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我保你死后的意义重如云岚山

客人身披落地青色长袍,一抹银发顺滑得露出了袍外,半面玉色脸具遮挡住了对方大部分容颜,却难掩其惊天般的冷然气质。

只见那浓密仿若羽扇的睫毛,将那极具象征的蓝色瞳膜掩住,唯独剩下一抹浅薄色唇瓣,轻吐出的话语清冷无波。

“将你们这里有防御效果的衣袍全都拿出来。”

顿了顿,又道,“女袍。”

对方掏出的五纹紫金卡,让米特尔拍卖场瞬间严肃以待,雷欧长老亲自接待,听到客人的要求后,立马示意伙计将仓库里符合条件的防御裙袍拿上来。

半刻钟后,青袍客人面前便摆上了一排裙袍,这几乎是加玛帝国市面上所有的防御系衣甲,随便一件都价值斐然,惹人眼红。

银发美人视线淡漠的一扫而过,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那小徒孙,喜欢哪种款式,何种颜色?

一旁的雷欧长老见他迟迟不说话,以为他是不满意,连忙小心问道,“大人,可是都不喜欢?”

微微蹙眉,青袍美人终于缓缓伸出纤长白手,食指指尖落向最左边的那一件。

就在雷欧长老以为对方看中了第一件时,便见那纤白指尖向右轻轻一划,指到了最后一件。

“全包起来吧。”

雷欧长老:???

客人?你是不是太豪横了点?

五纹紫金卡飞向雷欧长老手中,青袍美人走到那一排衣架前,视线微微一挪,注意到了旁边几个伙计手里的木盒。

木盒里装着的,并非为衣袍,而是首饰鞋靴一类,甚至还有防御系的亵衣胸甲。

眸目微顿,他的视线再度落到刚刚那排衣架之上,瞧着那低.胸露肩短裙,轻轻蹙起了眉心。

仿佛顿悟般,他指了指伙计们手里的木盒,“这些,也算上。”

原来如此。

师祖们给他扔青袍和亵衣,原来是这个意思。

定是少女穿得太少,柔弱的肌肤总是暴露在外面,才撑不住生死门的攻击,若是将这些防御系亵衣胸甲都穿上,包裹得严严实实,自然就能通过考验了。

银发美人不由满意的点点头,回头见雷欧已经刷完卡,便纤手一挥,将这些东西尽数纳入纳戒中。

转身离开雅间,留下雷欧长老看着空荡荡的地面暗自猜测,这是哪家有钱的公子哥给心爱的女孩买衣服呢?

出手未免也太阔绰了吧!

——

清晨。

不知云韵是不是听到萧炎一年内成为斗者有了危机感,她撤去了纳兰嫣然督促云岚宗弟子们训练的任务,叮嘱她只管安心修炼,不要再操心旁的事情。

于是纳兰嫣然只能苦逼的坐在山头上,远远望着修炼的师弟们,眼里流露出悲痛的目光。

“我如此忠心的留在云岚宗,为的是什么?嗯?”她十分心痛道,“不就是因为整个加玛帝国,只有这里小帅哥最多吗?”

哦,当然,除了独酌楼。少女十分严谨的在心里补充。

结果呢?

以前只能看不能摸她忍了,现在连看都不能看了?

很想大吼一句师傅我可以兼顾得来!可惜师傅已经去魔兽山脉给她猎兽兽了。

“统子,快帮我想个办法,让我可以看清楚啊!”少女拿着玉剑狠狠戳着山头,抓狂道,“比如说望远镜什么的!”

【没有。】系统无情道,【认命吧,他们终究不是你的。】

可恶!再也不是那个宠她的统子了!

化悲愤为力量,纳兰嫣然端出顶级药鼎,霸气的撸起衣袖,往里面下了个——

泡面。

“呜呜呜,拿药鼎下泡面真香~如果手里再有个望远镜就好了~”

话说着,就从纳戒里拿出了一个低配版的望远镜。

系统:???

