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我看是你有那个脑疾

白日,他亲自监督纳兰嫣然通过了少宗主考验,而后突然不知因何被师祖们鞭笞教训,导致身体脱力回了云帘洞。

再之后……

云山微微蹙眉,之后似乎是少女给他喂了丹药和灵酒,他有些困,而后……

唇瓣猛地一抿,一直忽略的感觉似是在他的回神下终于蔓散开来,那被摩挲过的唇瓣带着一丝疼意,逐渐被放大至无法忽视,不知少女为何会揉搓他的嘴唇,只是那温热又频繁的触觉再也无法消散,惹得银发美人心中难得生出一丝异样。

抬手一挥,一道风镜便立于面前,镜中银发美人容颜无双,如凝了露珠般的蓝色妖姬眸一如既往清冷绝尘,下落的目光扫到那被揉粉的唇瓣时,竟如碰了火苗般急促的挪开了视线。

周身能量微微波动,浅粉的薄唇逐渐染上殷红,及腰长发于那一刻洒满玉石床,他散去那片风镜,盘腿进入了修炼状态。

只是那轻盖在腿上的银色毛毯上,似是已沾染了纳兰嫣然身上的淡淡药香味,那股香气漫不经心的萦绕在美人鼻尖,化成了无形的少女于身后伸出手臂将他拢入怀中,隐隐牵动着那一向平稳的心跳如弹错了的音调,未有人晓仅他知。

之前那被少女搂紧时的温热触觉再度袭来,浅睫微颤,银发美人将那羽毯挥至原处,却不料洞内仿佛寒风自起,冷意逐渐蔓延至了全身,留下一阵颤栗。

等纳兰嫣然第二日来时,云山已恢复如常,坐于那玉石床上,只是那一袭银丝拢至腰间,唇色仍是冷得发白。

见到少女来了,他缓缓睁开双眸,似是带着几分教训般,声音却不肯沾一丝的冷厉,“生死门不会下死手,下次不必浪费丹药,留着你自己用便可。”

她所喂的修复丹药效极强,便是云山也未见过,也不知是不是云岚宗丹药顾问古河所炼,但定是极为珍贵,治疗那休息几日便可恢复的小伤,简直就是大题小做。

少女闻言,不太走心的哦了一声,她关心道,“师尊,你的伤都好了?”

云山轻点头,继而闭上眼眸,似是又进入了修炼状态,见此,纳兰嫣然挠了挠小脑袋瓜,总觉得美人师尊今日似乎有些冷淡。

不过,好像平时也挺冷淡的。

她看了看四周,如今洞内又新添置了一些布置,像是什么梳妆台、首饰盒、双门衣柜,又或者墙角那宽敞的红木大床,被一席青色流纱床帏围着隔开,那大大小小的家具摆列着,整的也不知这到底是谁的山洞。

纳兰嫣然原本没想过在这里睡觉,可谁让云帘洞对修炼速度有好处,加上也不知云山怎么想的,某天突然在墙角安置了这么一张床,导致纳兰嫣然有时修炼过头,就会干脆在山洞内小睡一会儿。

没想到就这么过了两个来月,她都已经习惯了。

收回视线重新落到师尊美人身上,她盯着对方的唇瓣,发出疑问,“师尊,你伤都好了,怎么嘴唇怎么还这么惨白?”

以往,云山的唇色都如红海棠般殷红如血,煞是好看,可今日瞧着却仍然一抹冷薄色,这种薄色在华夏人眼里,不是病就是虚,正常人就应该嘴唇粉嫩嫩的才健康。

视线扫了扫这云帘洞,她不由暗想,难道是因为长期待在这种清冷的地方,冻得体虚?

还是昨天的伤没全好?

她不由在心中问系统,“统子,你有那种药吗?”

系统半懵不懂的,【什么药?】

“就是……额,补体虚的?”纳兰嫣然搓搓小手,“你瞧师尊美人这嘴唇白的,瞅着多可怜人哪!”

系统:【……】

你为什么会觉得一位斗皇强者会体虚。

【他就这个色儿。】系统瞥了眼云山的嘴唇,【别管他了,我们去修炼吧?】

纳兰嫣然不信邪,“可之前他都是红色的!统子,你是不是瞒我什么了?”

她大方道,“你放心,我不会嫌弃师尊美人的!说吧,他有什么内疾?我会倾尽全力治好他!”

系统:……

我看是你有那个脑疾!

不过,它确实瞒了一些事情,但系统不太想说,总觉得如果说了,以她的性格,还不知会怎么……

啊,画面感来了,它连忙甩甩小脑袋,【真没有!他很健康!】

少女狐疑的撅撅嘴,不过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统子,俯身瞧了瞧师尊美人那浅薄色的唇瓣,她眯了眯眼,突然细眉一挑。

转身走到那梳妆镜旁,纳兰嫣然从纳戒中取出了些药材和药鼎,只见那些药材花大多是些红瓣粉瓣,被一起丢进了极品药鼎,用凌厉的风斗气迅速斩碎后,她又掏出一根小棒槌,朝着药鼎内里狠狠捣碾起来。

因为怕暴露火系斗气,少女才选择了原始方法,红色汁水慢慢被碾出鼎外,落入少女的透明瓷瓶中,瞅着量差不多了,她拈起旁边一支干净的毫笔,沾了沾那花香红汁,在唇上轻轻一抹,便顺利上了色。

她满意的点点头,攥着那小瓷瓶和毛笔走向云山,低头看到师尊美人还在闭眸修炼,她轻声道,“师尊,我能给你的嘴巴涂点色吗?”

闻言,那浅色细眉微微轻蹙,少倾又好似懒得管了般缓缓放平,见云山没有拒绝,她开心的挥起毫笔轻轻蘸了蘸那红汁,尖细柔软的毛尖染上一抹绯红,轻轻在那浅薄色的唇瓣上晕染开一朵赤色水花。

细痒的触觉引得银发美人薄唇微动,似是想要抿紧,却被少女一声“师尊别动”又缓缓松开,任由她在唇间留下了那抹湿润画卷。

“哇塞。”见那薄唇又染上了美色,纳兰嫣然不由轻声感叹,沉浸于抹唇脂的少女都忘了自己是在给师尊画唇,拇指轻轻捏起银发美人的下巴,俯下腰身凑近了对方的脸颊,意图将那唇角的浅薄色也一同掩住。

却见那浅色睫羽微动,蓝宝石般昳丽的瞳膜正对上了她的眼睛。

一时,时间仿佛都如静止了般,二人距离过近,近到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瞳孔的缩放微颤,两股微弱的气息蓦地交缠,又刹那如屏息了般消失不见,银发美人率先回神,下意识垂下眸子,视线却是避之不及的落到了少女唇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