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咱家可不兴吃软饭啊

两人闻声回头,就被一位穿着学院风格服饰的高挑女子一把抱住,一双白皙玉手狠狠揉了揉两个小孩的脑瓜,来人嗓音清冽中带着一丝宠溺,“哎哟,两年不见,都长这么大啦!”

“尤其是你,”萧玉惊讶的打量着弟弟,眼神充满了意外,青年长高了不少,收敛傲气后那一身清雅稳重的气息,让她刚刚在远处差点都没认出来。

这简直不像她临走前还顽劣傲然的弟弟,她心中不由暗忖,难道家族里发生了什么事,才让萧宁变得如此稳重?

“姐。”青年笑了笑,眼底漾着丝丝欣喜,“你回来了。”

“嗯,之前族长捎信让我回来一趟。”萧玉拍拍萧宁的肩膀,自家弟弟怎么看都看不够,“哎哟,真是长开了啊,就这条件,将来若是进了迦南学院,肯定能得到不少小姑娘的倾心!”

萧宁淡淡笑了笑,神情不可置否,这让满心自豪的萧玉有些纳闷,她一直都知道,自家弟弟喜欢那个古薰儿,为此老是和萧炎不对付,可现在看他这副神态……

她不由朝着萧媚使了个眼色:小妹,怎么回事?

萧媚:……

她该怎么说,萧宁表哥如今不喜欢那个爱慕萧炎的古薰儿了,他现在又看上萧炎那未过门的未婚妻了?

抹了把脸,她默默逃避开表姐的目光:谢邀,十分心塞,不想回答。

萧玉疑惑的收回视线,奇怪,这一个个的都怎么回事?

她重新看向萧宁,却发现弟弟正望着云台之上,神色中那浅淡却仿佛掩藏不及的情愫,让萧玉也不由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却发现视线所及之处,那里好像只有一个女人……

雅妃。

萧玉并不认识这女子,毕竟雅妃也是一年前才来到乌坦城历练,而那时她正在迦南学院进修学习,所以在看到那位妖娆妩媚、疑似富婆的女子时,她不由僵硬的转了转头。

小老弟,你这口味变化是不是太大了?!

咱家可不兴吃软饭啊!

——

萧炎醒来时,已是翌日早上。

他揉了揉有些紧绷的太阳穴,抬手间注意到什么,他微微一怔,“我的伤……”

药尘兴冲冲道,“童颜已经给你治好了。”

抬手握了握小臂,萧炎垂眸抿起一丝笑意,她还真是无法坐视不管啊,大抵也正是她这样的性格,才让萧炎无法控制那不断滋长蔓延的感情。

“小子,你都不知道,昨天她差点就嘴对嘴喂你药了!”药尘果然添油加醋的描绘起了昨天的情景,满脸都是揶揄与坏笑,“那小姑娘摸着你的胳膊摸了好久,我都怀疑她到底是在关心你还是想吃你豆腐,那如狼似虎的眼神,就差借着看你身上有没有伤口的理由,扒你衣服了!”

“哎哟你们这群小年轻啊,真是不知说你们什么好……”

药尘感叹着世风日下,“你说她怎么不继续扒拉呢?若是真被看光了,你就能以此要求负责,到时候我也能……咳咳咳。”

他连忙抬手在嘴前挥了挥,“不说这个了,说正事,今天不是你的成年礼吗?赶紧起床吧!”

对,今天是萧家成年礼的日子。

萧炎回过神来,连忙从床上跳起,一晚上的休息让少年满血复活,黑靴落地的同时,他看到地上还染着血迹的水盆,大抵知道少女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他连忙推开大门,直直朝着纳兰嫣然的雅间走去。

敲了敲门,却没人应声,喊了两声她的名字也不见回应,药尘的魂儿干脆穿过木门探头瞧了瞧,“别喊了,已经走了。”

少年一时有些黯然,这似乎已经是他第二次被抛下了,一个翻身急跃到楼下,他快步走到鉴宝室,想问问她的去向却未见雅妃人,不由向坐在这里的谷尼问道,“雅妃小姐呢?”

“嗯?药岩大人?”谷尼连忙站起来,“今日一早,雅妃小姐便和童大人一起去萧家了。”

童颜去萧家了?

刚刚还黯然的眼里迅速掠过惊喜,萧炎当即转身朝着萧家广场跑去,黑色衣袍掠风而起,露出了少年劲薄颀长的身躯,斗篷下那张忍不住扬起的唇瓣,足以昭示着少年心中有多急迫与欢喜。

只是临近萧家广场时,他又堪堪停住,低头看了眼脏乱有些破损的衣袍,他轻轻皱眉,当即转身朝着反方向走去。

“哎?怎么了?成年礼都快开始了!”药尘提醒道。

“不急。”

将黑袍收入纳戒中,萧炎迅速奔向自己的庭院,没想到在屋门口竟然看到了等在那里的古薰儿,一时有些讶异,“薰儿妹妹?你怎么在?”

“萧炎哥哥,你又出去鬼混啦?”

一身粉裙漂亮清雅的古薰儿,看到他走来,轻轻嘟了嘟嘴,“今天是成年礼,我当然想……”

“嗯,你在外面等一会儿。”少年急急打断她,脚下速度不减的冲进了屋子,留下古薰儿话到嘴边没说完,一个人愕然的愣在原地,回神后轻蹙起了眉。

出了什么事,他竟然这么着急?

这半个月来他都不在家,也不知偷偷去了哪里,好不容易回来,竟然还急迫到连与她说话的功夫都没有。

无奈的撇了撇粉嫩的嘴唇,她站在门外安静的耐心等待,终于在一会儿后,看到少年走了出来。

依然是墨色玄衣搭配暗红内摆,尽显着少年身姿英挺,玄金黑靴踏出门外时,颀长劲瘦的双腿气场强大,少年似是有些不满意这身搭配,望向古薰儿时突然眼睛一亮,问道,“薰儿妹妹,这一身如何?”

“甚是好看。”古薰儿夸赞道,“萧炎哥哥穿什么都英俊无双。”

少年咬了咬唇,却是对这样的评价有些不太满足,“会不会有些平常?”

古薰儿犹豫了一下,自然是平常的,他平常不都这么穿吗?

一向不好表面之美的萧炎,为何突然会在意起衣饰和打扮?

难道今天来的,有什么心上人?

她不由微微皱眉,殊不知她这副神情落在萧炎眼里,便是这身衣裳确实有些普通了。

少年心中不由有些纠结,可他……屋里好像只有差不多一样的衣袍。

少女可是最喜新厌旧的,也不知穿这么一身,会不会引得她腻厌,可这确实是他衣柜里最好看最干净的衣服了。

他犹豫了犹豫,思绪不由飘远,要不……去哥哥们的房间看看?

——作者的话——

来迟了来迟了~【心虚】

奉上小剧场。

萧宁:我之所以能认出她的马甲,是因为她亲自教过我,用风包裹住香气味道和声音传递情报。

萧炎:哦。

萧宁:酸不酸?就问你酸不酸?

萧炎【缓缓脱衣服】:……

萧宁【大惊】:你干嘛?

萧炎【来自正宫的淡然】:召唤纳兰嫣然。

纳兰嫣然【飞速钻出】:是谁!是谁在召唤我!哦!原来是美妙的肉.体!!!

萧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