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拍卖会很大,你忍耐一下

“那灵液药效很不错,味道可口,价格也便宜,只是卖1个金币有些亏了,你若是愿意,可以让云岚宗的长老们高价收购,再每月免费分发给弟子们。”云韵揉揉纳兰嫣然的头发,温柔如水般语气里,丝毫看不出她竟是这般比奸商还黑的女子。

纳兰嫣然想了想,有些犹豫。

她做汽水的目的,原本只是想和师弟们分享一下美味,可若一旦变成每月上交的任务,她就不太快乐了。

这就跟你每天本来一身轻松想干嘛就干嘛,突然有人给你布置作业了一样,浑身不得劲儿。

但想到宗门里毕竟也有贫困生,长时间看着人家富家子弟喝灵药修为飞涨,估计心里也不好受,就算她搞个什么贫困生扶助,估计小师弟们自尊心强,也不好意思接受施舍。

还不如让长老们以修炼资源的名分,每月分发两瓶,这样既可以增加修为,心里也会平衡一些。

而有钱的师弟们,也可以继续从她这里购买低配版汽水。

没错,低配版的,这半个月以来,她勤奋修炼也不忘提升炼药师的能力,如今那杂质版的筑基灵液已经变得越来越纯,很快,她就可以提炼出纯浓度的筑基灵药,放在汽水里当云岚宗的修炼资源了。

“好,等徒儿与长老们商量商量。”

她刚点头,就获得了云韵“爱”的rua rua,无奈的整理好自己被揉乱的发丝,纳兰嫣然决定先放缓修炼进度,把炼药能力再提升一下。

几天后,她瞧着手里的纯浓度筑基灵液,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我现在,怎么也算二品炼药师了吧?”纳兰嫣然沾沾自喜,“要不我也整个马甲,去炼药协会搞个二品炼药师当当?”

【你会答题吗?斗气大陆有多少灵草和魔核,它们的作用你都知道吗?】系统无情开口,打断了她的美梦,【你先把药草书都背了吧。】

纳兰嫣然撇撇嘴,漂亮的眼眶又开始氤氲起来,“系统大人~”

【给、给你。】系统挖出一堆炼药书籍,一股脑儿的全扔进了她脑海里。

少女绯红的唇顿时弯起,她就知道小系统最宠她了,若非它没有实体,她非要在它可爱的小脑袋瓜上咂吧两口。

消化了一个多月,纳兰嫣然终于将斗气大陆关于炼药的知识都背了下来,而此时,剧情也到了萧炎参加拍卖会的时候了。

药老给他炼制的筑基灵液只能用两个月,想要一年之内冲进斗气七段,就必须每天泡灵液,可那药材多贵啊,那家伙少年心性自尊心强,不想跟青梅借钱,又不敢跟萧战说实话,只能让药老炼制些低等的筑基灵液卖给拍卖会赚钱。

而这个举动,反而让他得到了米特尔拍卖会首席拍卖师——雅妃的注意,为后续萧家在乌坦城站稳墙角,奠定了不少基础。

所以系统才不肯让她去拍卖会卖筑基灵液,毕竟她风头出了,男主还怎么得到雅妃的垂青呢?

“走~去拍卖会欣赏欣赏男主的奇迹装逼之旅吧~”

去看望男主,必然不能顶着纳兰嫣然的身份去,少女琢磨了琢磨,随口问了下系统,“你说我该怎么改造一下我的马甲?也披个黑袍?”

【通俗的套路是:换发色、戴面具、披黑袍。】系统认真答道。

纳兰嫣然挠挠头发,“发色?那换个什么发色比较好?”

【粉色。】

纳兰嫣然大惊:“粉色?为什么?这大千世界颜色那么多,为何偏偏是粉色?是因为它少女心吗?”

系统平静回答:【头发越粉,打架越狠。】

纳兰嫣然:……

草(一种植物)。

女频那套儿算是让你玩明白了。

纳兰嫣然拒绝粉毛,毕竟她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而不是一个喜欢打打杀杀的人。

平时因为身份人设,她都高高束起长发,如今既然要开设新马甲,她便将青色丝带轻轻扯开,如瀑布般的长发柔顺落下,在及腰处轻轻弹了弹,随着她玉手缓缓梳理,仿若黑夜星空中几道银色流星闪过,分外美丽。

“他穿黑袍,咱们就穿白袍。”从纳戒中找出一身宽大的白色袍子,她包裹住全身,随即戴上了一款精致的白色蝴蝶面具,将属于纳兰嫣然的特点尽数遮掩去。

“走,出发~”

——

乌坦城,米特尔拍卖分场。

在加玛帝国内,纳兰家族、米特尔家族以及木家并称为加玛三巨头,其中米特尔家族内的拍卖会产业更是遍布整个帝国,全大陆稀有少见的药材与魔核都有可能出现在米特尔家族内,就算是纳兰家族,也不会与米特尔家族故意交恶。

纳兰嫣然到达米特尔拍卖场时,并没有在鉴宝室里找到萧炎,许是他已经进了拍卖会现场,她叼着根小绿草,慢悠悠的朝着里面的一号拍卖场走去。

【怎么还没到?】许是两个月没见到它家小男主了,系统也想念得慌,忍不住问道。

“拍卖会很大,你忍耐一下。”纳兰嫣然安慰道,这毕竟是一个小拍卖场都能容纳千人的地方,自然走的路要多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系统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儿。

终于,在殷切期盼中,纳兰嫣然走进一号拍卖场,视线落向了偏僻之处。

少年一身黑袍,当真如原著所描述的那般,不仅掩藏了那清秀英俊的容颜,也将少年单薄的体型尽数掩去,他静静的坐在座位上,浑身都是神秘与深沉的气息,怕是他亲爹在这里,都认不住他的真实身份。

“走,带你近距离瞧瞧你亲儿子。”她自然也是宠自家系统的,大摇大摆的走向萧炎,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随后清了清嗓子,“嗨,坐你旁边不介意吧?”

萧炎听到声音微微一怔,他转头,却看到少女穿着一身白袍,如自己一般将面容与身型遮住,唯有那清脆娇嫩的声音昭示着,她是个年轻少女。

“随意。”药老这时,在萧炎开口前先回答。

老师?他心中疑惑,不由问药老。

“无碍,我瞧这小女娃娃,灵魂感知力十分出众,怕也是个炼药师。”药老稀奇道,“她的精神力甚至比你还更盛一层,若是有个好老师,未来必然前途无量。”

身旁这位少女,竟然是个炼药师?

萧炎也不由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听她的声音似乎与自己年纪相仿,对方便已经是炼药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