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你可太他妈的牛了

她的视线放在了萧宁身上,在学院里常听萧玉夸赞他弟弟天赋比她还好,不知他的修为等级,是否已经超过了萧媚呢?

白衣青年看了眼黑袍少女,这才开口,“萧宁,18岁,斗者四星。”

四星斗者!

若琳粉唇微颤,四星斗者意味着什么?迦南学院每年招收的学生,能达到斗者二星都已经是各位导师能拿出来炫耀的事情了,三星都不一定能碰到一个,更何况是四星?

他如今的修为,甚至都已经超过了来迦南学院修习多年的亲姐姐!

而他,仅仅18岁!

这等天赋足以傲视同龄人,可眼前的青年,儒雅温润、眉目平静,一双清眸淡然低调,丝毫不见高傲与桀骜,此等心性,饶是若琳也咂舌不已、欣赏有加。

见若琳用惊讶的眼神望着自己,白衣青年却微微摇头,淡笑道,“若琳导师,我也不过是中等天赋罢了。”

他转身看向萧炎,眸色中尽是无奈与复杂。

他,才是真正的天才。

“哦?”若琳美睫微微一挑,顿时感兴趣的望向剩下的一少一女,“难不成,剩下两个小家伙,都是S级潜质?”

S级潜质,那可就是斗者五星了!

萧宁笑而不语,便见古薰儿懒洋洋的开口,“萧薰儿,16岁,斗者六星。”

“萧炎,”黑衫少年微微一顿,继而道,“16岁,斗者六星。”

话音刚落,帐篷内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连续两个六星斗者,在场无论是学长学姐们,还是稚嫩新生们都目光呆滞的望向这二人,就连若琳都忍不住握紧了萧玉的胳膊,惊叹萧家族人的天赋!

16岁达到斗者六星,这逆天恐怖的资质,怕是学院里那个小妖女都比不得!

然而,此时萧宁却说了一句话,让在场之人再也无法控制住面部表情,望向那黑衫少年的目光充满了诡异与难以置信。

“若琳导师,别看我这表弟只是个小小的六星斗者,他啊……”

若琳还没反应过来萧宁为何用“小小的”来形容六星斗者,就听他苦涩笑道,“他可是在一年半之内,从斗之气三段,跳到了斗者六星!”

倒吸冷气的声音瞬间此起彼伏响了起来,每个人都如同被雷劈到一般浑身僵硬无法动弹,一道道目光望向萧炎,充斥着对这种恐怖天赋的惊悚。

捂着惊跳的心口,若琳缓缓吐出一口气,美眸盯着这位更加低调的少年,幽幽道,“没想到,你这一声不吭的小家伙,才是最恐怖的一个。”

不,或许不是最恐怖的那个。

绿衣美人儿的眼睛,缓缓望向最后一个人。

那位自始至终,都没摘下过面具的黑袍少年。

三品炼药师的身份,足以证明黑袍少年早已到达斗者,他的实力,又会到达何种恐怖的地步?

此时,黑袍少年正漫不经心的揪着罗布小炮灰的发际线,发现只剩下自己没报名了,懒散道,“童染,16岁,斗者七星。”

七星?!

哪怕是见过世面的若琳,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如水柔软的美眸此刻都掀卷起澎湃海浪,难掩震惊的望向黑袍少年。

虽然对方可能是位炼药师,她不应该得罪,但16岁有这样的成绩,她还是有些无法相信……

看见若琳半信半疑,系统顿时不乐意了,小小导师竟然敢怀疑它的徒儿?它家嫣然可是全大陆最棒的崽儿!

小系统气得大声嚷嚷,【纳兰嫣然!她不信你!让我们给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兔崽子们演示一下,什么叫当场达到八星斗者!!!】

纳兰嫣然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突然浑身一抖,一道电流蓦地自头顶向四肢迅速扩散,酥酥麻麻的感觉席卷全身,只见那七星巅峰的斗气瞬间如开了窍般,嗖地旋转起来,周身能量微微波动间,一道属于八星斗者的斗气威压庞然朝四周散去!!!

纳兰嫣然:???

系统伸手豪气的撇了下鼻子,叉腰牛气冲天的喊道,【纳兰嫣然!牛不牛!】

牛牛牛!你可太他妈的牛了!

纳兰嫣然还从来没见过这种操作,而旁边的学生们早已面目麻木,再也升不起一丝升学的快乐了。

呜呜呜呜!我们都是废物!

我们不配当你们的同学!

若琳已经失去了冷静,双手按在桌上苦笑,“16岁的八星斗者和三品炼药师啊,现在的年轻人,到底都怎么了?”

她缓缓舒了口气,“今日登记到此结束,我们会在乌坦城停留七日,七日后迦南学院的飞行队会抵达这里,带你们直飞学院。”

“同学们,欢迎加入迦南学院!”

帐篷内气氛终于缓和,新生们面露欣喜,而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黑衫少年突然上前。

“若琳导师,我暂时有些私事,需要向学院请些假期。”

“假期?”略微一怔,绿衣美人黛眉微蹙,轻声道,“按照规矩,新生除了一些特定假日之外,是没有其他假期的。”

萧炎点了点头,也没有强求,“也罢,那明年有机会我再重新报名吧,劳烦若琳导师了。”

“什么?”若琳闻言美眸一瞪,那怎么行,他这样的绝世天才,她可不能轻易放过,谁知道一年后少年会不会真的来?

她立马道,“你要请多久?我看看能不能给你点特权。”

“一年半。”

黑衫少年的话,差点让一向平静温柔的若琳都气到了,一年半,这可相当于请了将近一半的总在学时间了!旁人都恨不得在学院多呆几年,他倒好,请个假后在校期直接减半!

“不行!这太多了!”

少年沉默无语,片晌后只能抬起双手行礼,“那就明年……”

他这显然是没得商量,若琳深吸了一口气深感头疼,沉默半晌后,忽然微眯起美眸,淡淡道,“也可以,但……你要能在我手里走出二十回合,请假一年,我可以帮你搞定!”

少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点点头,率先转身朝着广场宽敞处走去。

帐篷内,大家均看好戏的跟了上去。

此时夕阳已经西落,淡红色的余光在广场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红地毯,被烘烤了一整天的青石地板,也开始逐渐变得清凉,清爽的凉风从广场中刮过,让刚出帐篷的众人,浑身为之一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