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震惊!一X字头顶流男主竟公然……

萧府。

大堂前厅不断传来萧战爽朗的笑声,可见他与纳兰嫣然二人交谈甚欢,而最让萧战惊奇的是,这位炼药师大人对于管理坊市的经验竟然十分丰富,所提出的改进建议,让他这个族长都大受震撼。

想来这位大人,应该效力过某个家族,所以才对经营之事如此精通。

不过,有一件事让萧战一直十分在意,他瞧着纳兰嫣然的白袍很是眼熟,毕竟是去年随手送过玄阶高级功法的恩人,他早已将对方的衣着特点记得清清楚楚,当年那白袍少女穿得就是这种金丝纹络白袍。

终于,萧战忍不住开口,“大人,萧某有一事想冒昧问一下。”

“哦?且说。”纳兰嫣然抬茶轻啜了一口,已经猜到对方想问的是什么。

“说起来,一年前萧某曾有幸受恩于一位少女,那少女与您穿着相同,只是对方戴着白色面具,而她身边……”萧战不由望向萧炎,“也有一位黑袍大人,扮相与这位大人一模一样。”

纳兰嫣然放下茶杯,淡然一笑,“你说的那位,想必是我的徒儿吧。”

说完,她侧头看了眼身旁站着当黑衣保镖的萧炎。

萧炎听到她的话,无奈笑了笑,十分配合的开口,“是她,一年前她来乌坦城游玩,便是我陪同的。”

萧战闻言连忙站起来,“原来是大人的徒儿,当年多亏她赠送我们萧家玄阶功法,才让我们在乌坦城震慑住其他两个家族,如今大人又馈赠极品灵液,此等大恩,实在是无以为报啊!”

“哎,萧族长言重了。”纳兰嫣然抬手示意他坐下,“老朽见你家萧公子天赋异禀,容貌绝然,心中甚是喜爱,一点破灵液而已,与你儿子相比,不值一提。”

萧战连忙道谢,犹豫了犹豫,对一旁的家丁说道,“去把萧炎找回来。”

少女闻言,满意的点点头。

萧家这老头子能处啊,有美男他是真敢往自己嘴边端。

一旁,见家丁离开,父亲的眸目闪过忧虑,显然是在担心找不到自己会惹得炼药师大人不快,萧炎低头看向身前无聊得开始打哈欠的少女,心神微微一动。

他……该出现在她面前吗?

心中其实早已有了肯定的答案,又或许,在他开口说陪她时,脑海里便排练了无数次自己出现在她面前的场景。

握了握拳头,少年缓缓倾身,对着纳兰嫣然耳语了几句。

“嗯?”纳兰嫣然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随即点点头,“好,去吧。”

她自是不会阻拦,毕竟……以她那坏心眼儿,怎么会错过看好戏呢?

目送萧炎离开大堂,少女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未曾挪开分毫的视线让萧炎后背滚烫紧绷,脸庞迅速掠过几丝红晕后,他大步离开大堂,找到隐蔽之处脱下了黑袍。

药老此时突然开口,“你当真要见她?”

少年身形一顿,“不然呢?”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和药岩的声音一模一样,她这两天经常与你说话,肯定能听出来吧?”

萧炎愣了愣,指腹抚过喉咙,随即握成了拳头。

“无妨。”

正准备说自己可以发出自己年轻时的声音,但是要拿纳兰嫣然联系方式来换的药老:???

药老着急道,“你不怕露馅?”

少年摇摇头,“露馅又如何?”

他想知道,她的反应。

萧炎大步走进前厅,心跳如鼓般震跳,就连他自己都没察觉,他每一步都迈得那叫一个英姿卓然、气度翩翩,一只手背在身后紧紧攥着消除着紧张感,另一只手轻轻贴在腰部的墨金锦带前,一双曜眸望向纳兰嫣然时,眼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怯。

她……是否喜欢这样的自己?

心中又纠结又忐忑,感情仿佛一团被乱了的毛线,怎么都理都理不清,他很希望纳兰嫣然喜欢的是药岩,可又无法自抑制的去期盼,她喜欢萧炎。

毕竟……萧炎才是他的真正身份。

他不是什么二品天才炼药师,根本不会炼制灵液和聚气散,他只是一个……失去尊严的穷小子。

少女望着走来的翩翩少年,抬手挡住下半脸,掩去了嘴角那想笑又强忍住的笑意。

“啧啧,震惊!一X字头的顶流男主,竟公然脱衣露原皮!”

系统:【……】

她到底哪来的这么多恶趣味啊喂!

眼前,少年已经站定,朝着纳兰嫣然微微俯身行礼,带着一丝少年气的嗓音开口,“炼药师大人。”

座上少女瞬间露出讶然的模样。

显然,她轻易就察觉到了他与药岩的声音一模一样。

萧炎心底泛起一丝苦涩和难以察觉的期待感,她是否会将两人联系在一起?

若是发现药岩就是自己,会不会生气,恼怒于他的隐瞒?

可他……并不是故意想骗她的。

纳兰嫣然缓缓放松下身体,视线不停落在少年身上,似是欲言又止。

萧炎也不安的抿着唇,就连曾经站在测验魔石碑前,他都未有这般紧张。

萧战更紧张,他好怕儿子被啃嫩草。

片刻后,少女终于开口。

“近看了,果然是个俊小子。”

她单手撑着下巴,视线无所顾忌的打量着他的脸蛋,似有若无的,他听到她的嘀咕声,“声音还挺像,若是药岩也长这么帅就好了。”

见她将两人分开,萧炎松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暗想猜测,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是否药岩长得俊朗清秀些,她便会喜欢上药岩?

心中又升起那“药岩”的醋,萧炎抿紧唇,蹙着眉有些不爽,看来他需要尽快成为真正的炼药师了。

又看了萧炎一会儿,饱足了眼福,纳兰嫣然这才在萧战惴惴不安的眼神下,摸了摸纳戒。

紧跟着,一旁的茶桌便摆上了十几个小瓷瓶。

“这是修灵丹、这是回气丹、聚气散……这个是养颜丹,这是增高丸,这个可以长肌肉,这个可以减肥,当然小伙子其实身材很完美了,就是以后不自律的时候可以吃一颗……”

萧战:???

萧炎:???

萧炎有些失笑,她怎么竟炼一些奇奇怪怪的丹药?

显摆了一会儿自己的炼药水平,纳兰嫣然觉得戏也看完了,便站起身来,“时候不早了,老朽便先行告辞了。”

“好,大人,我送你。”萧战连忙道。

“哎!”纳兰嫣然摆摆手,“你这也太不客气了。”

萧战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她道,“小伙儿送我就行!”

萧战:……

你别这样,我害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