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就是这个feel倍爽~

“不会啊……”

听到少女的答复,系统猛地抬起小脑袋,正要感动就听她又说道,“我怎么可能想回去,现代社会包养一群小白脸只会被指指点点,不像这里,呜呜呜呜娶几个老婆都不会被骂!”

系统:???

“我当然也不会讨厌你!”她无比感恩道,“是你给了我梦想的人生,给了我送软饭的机会,给了我可以调戏美人的资本,如果你有实体,我肯定……”

【啊!!!停停停!不要说啦!】系统捂着小脑门,满脸羞愤,可恶,它刚刚为什么要问这么煽情的问题!

难道还不清楚纳兰嫣然的德性吗!

【玩你的去吧!】它颠颠跑进小金库,又不知要去干什么了。

少女轻勾唇尾,咬下最后一口水果糖葫芦,她展开手臂伸了个懒腰,目光落向不远处正朝她走来的萧宁。

“吃完了?细棍给我吧。”白衣青年伸出手掌,抬头示意少女将手中的糖葫芦棍儿给他,广场四周虽然有盛放秽物的木桶,但以少女的位置想穿越人群走过去,也要费些功夫。

纳兰嫣然咧嘴一笑,此时的她正站在一块大石头上,低头就能看到萧宁的束发玉冠,她像是拍小孩儿般拍了拍萧宁的头顶,再开口时,已然变回了她自己的声音,“萧宁,我给你看个好玩的吧~”

大抵没料到她会在自己面前露出真实身份,萧宁心跳一缓,继而如小鹿乱撞般再也难以控制,也许少女早就猜到自己看穿了她的身份,可这种被信任的感觉,足以让萧宁为之沉沦。

温雅的双眸里沉酿起纵容与娇宠,他含笑点头,便见少女笑眯眯的拿着那根糖葫芦棍儿,给他展示了一下,“这是一根棍子~”

“接下来,它会变成两根~”

眼前唰地一下,少女手中的糖葫芦棍儿就变成了完整的两根,青年配合的瞪大眼睛,紧跟着,那欢快的少女音又道,“再接下来,它会变成四根~”

糖葫芦棍儿在少女手中翻转,眨眼间变成四根完整的细棍儿,她似乎被自己逗乐了,咯咯咯的笑起来,而白衣青年接过她手里的四根糖葫芦棍儿,眉眼早已溺为一滩柔水。

少女在闹,他在笑。

他又怎会不知,少女是吃了四根糖葫芦后,又把前三根糖葫芦棍儿装进纳戒里了呢?

可他怎么忍心惹她失落,他宁可当个傻子,也不愿看她嘴角失去哪怕一丝笑意。

将糖葫芦棍儿攥进掌心,转身正欲扔进木桶,突然听到背后少女脆声问道,“对了,萧宁,萧炎呢?”

白衣青年身形微微一顿,眼底的脆弱一闪而过,转身后却只剩下一抹温和笑意,“他正在玩什么套圈游戏。”

“哦~那我过去找他一下!”少女蹦跶下石头,声音俨然已经换上了少年音,“你快去找萧玉她们玩吧,不用管我~”

偌大的黑袍随着少女小跑轻轻掀飞,看起来那么恣意潇洒,可青年心头却已经酸痛起来,他静静的望着少女钻入人群,很快不见了身影,低头捂住难受的心口,垂眸之下,尽是难堪。

是多想见他,才用跑的。

他多希望刚刚的自己也能用奔跑迎向她,可到底,心知少女不会体会到他求怜渴爱的心情,只会得到满腔落寞。

转身间,手里的糖葫芦棍儿落入木桶,再回头时,他又噙上浅淡的笑意,温雅翩翩的朝着萧玉她们走去。

不可争一。

但求,她人。

……

纳兰嫣然找到萧炎时,发现少年正紧抿着薄唇,瘦削纤长的手指攥着一个细圈,视线倔强的盯着摊子最前方的魔核细镯,而那镯子旁边,已经摞满了失败的圈圈们。

哟,没想到小男主准头这么差啊~

黑袍少女猛地跳到少年身旁,嘿的一声将他吓了一跳,转头见是“童染”,他缓缓舒了口气,“童染。”

“姐夫,你这准头不行呀~”黑袍少女笑眯眯道,“要不要我帮你啊?”

听到那姐夫一称,黑衫少年脸红了红,哪怕是在红灯笼的照射下,也不难察觉他陷入了羞涩,不过少年却摇摇头拒绝了帮助,视线十分坚定的望着那个魔镯。

原本想买下来送给童颜,可摊主说这是镇摊之宝,只能圈中不可售卖,所以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半个时辰,也没套中那个魔核细镯。

好在一个细圈也不是很贵,少年小金库暂时还算宽裕,攥着手里的圈圈往前一套,少女期待的望去,好家伙,又没中。

他是怎么做到这么多圈一个不中的?

准头差就算了,运气也这么惨?

她围着摊子绕了个弯瞅了瞅,顿时乐了,看来摊主还挺聪明,知道玩点套路,那魔核手镯被放在一个木盒里,镯子没问题,但木盒却有问题,很明显那木盒能散发出一种微微的斥力,刚好让材质特殊的细圈被微微一弹,肉眼不可见转移了一点方向。

这些现代游戏都是她亲口告诉雅妃,让她找人安排的,没想到,不知是雅妃还是摊主竟能想出这馊主意,她笑眯眯的走回萧炎身旁,看着少年还在努力投圈,却没打算告诉他真相。

她很喜欢看少年努力的样子,那勤勉发奋、不怕挫折的样子简直就是她的心头好,纳兰嫣然恨不得天天看着这些爱拼搏的漂亮男孩子奋斗着、吃苦着、受挫着、被现实打趴在地,然后发现……

啊,还是吃软饭比较爽。

最后纷纷投入她的怀抱,哎~就是这个feel~倍爽~

于是,她就看着萧炎又投了半刻钟,少年眼里已经慢慢蓄起失落,攥着细圈的指骨愈发泛白,那套不中的圈就仿佛是套不中那个明媚女孩的心,让黑衫少年郁郁寡欢,垂着眸望着手里最后一个细圈,眼睫似乎沾上了一片湿润。

哭了?

似是快要哭了,眼眶泛着浅浅红意,大抵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连个圈都投不中,那早已咬得尽是牙印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犹如一只被抛弃的可怜小兽,眼角那一滴晶莹摇摇欲坠,衬得少年又破碎又怜弱。

心脏仿佛又中了一击,眼前便不由浮现了当初黑衫少年被八极崩反噬时,那倔强的唇线条与疲惫却满是笑颜的面容,是多么的惹人心疼。

黑袍少女眸光微闪,心里轻叹一口气,她扯了扯萧炎的袖角,踮脚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其实你不用非要投那个镯子,我姐姐不喜欢戴这些东西。”

她只喜欢给别人戴,尤其是给那种娇白脚踝咳咳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