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多喝热水

那唇瓣饱满水亮,刚刚试色时的那抹殷红汁水,还留在她绯红的唇珠上。

与她原本唇色不同,那红汁更为艳丽夺目,就像是在一缕嫣红锦带上又泼染上了一抹烈焰,紧紧牵动着银发美人的视线,仿佛整个人都要于那烈焰中燃烧殆尽般,他已然忘却了那唇珠所有,只想亲自替她抹去那抹殷红。

脖颈微动,呼吸又近了一番,浅睫轻颤之下,云山半垂的眸瞳仿若无尽深海掠过一抹幽深,神明亲吻凡人是为祝福,圣人亲吻世人乃为博爱,那么清冷绝尘的仙人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欲亲吻那掌中少女又是为了什么呢?

仅为,替她拭去那一抹杂色?

“师尊?”

恍然回神,那抹幽深乍然消散,像是玩起了捉迷藏般消失不见,清冷的视线重回少女的黑眸,心尖仿佛被什么轻电了一下,爬上了细痒忍耐的悸动。

很奇怪的感觉。

云岚宗宗主一向不得与异性有纠葛,向来遵规蹈矩如云山,自是无法理解这种悸动意味着什么,只觉得这抹情绪好似难以启齿般,让他无法开口求人解惑,只能压制着丝丝扰人心神的悸动,闪躲般的别开视线落向旁侧。

大抵是他无论心绪如何千般变化,那一张绝色清尘的脸庞都不会露出半分异样,少女毫不知眼前之人早已内心纷乱,只低头看着成品——那抹殷红薄唇,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师尊,你年纪大了,身子骨不行,以后要注意保暖。”

纳兰嫣然拍拍师尊美人的肩膀,十分贴心的叮嘱道,“要多喝热水,懂吗?”

系统:???

神特么的多喝热水?

银发美人哑然,不太明白少女为何这般说,只是听她说自己年纪大了,不知为何心中竟生出几丝气恼,扰得心神烦闷、掌心钻疼。

正欲拂开少女那捏着下巴的两指,突见她娇俏的小脸上又露出几分好奇之色,凑近自己的眉心道,“师尊,你额心上的赤印,是天生的?”

两人的距离非但没远,反而更近了,银发美人摇头的同时,上半身忍不住后倾,抬手间那朱砂额印便如星光散去,露出了光洁白皙的眉心。

纳兰嫣然的眼睛登时亮了,“师尊,我能……”

云山头皮一麻,突然意识到,她似乎每次开口问能不能的时候,都不是什么好事。

“……不能给你画个额心印记?”

云山:……

果然啊。

似是察觉他有些犹豫,少女搬出了华夏最经典的妥协名句,“画都画了,不差多这一点。”

果然,云山犹豫了几秒,便放任了。

纳兰嫣然当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大抵被宠溺偏爱的人总是带着某种耀眼光芒,少女的小白牙轻轻咧开,晃眼又可爱,惹得那银发美人也不由跟着弯了下唇瓣,眉眼一片柔色。

意识到这有些明显的动作,云山又抿直了唇线,有了刚刚的经验教训,他缓缓闭上眼睫不再睁开,任由那一抹毛尖在额心落下,清凉、又夹杂着那近在咫尺的呼吸,更添几分火热。

一缕细渺的淡药香味,随着二人的贴近再度萦绕弥漫,银发美人的心神游于天外之时,恍然嗅到这抹药香,渐渐意识到那一直以来的突兀感。

她身上,为何总有药香?

莫不是生病了?

除了炼药师,大抵只有常泡药的人身上才会弥漫着药香味,只是那些药香大多难闻刺鼻,远不及少女身上的淡香好闻。

云山渐渐回忆起,纳兰嫣然哪怕夜间睡在云帘洞,白天也会出去半晌,似乎每次回来时,身上都会沾上比平时更浓郁的药香。

难不成,她是出去泡药了?

正想着,那最后一笔也停至额心微微一勾,少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真好看。”

不知夸得,是那花钿妆,还是那美人。

云山睁开眼,就看到少女满眼惊艳与留恋的望着他的面庞,那只纤薄的手腕还停在他眼侧,一缕药香愈发缠绵于鼻尖,似是要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住般,少女眼眸晶亮,仿佛满眼只有他白衣一人,唇珠上那抹惹眼的嫣红再度入眸,令云山心口猛地颤栗了一下。

继而,如鼓槌跃动落下,满耳皆是鼓声。

他似是从未有过这等不心静的时候,只以为是二人靠得太近,可等他微微后退时,便见少女左手一伸,五指轻缓温柔的插入那银丝之中,定住了他挪动的动作。

俏脸一近,那染着红汁的毫笔轻轻一落,于额间轻点,散开了无尽暧昧。

“这样更好看了。”

她终于满意收笔,纤长五指离开那一刻,仿佛将所有暖意也抽离,冷意又泛上了心头,他微微怔了一下,便见少女已拿出水镜,摆在了自己面前。

额心上,是云山从未见过的花种,殷红如血的花瓣仿若散发着极致妖冶的魅力,瓣瓣细弯分明犹如焰火,而正中央轻点一朱,犹如花瓣裹阳,倾心相护。

“怎么样,师尊,好看吧?”

少女小脸骄傲,一副等着夸奖的小模样,让云山眉眼都柔了下来,抬手想摸摸孩子的头顶却不知因何动作一顿,一股异样的情愫于心尖绽放又悄然而逝,最终只是点点头,同样殷红的唇瓣轻启,“好看。”

纳兰嫣然嘿嘿一声,转身将东西收拾起来,看着少女娇俏的背影,银发美人不知在想什么,垂眸望着玉石床上滴落的一滴红墨汁,透亮如镜的玉面上,倒映着他清冷绝尘的面容,那滴红墨汁正巧遮住了他眉间那点朱心,更显镜中的自己妖冶、冷艳。

云山鲜少照镜子,便连曾经那一抹朱砂印也是年少时他的师傅下山,不知见了什么回来随手往他额上一抹,不料之后二人双双忘却,竟一直伴随着岁月留在了额心。

只不过,少女这红汁,怕是留不了那么久。

云山正想着,便听少女那头已经收拾干净,突然想起什么般,转身对他说道,“对了,师尊,可以跟您商量件事吗?”

商量件事,大抵便是正经事了。

银发美人轻嗯一声,抬眸作出倾听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