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嘤嘤嘤,茶茶子好疼~

生死门前。

那扇巨大的粉红门门一开一闭,似是嘴巴一般骂骂咧咧,从里面吹出来的一堆山风吹得少女发丝乱飞、小脸紧绷,生死门“骂”了好一阵,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吐出一把大铁锤。

纳兰嫣然顿时嫌弃的后退两步,“人家可是柔弱的女孩子耶!怎么能用这个!”

生死门好像更生气了,那粉门开开合合,一阵霹雳哐啷的砸门声,好不容易砸下一片粉漆,吹到了大铁锤上。

生死门:那你就把大铁锤涂成粉色!逆女!!!

纳兰嫣然期待的看向门内,“就没有点别的吗?我也不挑,能开山劈地的远古神剑,或是一鞭可定生死的逆天神鞭,再或者横扫千军万马的惊世战戟就行?”

粉红生死门啪地一关:谢谢,你谁啊,没事了就赶紧滚好吗?

少女摸摸鼻子,“算了,我也不想当个啃老门族,就这样吧!”

小粉门啪地一声,显然又被气到了。

“你也不要生气啦!”她拍拍生死门安慰道,“这时候就这么生气,那将来我进去试炼的时候,你还怎么更生气?”

生死门:???

顶着生死门一阵噼里啪啦的“大骂”,少女将大铁锤背起,孤身一人朝着山下走去。

山巅之上,素色袍摆飒飒轻飘,银丝随着山风轻舞晃动,一双蓝眸紧紧盯着少女,直至那俏丽身影一点点消逝,一阵清风刮过,有云岚宗弟子似有所感望去,山巅之上却再无一人。

……

青山镇。

万药斋今日来了一位浑身是血的“佣兵”。

作为魔兽山脉邻近的一座小镇,这里又被称为魔兽小镇,小镇之中最多的人群便是那些成日在刀口舔血的佣兵,他们成群结队、互相抱臂,每天进出魔兽山脉拿命换钱,不知哪天就会死于山脉之中,连尸骨都带不回来。

这也催生出了医师的职业,医师不比炼药师,他们不能真正炼出丹药,但却能使用普通火焰将一些药材配置在一起,以达到替人治疗的效果。

而在青山镇,最出名的医师便是万药斋特聘医师“小医仙”,她医术高明,在青山镇有着极为高的声望,精致的容貌美丽清净,淡然微笑的脸颊上透着一股轻灵的气质,不足盈盈一握的柳腰总会惹得佣兵们的眼馋与爱护。

此时此刻,她正坐在万药斋内,讶然看到一个血人正努力抬脚迈过万药斋的门槛,却最终体力不支的倒在门口,失去了意识。

“客人!”小医仙担忧喊了一声,便立马起身跑过去,看着对方浑身是血一时不知从何下手,连忙道,“伙计!快把他抬进屋里!”

焦急的将那血人抬上病床,小医仙犹豫了两秒便决定将对方脱光,否则以这种满身是血的状态,她根本就找不到对方的伤口!

然而将对方的斗篷解开时,她清丽的双眸一闪,便对着一旁的伙计道,“你出去准备止血的药材,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进来!”

伙计连忙应好,离开了内间,而小医仙则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脱去了病床上少女的衣袍。

入目,是一大片刺眼的青紫,对方身上似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本应娇嫩白皙的肌肤此刻全是皮开肉绽,身上多处骨折,甚至有块骨头已经折出肉外,看着触目惊心。

但好在没什么致命的伤口,小医仙忍不住松了口气,连忙将药草和药液敷在少女身上,再给她恢复骨位、绑上定骨的木板,终于一切收拾妥当,才忍不住抬眸看了眼少女的脸蛋。

虽然满脸是血,却能从少女精致的轮廓中猜测到她应该很好看,手指上纳戒足以证明她的身家不少,如今孤身一人来到万药斋,应当是出来历练的家族弟子遇到危险,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

浅浅猜出对方的身份后,小医仙沾湿了毛巾给少女擦干净脸庞,当真容露出,哪怕是同为女子的小医仙也一时有些愣神。

只见少女俏丽绝色的脸庞上,一双柳叶黛眉又黑又细,中间细挺的鼻梁宛若河溪中耸起的青山,唇色好似天生如樱桃般绯红又饱满,虽然身上处处是伤口,可这一张精致绝美的脸蛋儿却没受到一丝伤,尽显那倾国倾城之美。

她好漂亮。

小医仙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坐在旁边双手撑起脑袋,又打量了一会儿少女的容颜。

真是越看越漂亮,她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呢,好看就算了,看起来还很厉害的样子,伤成这样还能从魔兽山脉逃出来,硬生生挺到了万药斋的门口。

若换成自己,怕是早就疼死了。

小医仙忍不住生出一丝敬佩之心,她很欣赏这样强大的女孩,心中忍不住生出结交的心思,可想到什么,那溢着光的眼神又有些黯然,撑起的脸蛋上尽是落寞。

……

今日店里生意很冷清,小医仙暂时没有病人,便坐在里间一直盯着斗篷少女,时不时确认一下她的状态,终于在临近傍晚时,病床上少女浓密的眼睫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

黑色琉璃般的双眸里闪过呆懵,她似是很茫然,好不容易回神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情,漂亮的眼眶瞬间积聚起了泪花,“呜呜呜,茶茶子好疼……”。

小医仙此时正背对着她捣药材,听到哭声连忙转身望去,那一双紫眸惊喜的放大,“你醒了!”

她匆匆放下捣药臼,飞快的站在了少女身前,“不要乱动哦,你骨折了好几处,需要多休养几日!”

“呜呜呜,小姐姐,茶茶子好疼啊,茶茶子是不是快要死了?”

病弱少女脸上晶莹的泪珠划过,泫然啜泣的模样顿时把小医仙心疼得不行,“哪里疼?姐姐给你抹点麻药。”

“肚肚疼~”

小医仙连忙低头检查起来,解开绷带看着又沁出血的伤口,清理了一下抹上药液,“再忍一小会儿,很快就好了。”

“可是姐姐,茶茶子还是好疼啊……”病弱少女委屈吧唧的揪起小嘴,“要呼呼~”

听到少女的话,小医仙顿时忍不住笑了一声,大抵许久不曾听过有小孩儿朝她撒娇,她忍不住摸了摸少女的头发,垂下头颅朝着伤口轻轻吹了吹,“茶茶子,还疼吗?”

她的名字好奇怪,但是也很好听呢!

病弱少女盈着泪花的眼眶眨了眨,“茶茶子不疼了。”

似是觉得自己确实有些孩子气,她小声解释道,“茶茶子不是矫情,茶茶子只是怕疼疼。”

曾看到少女扛起大铁锤怒揍岩蛇的系统:【……你是不是有毒?】

神特么的茶茶子,神特么的怕疼疼。

天天被生死门狂抽、与魔兽以命搏命的糙女汉,会怕疼?

少女正是从魔兽山脉中杀出来的纳兰嫣然,笑眯眯的躺在病床上,她嗲声道,“你懂什么啦!人家现在是会夹子音的茶茶子,自然柔弱怕疼疼呀~”

“统统酱,茶茶子的声音好听嘛~”

统统酱:【……】

可恶,不要给它起这种奇怪的称呼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