所以你刚刚为什么还要跟我要?!

纳兰嫣然一手呲溜着香滑泡面,一手端着望远镜欣赏师弟们修炼,也不知看到了什么,突然从旁边拾起一块刚刚被玉剑戳烂的小石头,朝着那操练场就扔了过去。

“第五排右边第二个,盯着你呢!不要偷懒!”

大师姐严肃认真的声音,借着山上寒冷凌厉的山风传来,吓得小师弟们脑袋顿时一缩,原本跑丢的精气神瞬间回来了。

原以为大师姐不再分心指导他们,他们终于可以从严酷的训练中松口气,却不料她竟然还在盯着他们!

呜呜呜!

不会浪费师姐一片苦心的!

看着众师弟认真修炼,纳兰嫣然满意的收起望远镜,呲溜完泡面把药鼎洗干净,塞回了纳戒中。

还不忘嫌弃,“唉,破烂大陆,美人这么少,真没意思。”

系统仿佛是被说中了什么般,突然气得跳脚,【谁说的!那中州一塔一殿四方阁、那蛇巢斗皇斗王美人蛇、还有那迦南……】

话语一顿,它意识到自己口误了,可惜少女已经亮起了眼睛,“迦南什么?迦南学院?”

对哦~她怎么把那个地方给忘了呢!

迦南学院只招收十分有天赋的学生,那里面应该有很多美男吧!

“统子!”她不由真心赞美道,“你真是我的好统子。”

系统:【……】

可恶!它怎么就嘴瓢了呢!

少女笑眯眯的修炼了一上午,下午便见云韵拖着一头魔兽回来了。

这是只一阶烈焰魔犬,属于火系魔兽,虽皮薄肉厚,可攻击十分迅猛,一对尖锐獠牙露在外面滴着口水,不断摩擦着地面的前爪也锋利无比,十分适合用来对练。

【这是只一阶巅峰魔兽,你打它太勉强了。】系统提示道,【你第一次实战,还是稳妥些比较好,让云韵挑一只和你修为差不多啊啊啊啊啊你不要命啦!】

只见少女看见那烈焰魔犬仿佛眼睛都绿了般,拔起玉剑便冲了上去,而那魔犬只是轻蔑的看了眼纳兰嫣然,根本没将她一个小小六星斗者放在眼里,一个火球就吐了过去!

少女显然也是个狠人,竟然选择直面攻击,五指一挥,便见五缕淡青色的螺旋罡风彼此缠绕化为一道细小青线,朝着敌人闪电般的暴射而去。

魔犬虽强,但耐不住纳兰嫣然在生死门数倍电击的训练下,身体耐揍的程度毫不输于那天天挨鞭子的萧炎,她近乎以命搏命的打法,哪怕是一阶巅峰的魔兽,最后也只能被她活活耗死,最后一剑戳穿腹部,成为她剑下的第一缕亡魂。

却不料……

“等会,先别死!”纳兰嫣然半蹲在烈焰魔犬面前,揪住它的嘴巴晃了晃,“先给我吐点火!”

魔犬:???

“快点啊!等会儿你就死啦!!!”纳兰嫣然抓狂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什么不孝女,正在逼迫临终亲人说出保险箱的密码。

虽然一阶烈焰魔犬的兽火没什么卵用,但也比火折子里的火强啊!

“老铁!吐点火!我保你死后的意义重如云岚山!!!”

大抵是耐不住纳兰嫣然的疯狂摇晃,烈焰魔犬吐出一口精火,便嗝屁了。

少女欣喜若狂的将精火收入瓷瓶中,并遵守诺言,当晚拿着药鼎炒了盘红烧魔犬肉和孜然油炸犬肉片。

纳兰嫣然:被极品药鼎爆炒,是你的荣幸。

药鼎:……

你说的给我好吃的,就TMD是给我喂泡面和魔兽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