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累了,毁灭吧

他放空了思绪,蓝琉璃般的眼眸淡然无波,似是那无心无情的神明,可偏偏那半露的白皙胸膛又显得他冷艳无双,宛若被囚禁在寒冰水狱中的堕落天神,只差那一条条冰冷暗沉的锁链,在他茭白的肌肤上落下残虐的红痕。

她,为何还没来?

片刻后,那清冷淡薄的视线微微下垂,银发美人手里轻轻把转着酒杯,不由想到,难道是这山洞太冷了?

似乎确实有些冷,她一个小小斗者,应当是不抗冻的。

云山转动酒杯的动作一停,在那银色纳戒中探了探,摸出了一条白色毯子。

那毛毯无比柔软温暖,是将五阶魔兽飞云银狼翅膀上最柔软的银色绒羽薅下来编织而成,披在身上十分保暖,足以抵抗极致冷寒。

但云山并不满意,少女应当是喜爱看书的,披着毛毯怕是不方便,便将那白毯随意扔到一旁,又摸出了一块体积不小的橘色暖玉石。

这玉石通体发暖,且有少许加快修炼的用处,坐在上面会让整个身体暖洋洋,足以抵御这云帘洞的清冷。

不过,这暖玉石体积大,在这山洞里使用还算尚可,若是拿出去用,还是有些不便。

将暖玉又扔在一旁的毯子旁边,银发美人蹙着那精致的眉心似是在思索,许久后,他像是终于想起来了,从纳戒角落里摸出一枚戒指。

这枚青色戒指有防寒御热的功效,体积小巧,可以随身携带。

他清冷绝美的脸庞上终于露出一丝满意,将戒指轻轻放在一旁,他重新闭上了眼睛。

少倾,他又突然睁开。

她万一看不见怎么办,那岂不是白拿出来了。

单手一伸将那戒指投入透明酒杯内,发出了一声悦耳的脆响,确定少女一定会在倒酒时看见这枚戒指,银发美人最终满意的展平了眉心。

也该来了吧。

云山端正坐好,这次干脆连眼睛都不闭了,双耳静静听着附近的动静,少许仍不见少女出现,他清冷的神色中,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担忧。

难不成她今日,去生死门试炼了?

生死门一向严厉,不抱着必死的决心便无法通过它的试炼,那孩子……

及地的银色长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短,最终留至腰身才停下,身形微微一动,云山便飞离了玉石床,朝着云帘洞出口掠去。

宗主大殿内。

云韵锁着细眉处理宗内事宜,蓦地,她白皙耳尖一动,愕然望向殿门口,在看到那银丝白袍之人时,连忙站了起来,“老师,您出关了?”

云山淡淡嗯了一声,视线掠过大殿,却没有发现纳兰嫣然的身影,不由眉心一蹙,“嫣然呢?”

他刚刚经过生死门时,并未看到纳兰嫣然的身影。

嫣然?

云韵有些讶异,师傅一向不亲近小一辈的宗门弟子们,对纳兰嫣然也少有关注,怎么会突然问起她的事儿?

但见云山蹙着眉神色冷淡,云韵不由暗想,难道是哪位长老多嘴,将嫣然三年之约的事情告诉他了?

“老师,嫣然的婚约怎么说也是她爷爷定下的,并非她所愿,如今前去退婚使得萧家蒙羞,定下三年之约其实也……”

云山闻言皱起眉羽,什么婚约?什么萧家?

他想知道的不是这些琐事,“她人呢?在哪儿?”

“老师,如今事情已成定局,再说那萧家小子天赋极差……”

云山的视线淡淡一掠,天赋极差?

废物之身?

他摆了下手,不在意道,“退便退了,嫣然呢?我找她有事。”

见师傅似是并非因为三年之约而恼怒,云韵心中不由松了口气,斟酌道,“明日萧家举办成年礼,她说去看看热闹。”

听到云韵的话,云山心里生出一丝不是滋味。

就为了看个热闹,连师尊的酒都忘倒了?

攥了攥掌心内小巧的酒杯,他缓缓展开眉,也罢,毕竟是个小孩子,有点玩心也很正常,散去心中那点情绪,他又问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应当后日便回来了。”

“哦。”云山浅薄色的唇瓣抿成一条直线,斗气化出的青翼微微颤动,月光轻柔地打在他修长清冷的身躯上,铺上了一层清美冷亮的银霜,他垂眸不语,静静站在原地出神。

就在云韵不知师傅在发什么愣时,他终于像是想起了什么,缓缓张口,“她生死门的考验过了吗?”

“回老师,还未通过,生死门不知怎么的,对嫣然的考验突然严厉了数倍。”说完,云韵也轻轻皱起眉,疑惑道,“这还是从未有过的先例,可偏偏生死门又不肯与宗内其他弟子引起共鸣,似是非要选择嫣然……”

云山闻言点点头,拂袖欲转身离去,刚踏出半步,又不忘叮嘱,“无大事不要找为师。”

看着云山消失的背影,云韵讶然的眨眨眼,师傅难得出来一次,就为了问这个?

……

生死门前。

空中掠过一道转瞬而逝的青影,云山收起青色斗翼,无声落于生死门外,未着靴的白皙玉足踩在地面上,再抬起竟未沾染一丝一毫的脏痕。

清冷无波的视线淡淡掠过生死门前那几个试炼雷柱,他抬起双手停于胸前,行了一个礼。

“几位师祖,为何纳兰嫣然迟迟未通过少宗主的考验?”

那孩子怎么说也帮他增进了不少修为,他应该替她问一句。

一旁的雷柱微微发亮,显然是接收到了他的话,少倾,生死门缓缓打开,在云山疑惑的目光下,扔出了一件青色衣袍。

云山愣了愣,上前将衣袍捡起,只见那青色衣衫中规中矩,正是云岚宗历代弟子所穿的服饰。

生死门眼神怜爱的看着云山:孩子,多穿点吧,别露这么多。

继而又骂骂咧咧:若是被那逆徒孙瞧见了,怕是要欺师压祖!云岚宗可不想出一个贪婪美色的少宗主!!!

可惜云山接收不到生死门的意思,他不解的看着这衣袍,虚心问道,“师祖们,恕云山愚昧,这是何意?”

生死门:……

少倾,生死门又吐出一件内里亵衣。

这下该懂了吧?

云山:???

他捡起亵衣,皱了皱眉,“可是嫌嫣然衣品不好?”

生死门:……

累了,毁灭吧!

云岚宗复兴无望了!

雷柱瞬间熄灭,不想跟云山说话了。

云山身形微微一顿,丝毫不知自己被嫌弃了,只以为是猜对了,视线不由忧心的望向远处。

之前纳兰嫣然日日到访云帘洞,他因为潜心修炼都未曾看她一眼,向来都是等她离去,才一口饮尽那澄澈药酒,吸收里面精纯的能量。

自然也无法得知纳兰嫣然平日里都穿些什么,竟然惹得生死门如此难为她。

应当不至于难看,否则徒儿云韵也不会坐视不理。

难不成是穿着太暴露?有辱云岚宗门面?

云山捏着那青衫与亵衣,不知为何,一时突然觉得掌心滚烫,动作带着一丝促急将那衣衫收入纳戒中,他缓缓吐了口气。

也罢,等她回宗时,他看一眼便知了。

云山转身,朝着云帘洞飞去。

————

不要跟我说加油,我总有错觉,以为是我写得不够好你们才让我加油……【捂心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