,“可怜见的,还没来得及尝尝,就不行了。”

【……那些女人之中没有你吧?】

“那当然了!”纳兰嫣然立马回复道,“我能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吗?”

系统想了想,没有正面回答:【你觉得不是就不是吧。】

少女:???

可恶!这是什么渣统发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