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这波白送了啊

电流鞭卷缠上来的那一刻,云山眸里掠过一抹愕然,显然未料到生死门会朝他动手,还不及反应,整个身躯就被强行拖进了试炼区域内。

禁止外界干涉的透明防护罩瞬间笼住整个试炼区,犹如在二人之间降下了天堑,但见四方角落的黑色雷柱同时甩出另外三条电鞭流,于尾端分裂出几道细小的电流白线,仿若张开的纤长五指,紧紧攀上了银发美人茭白柔嫩的脚踝与手腕,将他高高吊起的同时,亦禁锢了他反抗的动作。

而正中央,一条巨大纤细的电鞭凭空出现高高扬起,整条鞭身电光四溢,似如黑色蟒蛇般散发着无尽森冷与威厉,随着挥起发出一道破空的刺耳声,那电鞭毫不留情的劈在了银发美人的身前后背,仿若在惩罚那堕落深渊的迷路神明,一鞭、两鞭、三鞭……

强如斗皇威力的攻击疼得云山眉间蹙起,轻颤的双唇抿出一道笔直的线条,额心那抹朱砂印记愈发殷红,每一道鞭子落下后都会消散于空中,只留那茭白肌肤上的血色鞭痕刺眼醒目,宛若一朵毒艳的罂粟花于深雪寒山中绽开,便是那娇艳欲滴的血色,就可引得上山之路白骨丛生、皆为贪婪之人的埋身之地。

纳兰嫣然瞧着心痛极了,小脚一跺骂骂咧咧,“该死的生死门!怎么可以比我先一步在师尊身上留下痕迹!”

系统:???

我特么还以为你心疼云山受伤?

不过,生死门显然也就是气急了想教训一下逆徒,片刻后就停下了鞭笞,那扇青绿色带着浓重历史痕迹的大门猛地开关了一下,便吐出一股冷风将银发美人的白袍袭裹起来,掩住了那片白皙胸膛。

生死门:嗯,顺眼多了。

这下,那个逆徒孙应当不会浮想联翩了吧?

生死门看了眼纳兰嫣然,却发现这孩子的眼神更冒绿光了。

生死门:???

电流散去,云山也终于得以解脱,大抵是在少女面前落了些威严,他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于空中轻落在了地面上,垂眸拂下那掀皱起的素白袍袖,将白皙手腕处的红痕遮掩,他大步走出试炼区域。

却不料体内斗气被抽空,下一秒那有些纤薄的身躯便猛地一个踉跄,被少女眼疾手快的扶住。

显然刚刚生死门的攻击,虽然时间短暂却威力十足,竟能将云山伤得如此虚弱,纳兰嫣然顿时气得往生死门上劈头盖脸的砸去了几个风球,扭头见师尊美人脸色逐渐发白,才停下报复,连忙扶着他想回云帘洞。

然而云山却止住了她的动作,垂头间那银色发丝在少女肩边如银河般倾泻,与少女的墨发根根交缠,似是缠绵不已,他轻轻俯身将少女拦腰抱起,斗翼张开的瞬间在空中划过一道青影,用最后的力气抱着女孩儿回了云帘洞。

将纳兰嫣然轻轻放下,他半跪在那玉石床上缓缓调整呼吸,一滴冷汗自额角沁出,他却已无力拭去,只能任由它滴落在了少女手心中。

平静清冷的视线如水波般微微一动,看到少女的手脏了,他下意识想抬手替她擦拭干净,却不料抬起手时,愈发虚弱的身体竟直接失去平衡,倒在了少女怀中。

哦吼~

纳兰嫣然心里顿时吹了声流氓哨,“是他先投怀送抱的哈~”

系统:……

你心里已经美死了是吧?

狗吖的生死门,让你电他,也没让你电这么狠啊!

这下好了,看着少女美滋滋的抱着美男,系统心痛到,这波岂不是白送?

早知道刚刚自己出手了!

没用的生死门!

都怪你太迂腐,不懂那些奇奇怪怪的xp,才导致今日酿成大错!

生死门:???

你很懂哦?你还挺骄傲?

玉石床上,似是觉得靠在少女怀里有些不妥,云山缓缓撑起身子,却不料少女竟一把将他再度搂入怀中,纤细的五指紧紧握着他的上半胳臂,右手从纳戒中取出一瓶灵酒,倒入了那透明酒杯中。

两枚修复丹“啪”地落入杯中,在酒液中渐渐化开消失不见,杯沿碰上银发美人纤薄的唇,云山轻轻皱了皱眉,他似是要说什么,少女却趁他开口之时,轻轻剥开了那柔软的唇瓣,将纯澈清凉的灵酒倒入了纤细性感的喉内。

轻柔的抹掉他嘴角那一丝酒渍,醇厚的能量与药效迅速修补着云山缺失的体力与斗气,生死门的攻击倒是有趣,虽不会伤及根本,却能让哪怕是斗皇级别的人都脱力几天,若非纳兰嫣然不愿美人师尊受罪,他其实过几日就会恢复如常。

只是药加酒到底有些副作用,银发美人只觉得困意袭卷上头,还来不及嘱咐什么,眼前便朦胧模糊起来,只听少女柔甜的声音在耳边唤了几声师尊,他挣扎几分便熬不住困意陷入了浅睡。

看着美人师尊闭上眼睫,纳兰嫣然的视线终于落到了他胸膛上刺眼的血色鞭痕上,眼底蔓延开一片疼惜,她伸出温热的指腹轻碰上那鞭痕,引得睡梦中的玉人躯体轻颤,浅银色的睫羽也微微颤抖着,仿若娇花,亦如触之即化的雪瓣。

一丝斗气探入云山体内,确认他没什么大碍了,少女这才轻托着那纤薄温热的脖颈,温柔的将他平放在玉石床上,右手一挥那不远处的银羽毛毯便落入手中,轻盖在了云山身上。

“瞧瞧,伤得唇色都白了。”纳兰嫣然心疼道,轻轻摩挲着那浅薄色的唇瓣,直至揉出点粉色她才满意的点点头,离开了云帘洞。

抬眸望向某个方向,少女眼里掠过一抹异光。

猎杀时刻,到了。

今日不将生死门涂成小粉门,她就不姓纳兰!!!

而黑暗空间里,看着纳兰嫣然提着粉色涂料满腔怒气的冲向生死门,系统心虚的打开小金库,藏起来了。

……

云山醒来时,已是深夜。

身上披着柔软的毯被,洞内已无了少女身影,他缓缓坐起,羽毯随着起身的动作落至腰间,不知是不是因为盖久了的缘故,银发美人竟觉得身上有丝冷意。

他怔神片刻,大抵是许久不曾入睡,一时缓不神来,半晌才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