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软则国软

纳兰嫣然反应了一会儿,疑惑道,“谁?腾山老头?加刑天?法玛?难道是木辰?还不是?那难不成是古河?”

看着少女将一一个帝国强者的大名蹦出来,雅妃脑瓜子一紧,连忙止住她,“不是……是之前和您一起的那位黑袍老人。”

萧炎?

纳兰嫣然一愣,他怎么会在这里?

“半月前他问我你什么时候会来,我说大概在今天。”雅妃指了指楼上的雅间,“已经把他安排在您隔壁了。”

少女不由摸了摸下巴,萧炎找她?

明天就是成年礼了,他不好好在家里养精蓄锐,找自己做什么?

难不成是……少年不想努力了,打算投怀送抱?

纳兰嫣然顿时“嘶”了一声,这怎么能行呢!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软则国软,他身为加玛帝国人,怎么能这么没出息?

一会儿一定要拍着他的屁股,好好教育他!

纳兰嫣然气势冲冲的走到萧炎门口,却在抬手间又化成了野性小猫咪,轻轻敲了敲良家美少男的门,嗓音甜腻,“药岩?在吗?”

系统不忍直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色?】

纳兰嫣然顿时反驳道,“这怎么能是色呢?爱情的事儿,它能叫色吗?”

能清楚的听到里间传来急促杂乱的脚步声,片刻后那声音在门前又逐渐变缓,里面的人站定在门口,随着几下整理袍袖的窸窣碎声,门“吱呀”一声开了。

少年如往日一样黑袍裹身,玄青黑靴踏出门外,裹着护腕绷带的手修直漂亮,贴在门框上将门轻轻关上。

“童颜。”他低头望着面前的少女,今天的她戴着一款赤金蟒蛇面具,身上依然是那一成不变的银丝白袍,她对面具喜新厌旧,倒是对这一身白袍爱不释手,从未换过。

“你找我?”

纳兰嫣然水亮的眼睛打量着少年,微微侧身瞥了眼他屁股,却发现被黑袍遮得严严实实,什么都没瞧着。

她不由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估计药老还在他体内呢,这一摸摸俩,也不知道到底是我赚了,还是他俩赚了。”

系统:???

萧炎不知少女心里尽是骚话,他认真的点点头,似是有些不好意思,语气都有点小结巴,“我、我准备了一份礼物。”

从纳戒中取出一个匣盒,只见里面盛放着一颗一阶魔核,他抿了抿唇,解释道,“这是我亲手猎杀得到的,觉得很好看,所以想送给你。”

少女轻轻垂下睫毛,匣盒中的魔核应当是枚风系魔核,虽只有一阶,卖相却极为漂亮,碧色中带着玉青般的澄净,里面有淡淡的能量流动着,看起来如白银流沙般唯美,十分适合送给女孩子。

纳兰嫣然抿了抿唇,她的视线微微扫过少年缠满绷带的手,那是少年的护腕,学习八极崩时能够保护他的手臂。往日里都有些破旧,现下看着却是成新,像是刚换的,就连绷带头都没系好。

她暗了暗眸,魔核这种东西,在斗气大陆算是比较稀贵的材料,首先不是每个魔兽脑袋里都有魔核,也许你杀了一百头魔兽,才只能挖出一枚魔核。

其次魔兽本身皮糙肉厚,实力强悍,通常一阶魔兽相当于斗者实力,二阶魔兽则相当于拥有斗师实力,萧炎一个斗之气九段连斗者都称不上的初学者,去挑战一阶魔兽……

想找到一枚魔核,估计要吃不少苦头。

见纳兰嫣然沉默,萧炎不由心头一紧,下意识以为她这是嫌弃礼物低廉,神色带上一丝落寞,就连手里的匣盒都微微退回三分,“算、算了,下次……我送你二……三阶的魔核。”

少女却猛地抓住他的手,少年的胳膊微微一缩,斗篷帽下的脸掠过一丝疼意,眼见少女忽略那魔核,开始一点点拆开他的护腕绷带,他忙缩了缩手,“别……”

“让我看看。”少女声音不容拒绝,明明看着身形娇弱,可力气却紧紧锢着少年抽不出手,只能看着她把绷带全都拆开,露出了里面红肿满是伤痕的手臂。

系统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我儿!你怎么伤成这个鸟样、啊呸!伤成这个样子了!】

少年显然是刚猎到这魔核,连灵液都还没来得及泡就来了这里等她,否则这些伤痕,应当被灵液修复好的。

“疼吗?”纳兰嫣然心中升起淡淡的疼惜。

“不疼。”少年摇摇头,却没料到少女下一秒就狠狠戳了戳他的胳膊,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嘶~疼……轻点。”

“轻点?”她嗓音含笑,“你求求我,我就轻点。”

少年憋红了脸庞,“我、你能不能……”

“嗯?”少女又戳了戳。

少年涨红了脖子,“求求你……轻点。”

系统突然听出不对味来。

这对话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劲儿呢?

究竟是它被纳兰嫣然同化想多了,还是确实有点不太对劲儿?

“以后别这样了。”纳兰嫣然接过匣盒,将魔核收入纳戒中,见萧炎低着头不说话,显然是不打算听,她伸出双手一把贴在少年脸上,强迫他抬起头。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看到你受伤,明白吗?”

她指指外头,“我喜欢细皮嫩肉的小男生,就比如萧家萧炎那种,你以后要是再弄成这个鬼样子,我就不喜欢你了!”

萧炎微微一怔,等回过神来时,他心尖一颤,喜、喜欢什么?

脑海里瞬间杂乱起来,他在魔兽山脉的边缘待了近半个月,本就是今天清晨才侥幸从一只亲手杀死的风裂蚁里挖出了这枚魔核,之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回了乌坦城来等她,半个月高度紧张的精神警惕与跨阶拼杀的身体劳累早已让他脑袋昏胀、疲惫不已,就连反应都迟钝了不少。

“童、颜……”他只感觉眼前好像有些模糊,“你、刚刚,刚刚说……”

天旋地转,萧炎还没来得及问出想问的问题,便晕了过去。

纳兰嫣然愕然的看着突然倒在自己怀里的萧炎,下意识撇清关系,“啊……真的不关我事啊,是他先动的手!”

系统:【……你赶紧把他扶到屋子里去!】

纳兰嫣然一脚踹开门,公主抱抱起少年,看着屋内床前那盆染着血的水盆,她不由微微皱眉,将少年轻放在床上,嘟囔了一句。

“逞强。”

——

今天的更新还好看吗?今天写文有点卡其实【挠脑瓜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