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渣男那套算是让她玩明白了

秘法反噬后,她其实并没有彻底昏厥。

意识模模糊糊的尚存,只是身体已经无法动弹,使得她只能朦朦胧胧的感知着外界,而无法开口或者做出动作。

想到昨夜发生的一切,少女粉嫩的脸颊上迅速掠过几丝尴尬和羞恼,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一个男生摸遍了身子。

但不得不说,对方的温养效果十分好,被秘法反噬的身体现下轻松无比,好像根本就没受过伤般,就连平时脆弱的筋脉,此刻也微微厚了一分,让古薰儿意外的同时心情又有些复杂。

毕竟……

一想到这是被摸遍全身换来的,少女就忍不住生出无尽羞愤,出声呵道,“凌影!”

凌影还在坚持不懈的捋着他那爆炸头,听到少女的声音,连忙回道,“小姐,有何吩咐?”

“昨夜为何不阻止那人?”她嗓音带着些许恼意,纤细的五指死死握着小臂,昨夜那细痒温热的触觉残留在敏感娇嫩的肌肤上,似是留恋般徘徊不已驱之不散,尤其是那嘴角处,仿佛还在被对方那有些湿嫩的拇指一直温柔摩挲般……

少女忍不住娇躯略震,抬袖狠狠擦了擦嘴,直到那嘴角被擦得通红泛出了疼意,才浅浅掩盖住了那阵酥麻。

该死!

她绝不会轻饶他的!

“额……”

见自家小姐眸色冷沉,仿佛恨不得杀了那少年般,凌影犹豫了犹豫,决定套用纳兰嫣然的话,“小姐,在正经的炼药师眼里,男人和女人其实都一样……”

古薰儿早就听到了这句话,还用得着凌影说?强忍着心中的羞愤,她冷冷道,“他今晚还来?”

“对!”见古薰儿没有怪罪自己,凌影连忙道,“他说了,要温养一个月才能彻底治好。”

话音刚落,便见屋内的木桌应声而裂,七零八碎的掉在地上,吓得凌影心里一个咯噔,暗暗为那黑袍少年祈福。

不对,那臭小子害得自己被爆炸头,他祈个P福!

希望小姐能替自己出口恶气,把他狠狠收拾一顿!

少倾后,凌影不忘默默补充,“那个,小姐……炼药费……”

古薰儿:???

我不但被摸了,我还要付钱???

金裙少女咬紧小牙,甩出几枚高品阶丹药,气得下楼准备回萧家,却不料半路被那客栈小二拦住,“姑娘,您的房费还没付呢!”

古薰儿:???

凌影:……

这小渣男开.房竟然连房钱都不出?

古薰儿一口气提到心头,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是绝对不放过他的!!!

他死定了!!!

暗中的凌影简直要佩服死那位黑袍少年了。

他家小姐从出生以来,还从没动过这么大的肝火,鲜少有人能让她高傲清冷的性子变得这般浮躁,就连昨夜杀柳席,都没见她有如此怒火。

凌影不由摇摇头,希望那小子今晚能活下来吧。

绝对不是他好心,而是等他治疗完小姐的筋脉问题,再死也、额,不对,把他头发弄正常再死也不迟!

——

当晚。

古薰儿坐在客栈那间屋内,纤细的五指摆弄着那仿佛带有杀意的斗气,她沉着一张小脸,满眼幽冷等待那黑袍少年上门。

却不料,直到等到了天亮,也不见少年出现。

金裙少女的太阳穴已经隐隐抽了起来,眼底微微泛着通宵的涩青,见外面的太阳已经升到半空,她猛地站起来。

“他竟敢骗我?!”

精致的小脸满是肃杀之气,双眸仿佛都有怒火冲出,鲜少有人能如此令她生气,本以为昨天他那些行为已经够过分了,可没想到,他原来还可以更过分?!

凌影识趣的没吱声,也不敢吱声,但他心中却已经对纳兰嫣然佩服得五体投地,毕竟,这斗气大陆还没人敢放古族千金的鸽子,便是古薰儿她亲爹都不舍得干这种事。

所以,那黑袍少年,到底为什么没来呢?

其实……

纳兰嫣然也不是有意放古薰儿鸽子的。

当云岚宗的太阳升起,纳兰嫣然悠悠醒来,看着怀里的云韵美人,无辜的摊了摊手。

昨天为了给系统整点好玩的,她当着生死门的面儿,拿着极品药鼎炸了点爆米花,还是焦糖巧克力味儿的,没想到把生死门给气到了,拖着她好一顿电鞭,这把云韵师傅给心疼的呀,当晚照顾她到深夜,还打算和她一起睡。

那纳兰嫣然这lsp能拒绝得了吗?

大美人和小美人,傻子都知道选大美人,于是沉迷女色的纳兰嫣然当晚就把古薰儿抛在了脑后,抱着云韵大美人美美的睡了一觉。

唉,我只是犯了全天下lsp都会犯的错误罢了!

估计古薰儿也不会在那里干坐着继续等她,纳兰嫣然十分坦然的在云岚宗内潜心修炼,直到夜晚,才姗姗来到了客栈。

一进屋,就看到了那秀眉拧起、满脸怒不可遏的金裙少女。

纳兰嫣然轻咳一声,“哟,来这么早啊?”

古薰儿听到她的声音便娇躯飞起,掌心内的火系斗气朝着对方袭去,可少女不过斗者二星,没有秘法加持,哪里打得过已是六星的纳兰嫣然?

当即就被黑袍少女擒住了两个细薄的手腕,随着双手被迫高高举起,她的屁股就结结实实的挨了纳兰嫣然的一巴掌。

“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喜欢打打杀杀?不好不好,该教训。”

古薰儿:!!!

养尊处优的高傲古家大小姐,哪里吃过这种亏?当即羞愤欲死,平时清冷轻灵的声音里都染上了怒气与委屈,“你!你放开我!”

“你老实点,别闹。”少年好听的气泡音不走心的哄道,“一会儿给你爆米花吃,别生气了。”

“再说了,我也是逼不得已。”纳兰嫣然表示她也很无辜的好不好,“只有这一种治疗方法,你难道不想治了?”

金裙少女气得娇躯颤抖,可她难不成就这么算了?

“乖,大不了我让你摸回去,成不?”

古薰儿:!!!

谁稀罕摸他啊!还不知是谁占了谁的便宜!

到底把这小姑娘哄得杀气褪去,纳兰嫣然吞下丹药,指了指床上,“上去躺着吧,我要开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