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我不会停止当一个老色批

拍卖会准点开始。

萧家这次出来,原本是为了给萧炎和萧媚拍买筑基灵液,助两人早日突破斗者。

如今萧炎受人赏识,意外得到极品灵液,那萧家也省了一大笔开支,有足够的余钱给萧媚买筑基灵液。

然而加列和奥巴两个家族,因为去年没买到那本玄阶高级功法,族内资金也十分充裕,导致两家与萧家加价过程十分激烈,眼见着筑基灵液的价格越来越高,萧炎皱了皱眉,突然开口。

“父亲,这极品灵液,我可以分萧媚表妹一半,你就不用再买了。”

药老已经学会炼制那极品灵液,到时候自己买来药材,让他炼制一份送给萧媚就行,大可不必花费大价钱,买一瓶劣质筑基灵液。

低头摸了摸掌心里那个冰凉却带着一丝温气的小瓷瓶,少年心中暗暗想,他可不舍得拿童颜亲手炼制的这份送给萧媚。

萧媚偷偷看了萧炎一眼,其实托萧宁和他的福,她手里已经有了极品灵液,但表哥叮嘱过这灵液不能外露,所以昨天听说要给她和萧炎买筑基灵液时,她立马开口婉拒。

只是没想到族长和长老们十分坚定,她便也只好应着了。

毕竟买回来了,她也可以送给萧炎或者家族中有潜力的弟子,总归不会浪费。

但现下听到萧炎的话,她心中又愧疚又感动,握了握拳头,少女心想,自己定是不能要的,而且还要趁这个机会,跟他说一声道歉。

一旁的萧战惊讶又欣慰的看向儿子,“你当真愿意?”

“嗯。”

“好!不愧是我儿子!”萧战点点头,既然儿子愿意,他也不会说什么,连着逗其他两个家族的族长高价买下那几瓶筑基灵液,他心满意足又畅快的参加完了拍卖会。

而萧炎则找机会离开,看着少年迅速钻出雅间的背影,一直注意着他的古薰儿眸里掠过一丝金火,转头迫人的视线直直逼向拍卖台上的雅妃。

他这是要去找这个女人了?

鉴宝室内。

早在筑基灵液开卖时就离开的纳兰嫣然,看着雅妃扭着蛇腰笑意盈盈的走来,她摸了摸下巴,抬手制止她即将开口想说的话。

雅妃饱满性感的红唇顿时委屈一瘪,这小家伙,当真是无情的很哪!

纳兰嫣然十分清楚,雅妃是想拿她的极品灵液去帝都拍卖,但她着实不想让这些灵液落入云岚宗和萧家之外的地方。

还是那个理由,她不想年纪轻轻就被盯上。

这和灵酒不同,灵酒炼制的材料珍贵稀奇,不能大量生产,但极品灵液的药材却是普通常见,一旦量产落入敌人之手……

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几瓶极品灵液就可能打破一个城的势力局面,就拿乌坦城来当例子,一旦萧家的高星斗者利用灵液冲进斗师,这乌坦城可就没有加列家族和奥巴家族说话的地方了。

而一旦发起家族之战,倒霉的只有城中百姓。

小小乌坦城如此,帝国更是如此。

万一隔壁帝国哪个缺心眼儿的把她拐走,想将她囚禁起来炼制极品丹药……

她可无法保证,最后横尸街头、上了“震惊!”字开头新闻的是谁。

毕竟……

她摸了摸纳戒,嘴角扬起一丝不明笑意。

大人们,别逼着我改变时代哦~

抬头见雅妃美人还在那里“抹泪”控诉她的无情,纳兰嫣然轻叹了一声。

美人哭不是罪,但让美人哭可就是她的罪了。

当然,床上的美人除外。

她开口哄道,“我给你变个魔术吧。”

“哦?”雅妃放下手,疑惑道,“何为魔术?”

纳兰嫣然摘下纳戒放在一旁,给雅妃前后展示了一下自己空荡荡的双手,“什么都没有吧?”

雅妃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少女缓缓勾起绯唇,她对着掌心轻轻一吹,随即伸手在雅妃耳边打了个清脆的响指,下一秒,那细白的手腕一转,雅妃就看到少女空荡荡的掌心里,凭空出现了一个透明小瓶子。

她不可思议的望着纳兰嫣然的手指,又看看旁边已经被摘下的纳戒,难掩脸上的震惊,“这是怎么做到的?”

“秘密。”少女的眼睛笑意盈盈的单眨了一下,魅劲儿十足,让雅妃这个尤物也忍不住捂上心口,暗中感慨少女的撩劲儿,便是女人都撑不住。

“那,这是什么?”雅妃好奇的看着她掌心上的物件,浅淡的粉色液体被装在透明小瓶子里,随着那瓶口打开,一股前调清新带着一丝细腻的香味扑入鼻中,随着在空中蔓延开来,逐渐显露出了一股爆发持久的冷魅香气,那香气浓郁却不刺鼻,妖媚中反带着一丝冷艳,暗含勾引又生人勿近。

“是香水?”雅妃瞬间被这道香气折服,这香水气味多变,随着时间逐渐散发出不同香气,十分耐闻,雅妃敢保证,没有女人能逃离这款香水的魅力。

“嗯,我见你一直用同一款香水,所以抽空给你调配了一款新的。”少女唇瓣含笑,单手撑着额角,心情愉悦的欣赏着美人脸上的笑容。

“给我的?”雅妃又惊喜又感动的看向纳兰嫣然,随之忍不住感慨,“你究竟还有什么不会?”

“额,那多了去了。”纳兰嫣然耸耸肩,“至少,我不会停止当个老色批。”

雅妃:???

另一边,萧炎换上黑袍后,便连忙大步走进鉴宝室,视线精准的落到了白袍少女身上。

见她还在,忍不住轻轻松了口气。

此时纳兰嫣然正将纳戒重新带回手指上,看到他来了,抬手打了个招呼。

随即,她从纳戒中取出一粒丹药,嚼吧嚼吧吞下后,她裸露在外的皮肤竟然肉眼可见的长满了黄色皱纹,没多久,她看起来便像极了老人。

“这药效好奇特。”雅妃惊叹道,“不过,你是想保密面容和年纪吗?帝都总拍卖场里有一张面具,可以……”

纳兰嫣然抬手,“不必了。”

雅妃想说的,应当就是两年后萧炎进入纳兰府驱毒时,为了掩盖身份而戴的——冰蚕面具。

可她怎么会抢小男主的东西呢?

会被系统电的~

噫~~~想想还是蛮激动期待的哈~

少女欣赏了一下自己苍老的皮肤,转头看了眼一直盯着自己的萧炎,贼坏心眼的开口,“岩宝儿,现在我跟你很搭了吧~”

猝不及防被叫岩宝儿,萧炎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良久慢慢体会到这可能是个爱称,脸上一点点涨红起来。

她叫他……宝儿。

抿起的唇角忍不住泛起窃喜的弧度,想回一句宝儿却堵在喉咙里,羞涩得不敢说出口,最后只能轻轻点点头,别开发烫的脸颊。

他真是太没出息了。

明明知道两人的差距,可还是无法抑制的动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