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我就是客气客气啊!

古薰儿醒来时,一时有些恍惚。

少倾,想起什么,她犀利的视线迅速朝屋内扫去,便看到黑袍少女正无聊的坐在椅子上,和发型十分奇怪的凌影下起了五子棋。

见古薰儿醒了,纳兰嫣然耍赖皮的把棋盘摆乱,“不下了不下了,小爷我要走了!”

“嘿!”凌影还没见过这么赖皮的人,但想到已经赢了纳兰嫣然几颗丹药,便十分大方的放过了她,将那五子棋收入纳戒中,重新隐匿于暗处看热闹了。

纳兰嫣然站起来捋了捋黑袍,朝着走过来的古薰儿扔去了几个药瓶,淡淡道,“这些是温养丹,你找个女孩子继续帮你温养筋脉吧。”

金裙少女一怔,“什么?”

显然没料到黑袍少年会这般说,古薰儿微怔之后,下意识问道,“那你呢?”

纳兰嫣然挑挑眉,“怎么,被我摸上瘾了?”

火系斗气当即朝着黑袍少女砸去,却是没了之前的杀意,金裙少女兀自站在原地,少许,声音带上了几分异样,“我不愿旁人碰我。”

高傲如古薰儿,别看她平日里总是持着淡淡的笑意,可萧家人都知道这位少女是最不容易亲近的,她也不屑与旁人搞好关系,因而总是独善其身,唯与萧炎亲近些。

原本还有个萧媚关系算是一般,但自从萧媚疏远萧炎后,她也不再与萧媚交好。

纳兰嫣然挑了挑眉,十分不留情的拆穿了少女的窘困,“你没有好朋友?”

果然,少女气急败坏的又砸来一个火球。

“我不管哈,你自己想办法。”纳兰嫣然就跟摸完了不负责的渣男似的,连忙后退两步摇摇头,“小爷也有贞.洁的好不好,摸一次两次也就算了,摸多了喜欢上我,非要我负责怎么办?”

古薰儿顿时横眉冷竖,羞愤的瞪了她一眼,“我才不稀罕!”

纳兰嫣然耸耸肩,好心提醒道,“这丹药只能别人吃,你筋脉脆弱,承受不住这药效,可别自己偷摸吃了。”

古薰儿烦躁的转过身,面向了床,“知道了!你走吧!我不用你管!”

纳兰嫣然无奈摊了摊手,转身便离开了雅间。

听到关门声,金裙少女当即眼眶有些泛红,她猛地转身,却发现那人真的走了,顿时气得娇躯微颤,然而当余光扫到桌上那一大脸盆的爆米花时,她又忍不住扑哧一笑,强忍着嘴角的弧度,大步走了过去。

“没良心的小子。”纤细的两指轻轻夹起一粒米花含入粉唇中,视线再度落到那桌上,耳边却不期然的响起了对方那性感纯厚的气泡音,“把腿抬高点。”

古薰儿:!!!

她一定会杀了他的!!!

将温养丹与爆米花一起收入纳戒后,金裙少女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波澜不惊,她淡淡开口,“凌影。”

凌影当即显出身形,“小姐。”

斜眼看到凌影的发型,少女唇角抽了抽,“你头发上这是什么?”

凌影摸了摸头顶那一股股小辫子,语气中忍不住多了几分炫耀,“这叫脏辫,小姐,是不是很酷?”

古薰儿:……

定又是那坏小子的手笔,她无语的收回视线,沉默了一会儿后,又问道,“你们刚刚,在桌上玩的是什么?”

“哦,叫什么五子棋。”凌影将那五子棋的玩法告之于古薰儿,便看到自家小姐伸出了纤纤玉手。

凌影茫然:嗯?

那纤手轻挥了几下,“拿来。”

凌影:……

总觉得自家小姐这行为与往日大相径庭,好在这五子棋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随便找个玉匠都能打一套,凌影将那五子棋交出,继而试探着开口,“小姐,那温养筋脉的事情……”

古薰儿握住棋盘的手一紧,刚刚的冷静气质瞬间全无,语气又羞恼起来,“不必多管!退下吧!”

——

云岚宗。

生死门前。

依然是噼里啪啦的一天。

只可惜,少女这次身穿防御系衣甲,就连脑袋都包裹得严严实实,把生死门的老脸都气歪了,偏生少女还嘚瑟至极,叉腰炫耀道,“看见没?我师尊给我买的!你们有吗?没有吧!”

生死门:!!!

气煞我也!

试炼区域外,一位银发美人半浮在空中,双手束于身后长袍飘飘,颇有一种仙气飘逸、清冷出的气质,望着防御罩内嚣张的少女,那美人的唇角微微抿了几下,却不难见那细微的弧度变化。

浅薄色的唇瓣轻声开口,“各位师祖,嫣然如今已是斗者七星巅峰,只差一步便可迈入八星,若是再通不过考验,怕是云岚宗其他弟子们,也要多碎语几句了。”

听说少女还没通过考验,云山以为她未领悟到他那日送衣的意思,因而今日,特意看着纳兰嫣然将防御系衣甲全都穿上,亲自监督她进入生死门的考验区域。

也是为了,给少女撑撑腰。

生死门哪里听不出云山的意思,简直气得要死。

逆徒啊、逆徒啊!

这不就是赤裸裸的想开后门?

之前那每天来读什么鬼故事的弟子也是,得知纳兰嫣然没通过少宗主考验,愤愤不平的说再也不来给它念鬼故事了,导致那听到一半的内容到现在还不知道结局!

真是死了也要被这群逆徒孙们再气死一遍!!!

往纳兰嫣然身上甩了最后一鞭子,生死门终于妥协,承认了纳兰嫣然少宗主的资格。

电流迅速散去,纳兰嫣然笑嘻嘻的摘下“头盔”,十分懂得示好的往门里塞了点好玩意。

生死门气得吐出来,一副“休以为这点好东西就能贿赂它”的意思。

少女也不恼,将东西收回纳戒中,硬气道,“不要拉倒!”

生死门:???

我!我没说不要啊!

我就是客气客气!!!

纳兰嫣然才不管呢,转身笑眯眯的走向师尊美人,俯身鞠了个躬,“师尊,我通过少宗主考验啦!”

那乖巧柔顺的样子,若不是知她本性难移,生死门都差点信了她改“色”归正。

云山缓缓垂眸,欣慰的摸了摸少女的头顶,将她被电流弄乱的头发一点点儿捋顺,继而冷白的指腹轻轻抹去她额角的血渍,明明清冷到没有一丝情绪的面庞上,却偏生好似散发着宠溺不渝的气息,让生死门和系统瞧见了,都觉得意外碍眼。

青色斗翼缓缓张开,银发美人正欲带少女离去,那冷白如玉的脚踝就突然被一道电鞭卷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