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原来他还有这种癖好

饱餐一顿后,纳兰嫣然便收拾收拾去云帘洞了。

走进洞内,少女就发觉,原本已经有些拥挤的云帘洞似乎更拥挤了。

好像……多了一排衣架?

她诧异的看着那一排女装,眼神不住的落到云山身上,突然轻轻捂住了心口。

“他这么快就与我坦诚相见了?”少女感动道。

【什么?】系统不解。

“原来他还有这种癖好!”她再次看向那排女装,眼里已经流露出了跃跃欲试,“完蛋了,似乎更带劲儿了!”

系统:???

你特么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

这些衣服明显是给你穿的啊!

可偏偏少女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走到那一排女装前,挑了一件最露最性感的,“我觉得他穿这个最好看,统子,你觉得呢?”

系统:……

我不想我觉得了!你觉得就行了!

少女喜滋滋的给云山配了一套女装,然后叠整齐放在了一旁的显眼处,特别表示一下这是她的眼光,继而又去那小毛毯上读话本去了。

翻书声传来的那一秒,便好似开启了什么开关一般,银发美人两层睫羽缓缓打开,露出了那双极致昳丽的眸子,淡漠中带着一丝斟酌的视线,轻轻落向那排裙袍。

云山记忆力自然是好得没话说,打眼一扫,就知道纳兰嫣然挑走了哪些。

几乎是瞬间,少女穿着那些衣饰的模样便浮现在了银发美人脑海里,心头猛地一颤,紧跟着自心底彷然生出了一丝烦躁,让云山忍不住蹙起眉心,下意识挥了一下衣袖。

穿成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云袖一甩,便见两套裙袍连带着防御系亵衣胸甲和鞋靴袜,劈头盖脸的扔到了纳兰嫣然脑袋上,银发美人这才仿佛发泄了心中莫名的气般,凝眉进入修炼状态。

少女愕然的扒拉下头上的裙子,捏着面前的两套衣服,茫然道,“这是干嘛呢?”

系统哼了一声,【还能干嘛?给你穿的呗!】

“给我的?”少女愈发惊讶,似是反应不过来般,少倾,终于顿悟了。

她幽幽道,“原来他喜欢少女换装游戏啊……还挺闷骚~”

系统:……

真是要被你气死。

它的语气带上了一丝酸气,【这可都是防御系衣甲,很贵的,就你手里这个胸甲,怕是都得几十万金币了。】

纳兰嫣然震惊的看着手里的白色胸甲,“这么贵?”

“师尊对我可真好。”她不由感动道,“等我成为六品炼药师后,一定要好好报答他!”

【瞧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儿!】系统心里头拈酸吃醋,怎么就没见她开口说报答报答自己呢?!

瞥了眼那凝眉修炼的云山,它小眼珠一转,张口就把对家的老底儿也透了出来,【生死门里头的好东西更多,就连抵御斗皇攻击的衣甲都能找到,休要因为这点小便宜就被骗走了,没出息!】

果然,少女闻言眼睛一亮,“真的?”

【当然!】系统拍拍胸脯,保证道,【本统能骗你吗?】

“系统大人~您真好~”少女感动道,“如果您有实体的话,我肯定亲您两口!”

系统当即爆红了小脸颊,【呸!色女人!离本统远点!】

将防御系衣甲收入纳戒中,纳兰嫣然不愿欠人情,又开始翻腾纳戒。

四品丹药?不行,太拉胯了,配不上师尊。

地阶斗技?也不知师尊看不看得上,可以考虑。

五阶魔核?这还是凌影的东西,容易暴露身份。

那把顺手偷来的影刃……额,太丑了还是算了。

十分柔软的红色锁绳……啊,不好意思!拿错了!

她将纳戒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发现——

“我好穷啊!纳戒里好空啊!”

需要填满满!

系统也拧起小眉头,确实,女孩子的“衣柜”里,怎么能只有这么点东西呢?

估计生死门那个老抠,肯定不舍得给少女填满纳戒,系统揪着小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决定,【等我们进了魔兽山脉,我告诉你几处强者的埋骨之地!】

每年死在魔兽山脉的强者多了去了,有的尸骨就被草草掩在土里或是山洞里,到时候将他们好好安葬,拿他们点报酬也不算过分。

纳兰嫣然嘿嘿一笑,“系统大人~您真好~如果您有实……”

系统:【闭嘴吖!!!】

纳兰嫣然最终决定,把那个藏在牛皮里的地阶中级斗技送给云山。

以她现在的修为,学习地阶斗技还有些困难,原本打算等成为斗师时再学,现下决定送给云山,她当即拆掉了牛皮,将里面的斗技取了出来。

迅速在脑海里拷贝下来,少女确认记住了,这才起身将斗技放在了酒杯旁。

继而如往常一样倒上灵酒,她转头看了眼银发美人,细长的眉梢如月牙般笑弯了。

“师尊,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她嗓音甜腻,似是带着小孩子般的撒娇,让云山睫毛微微一颤,心底悄然流过一抹不知其味的情绪,听到少女离开的脚步声,他睁开眼睫,转身无声的望着少女离去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

夜,似乎从此刻开始,变得寂寥了。

半晌后,银发美人缓缓回神,随着视线收回的轨迹,目光落到了那透明酒杯旁,微微一顿。

一道青色斗气裹起那本斗技落入手中,云山一向淡然无波的冷眸,掠过明显的讶然。

地阶中级斗技?!

便是在拥有雄厚财力的云岚宗里,也无法找出一本地阶斗技,更何况地阶斗技一旦出世便会引起腥风血雨,在加玛帝国黑市里,它的价格甚至足以抵过帝国一整年的税收还不止!

她的手里,为何会有如此珍稀的地阶中级斗技?

修长五指紧紧抓笼着斗技,隐隐泛出骨白,青色斗翼几乎于瞬间在背后展开,然而下一秒又烟消云散。

纳兰嫣然是纳兰家族的唯一千金,若是那纳兰桀为她秘密寻来,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小家伙似乎并不知地阶斗技的珍贵之处,竟敢随意送人,云山无奈的摇摇头,将斗技收入纳戒中。

以她现在的实力,一旦被人发现身上有地阶斗技,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还是等少女突破斗师时,他亲自教给她吧。

云帘洞再次陷入寂静,只有那玉石床上的银发美人,此时绯红如血的唇角噙起了一丝微可不见的浅浅弧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