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来自单身狗的愤怒

“纳兰师姐不但人美聪慧,竟然还能搞到这种厉害的灵药,而且不但没私藏,还愿意低价卖给我们。”一位弟子望着山峰之上,迎风舞剑的曼妙少女,眼里忍不住的浮起崇拜与倾慕,“这般善良的心性与高尚的品格,当真不愧是我们云岚宗的大师姐!”

“是啊,而且师姐还极其信任我们,就将那灵药放在一处,让我们自买自取,虽知大师姐不屑于那点金币,可她这般信任我们,我们又怎么能让她失望呢?”

另一位弟子语气慷慨激昂,“若是有人敢不给钱就偷,让我看到了,我非要把对方打得娘都不认识!”

“没错!我也是!”

“我也是!大师姐一片好心,不能让小人得利,平生寒了大师姐的心!”

弟子们嚷嚷着,而在山巅之上修炼斗技的纳兰嫣然却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她叼着根草叶子,来回摆弄着她的玄阶中级斗技千风罡。

在都这个世界里,功法与斗技的阶级由高到底分别为天、地、玄、黄,而每个阶级又各分高、中、低级,她这玄阶中级斗技虽然不错,可到底不是天级和地级。

想想人家男主那一大长串数不清的高阶斗技,甚至还有自创的神通,再想想她那可怜的到死都只有4个玄阶的斗技……

转了转眸子,纳兰嫣然停下舞动的玉剑,抬头45度角仰望着寂寥天空,幽幽的叹了口气。

“唉,可怜我天之骄女一身傲骨,加玛帝国一霸云岚宗未来少宗主,苦活一生,竟只有四个玄阶斗技,我不女配,谁女配?”

人家正牌小绿茶还有7个斗技呢!

【……】系统看着面露忧伤的纳兰嫣然,一时心里也有些不得劲儿,毕竟这些天习惯了她张扬跋扈的样子,冷不丁露出这般脆弱模样……

它犹豫了犹豫,【你师傅不是还有7个斗技吗?你学来不就是10个了?】

纳兰嫣然当场拂袖抹泪,“可怜我天之骄女一身傲骨,竟然要捡人家嘴里嚼烂过的……”

系统:【……】

受不住少女梨花带雨的模样,它翻了翻自己的金手指库,只好承诺道,【等你修炼到一星斗师,我教你一个地阶斗技。】

纳兰嫣然“矫揉做作”的哭声瞬间停止,一双湿漉漉的眼睛露出笑意,她甜甜道,【系统大人,您真好~】

【咳,那你勤奋修炼吧。】系统真是受不了她撒娇,连忙捂头闭麦了。

得到系统的承诺,纳兰嫣然心情甚好的收起剑,说起来,现在的萧炎,应该已经达到斗之气四段了吧。

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悲惨寂寞的结局,纳兰嫣然忍不住想要幸灾乐祸,如今她是四星斗者,而萧炎才斗之气四段,这么明显的差距,她能不偷着乐吗?

反正高兴也就能高兴三年,她当然是能多开心一会儿,就多开心一会儿了。

正这么想着,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嫣然。”

温柔如那春风般的细腻嗓音,纳兰嫣然闻声回头,便看到了缓缓走过来的女子。

来者与她同样一身月牙色白裙,一头墨青色长发随着腰肢的摆动而轻轻飘扬,望向纳兰嫣然时,绝美温柔的面庞上浮起一丝宠溺的笑容,“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怎么眼眶红红的?”

来者,正是云岚宗现任宗主,具有强大斗皇实力的她的亲亲老师——云韵。

一个实打实的徒弟控。

“老师~”纳兰嫣然嗓音一柔,小跑了过去,大概也只有在老师面前,她才会露出这般小女儿心态,蹭了蹭云韵饱满性感的身姿,她抬起头露出一抹欢喜的笑容,“没有人欺负嫣然,谁又敢欺负嫣然呢?”

“你啊。”云韵对自己的亲传徒儿自是相当的宠溺,在剧情里,为了帮助纳兰嫣然取得三年之约的胜利,她甚至亲自前往魔兽山脉涉险,拿到紫灵晶让丹王古河炼制丹药好提升徒弟的修炼进度,如此可见,她对纳兰嫣然是有多重视与疼爱了。

“你之前去萧家,婚约可曾退好了?”云韵轻抚着纳兰嫣然的头发,柔声问道。

“嗯……怎么说呢,虽然没退成功,但我与他立下了三年之约,三年之后他来云岚宗挑战我,若是我赢了,这婚便退了,若是我输了……”

纳兰嫣然低下头,努力装着乖乖女,点了点脚尖无辜道,“就只能被他休妻了。”

“休妻?”云韵听到这二字,顿时皱紧了眉头,这三年之约,若是嫣然输了,那整个加玛帝国不都知道她输给了一个废物?

到时候定会嘲笑徒儿眼拙,被男方休妻还不知要顶着多大的耻辱,以徒儿要强的性格和不愿给云岚宗抹羞的责任感,怕是到时候……

也不想活下去了!

云韵心中,对萧炎这少年的感官瞬间降低了不少,徒儿退婚虽说有些不厚道,可他也应当知道,嫣然天之骄女总不可能嫁给一个废物,更别说嫣然也从未瞧不起他,不过是因为宗主之位不可与异性有纠葛才退婚罢了!

可如今定下这三年之约,无论是谁赢了,另一方都不会好过!

云韵此时自是偏心自家亲亲徒弟,丝毫不知在剧情里,她自己就会在魔兽山脉与萧炎相遇,甚至还爱上了萧炎的小马甲……

深谙原著送福利套路的纳兰嫣然不由抹了把脸,她自是不可能让萧炎那小狗崽子吃了自己老师的豆腐,这一次,她绝对会跟着云韵一起进入魔兽山脉!

你俩!休想在我面前!擦出一点火花!!!——来自单身狗的愤怒。

结束了退婚话题,云韵又问起了近些日子云岚宗卖得很火的斗气快乐水,“嫣然,我听弟子们说,那些灵液都是你弄来的?”

“嗯嗯!”纳兰嫣然点点头,“其实也是我意外得来的,想着这么好的东西,总应该分享给师弟们,毕竟又不贵。”

听到徒儿这番话,云韵心中不由软得一塌糊涂,别看嫣然平时一副骄纵大小姐的模样,可她对云岚宗的责任与维护,云韵心中最是清楚。

嫣然明明也不过才15岁,本应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如今却在这清冷的云岚宗上每日苦修,许久都不能见家人一面。

也正是因为如此,云韵总想着多宠纳兰嫣然一些,让她感受到更多的疼爱。

毕竟她的老师云山,曾经也是这般宠溺自己,云岚宗的护短可是代代遗传,一代比一代严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