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金裙少女咬紧粉唇,显然还很抗拒,“坐着不行吗?”

纳兰嫣然唔了一声,随意道,“你开心就好,如果你不觉得奇怪的话。”

古薰儿当即选择坐在床边,见她执意如此,纳兰嫣然无奈的耸了耸肩。

孩子还是太年轻了。

那就让她来给她上第一课吧!

金丝描边的华奢黑靴踩踏在木板上,带着逐渐靠近的压迫感,每一声都精准地踩在了金裙少女的心跳频率上,黑袍少女踱步到古薰儿面前,慵懒带着轻佻的视线俯视而下,烛光映射下的灰影便庞然笼罩在了少女身上。

眼见“少年”俯下腰身,随着黑袍窸窣的摩擦声,那修长五指摸上她的脸颊,一种莫名的倾覆侵占感袭上心头,古薰儿猛地站起来,“要不还是站着吧!”

纳兰嫣然挑挑眉,这孩子还不信邪啊?

双臂撑在胸前,纳兰嫣然气定神闲的等着少女选好位置,见古薰儿犹豫来犹豫去,最终选择就站在床架前,她绯红性感的红唇缓缓勾起。

黑靴头一转,修长左臂便撑在了少女头顶上方的床顶横梁上,右手轻轻抬起对方那娇嫩的下巴,金光斗气便顺势而去,食指轻轻划过少女盈盈纤细的脖颈,留下一片细痒。

比少女略高一分的身高优势,让她微微垂下眼睑,正对上这位高傲清冷大小姐沉默忍耐的黑眸,淡淡的药香味逐渐在鼻尖蔓延开,温热急促的气息交缠间,那绯唇压抑着隐忍的笑声,轻薄开口。

“你不觉得……这样更奇怪吗?”

古薰儿:!!!

“你好好站着!”金裙少女清冷带着一丝忍不住气急的声线,让纳兰嫣然挑挑眉,“可你不觉得,站得太死板更尴尬吗?”

她轻嗯了一会儿,似是十分为少女着想一般,出主意道,“坐在桌子上会不会好一点?”

古薰儿当即推开面前的黑袍少女,气势汹汹的走向屋内已经被摆上的新桌子,轻轻一个翻跃坐在那高桌上,她声音冷淡,“快点!”

啧,怎么还着急了呢?

看着纳兰嫣然大步走到桌前,古薰儿发现自己终于可以俯视对方,心里如同出气了般,她清冷肃杀的视线紧逼着黑袍少女,意图用眼神压迫住对方的气势。

然而黑袍少女却直接伸手握住了她的大腿,金色斗气顺着五指渗入筋脉,一股温热又酥麻的触觉再度袭上肌肤,古薰儿咬了咬唇,眼中的神色愈发隐晦逼人。

“腿抬高点。”

那五指顺着大腿侧沿落入下方,因为少女坐在桌面上压着摸不到,纳兰嫣然只好提醒道,“

古薰儿:???

就连隐于暗处的凌影都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

这臭小子是不是在占小姐的便宜?

手占便宜就算了,嘴还占便宜?

别问凌影一单身狗怎么听出不对劲儿的,反正他一个男人都听出不对劲儿了,那这绝对就不对劲儿!

古薰儿也觉得十分不对劲儿,娇小的双拳握起,她再度推开纳兰嫣然,直直朝着木床走去,终于妥协道,“算了!我选择躺着!”

系统已经没眼看了,【你就不怕等治完了,古薰儿会把你杀了?】

以古家大小姐的骄傲,绝对不会留下这样的人生污点,心一狠把纳兰嫣然杀了,在系统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纳兰嫣然啧了一声,“凭什么原著男主摸了就是以身相许,我摸了就是被杀?”

她不服道,“指不定她还非我不嫁呢!”

【……】重点是你敢娶?

黑袍少女理直气壮道,“再说了,只要以后暴露出我是女生,这不就不是污点了吗!”

【哦。】系统皮笑肉不笑,【你先活到那时候再说吧。】

旁边,古薰儿咬着粉唇平躺在床上,其实为了治病被摸,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可不知为何,一想到是“他”碰了自己,古薰儿心中就有些难以释怀的羞愤。

也可能是因为,对方总给她一种不正经的感觉。

所以才总有种被占了便宜般的错觉?

余光看着那黑袍“少年”坐在床边给她温养筋脉,少女总觉得十分别扭,她凝眉闭上眼睛,却发现黑暗中那触觉都仿佛被放大了十倍,导致她又不得不睁开眼睛,死死盯着对方的青蛟面具,心中又委屈又羞恼。

可“少年”却仿佛视而不见,前面的筋脉温养完了,还无情开口,“翻个面。”

翻面……他当自己是鱼吗!!!

见古薰儿不动弹,纳兰嫣然直接伸手搂住少女的腰肢,强行将她翻了个面,还不忘嘟囔,“小爷我就没见过你这么难伺候的病人。”

古薰儿:!!!

眼瞅着大小姐眼里的杀意都要溢出来了,纳兰嫣然赶紧往她嘴里塞了几粒爆米花,“行行行,我错了,尝尝这个好不好吃?”

唇里猝不及防被塞入东西,古薰儿几乎是瞬间就想吐出来,可那甜滋滋又带着奇特的味道,让她脸腮微微一动,随着贝齿咬开爆米花,竟绽放出浓香持久的米香味儿,让人忍不住多嚼了几口。

谁知越嚼越香,等吞下口,嘴里还残留着香味绕齿不散,她不由别扭问道,“这是你在哪儿买的?”

“自己做的。”纳兰嫣然一手撑着下巴,一手轻轻在少女后背精细的脊梁骨上划过,惹得少女猛颤,“你是不是故意的!”

“没有。”纳兰嫣然无辜道,“这你都承受不住?那我一会儿碰你屁股怎么办?”

少女额角的太阳穴微微抽动,“闭嘴!”

“他”之前碰得还少吗!

被摸就已经羞愤欲死了,还要承受对方口头的调戏,古薰儿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哪里受得住?

“行吧,”纳兰嫣然绯唇微勾,给她出主意道,“那你睡觉吧,睡着了就感受不到了。”

古薰儿感觉自己又被气到了,她但凡能睡着,还用得着在这里生闷气?

“我给你唱摇篮曲。”黑袍少女轻启薄唇,悦耳低缓的曲调儿从未听过,可不知为何,古薰儿就觉得自己逐渐生出了困意。

鼻尖又闻到了对方身上那股药香味,带着清香与淡淡的甜腻,让她困意愈浓,缓缓闭上眼睛,竟真的陷入了梦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