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掌握男主黑历史是必修课程

少女声线清脆,十分利落。

“听声音感觉不出来?他是我爷爷呗~”

突然荣升爷爷辈的萧炎:???

雅妃对她的答案愣了一下,心中自然不信,若两人真是那种关系,纳兰嫣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告诉自己。

更别说,这位黑袍老人,也不一定是老人……

蛮有深意的看了两人一眼,她说道,“拍卖会就安排在明天上午,二位今日打算如何安置?我们拍卖会内有宿间,二位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在这里住上一晚。”

“好呀!我住!”纳兰嫣然自然懒得来回跑,当即应下。

“我就不……”萧炎话语到了嘴边,又缓缓改道,“也好。”

药老蔫坏儿:“哟~”

少年:咳……

他轻轻别过脸,微侧头望向少女,她刚刚……并没有正面回答两人的关系。

即便知道她是在应付雅妃,可心中还是不免有些失落。

他之于她,是怎样的存在?

而她之于他,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心头一跳,他堪堪挪开视线,心底却尽是情感压抑的隐忍与沉闷。

他似乎还没资格,去谈论感情。

三年之约,终究是一道坎儿,没有赢下尊严与名誉,他始终无法前进一步。

……

既然两人都选择留下,那当天剩下的时间也随之空闲了下来。

纳兰嫣然不想一整天都呆在雅间里,正好萧炎也需要休息放松,两人一拍即合,便在乌坦城内逛起来。

二人边走边聊,聊着聊着,萧炎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只知道她是个炼药师,却不清楚她修为如何,于是带上了几分小心翼翼的语气,“童颜,你已经是斗者了吗?”

听到少年的问题,纳兰嫣然微微一笑。

“是啊。”她淡淡道,“我已经,斗者六星了。”

六星斗者!

萧炎胸腔里翻涌起震惊,“你到底多大了?”

“喂,问女孩子的年纪,可不礼貌哦~”她戳了戳他脑袋瓜,看着少年顿时不好意思的模样,她扑哧一笑,“我,今年16岁啦!”

16!

所以她和自己同岁!

16岁便已经成为六星斗者,她竟是比薰儿还要天才!

想到同样16的自己还在冲击九段久久不成功,少年一时有些挫败,低着头没再说话,见他情绪突然变得沉迷,少女转了转眸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少年不知从何说起,毕竟他的心事,好像怎么说都可以让人联想到乌坦城那个被退婚的废物,他犹豫了犹豫,最后摇摇头,“没事。”

少女见此,眨了眨眼,少倾,她仰着头看向乌坦城的天空。

今日的天色,有些沉阴。

她低头,问了萧炎一个问题。

“你觉得,乌云是怎么散去的?”

听到这个问题,萧炎一愣。

乌云是怎么散去的?

被风吹散的?自己消失的?

他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要么,下一场大雨,将自己消耗殆尽,要么,被温暖的曦光蒸干。”

她伸出手,娇软白皙的玉手仿佛散发着暖光,她轻声问道,“放在人身上,则可以两种一起进行。”

“我可以抱抱你吗?”

嘴上征求许可,可她的脚步已经先行一步,将少年猛地拉入怀中,刹那间鼻尖溢满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柔软而温暖的拥抱仿佛在驱散着那浓浓乌云,她轻轻哼着一个小曲调儿,不知为何,少年竟从那语调儿中听出了,仿佛一位与他一般的少年,不断在雨中跌起,众人嘲笑他,绊倒他,任意的将所有讥讽砸在他身上,他苦苦在泥潭中挣扎,等着等着,却只等到了一位满脸傲然、将他尊严彻底踩进污泥的少女。

委屈瞬间填满胸腔,那曲调儿仿佛将少年内心最茫然委屈的心情瞬间挖掘出来,让他忍不住眼眶湿润通红,那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啊,背负着三年之约的压力可想而知,少女温柔的怀抱,轻轻拍打他后背的手,仿佛曾经幼时母亲哄睡他的招数,让他再度哽咽,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他,多想哭一场啊。

可少年心性要强,又怎可愿意在旁人面前哭呢?

却不料,在她怀里,终于忍不住,倾泻出了所有委屈的情绪,如同乌云下了一场大雨,将所有负面情绪消耗殆尽,又被那温暖的曦光蒸干……

终于将所有情绪发泄掉,他看着少女白色斗篷湿润的肩头,不好意思的抽噎了一下。

“抱歉,我……”

话刚开头,他身上的斗气猛地急聚,突破了。

斗之气九段!

少年欣喜又茫然,连忙站定梳理着外泻的斗气,待整归完毕,看着一旁耐心等候的少女,忍不住脸色红了一下,他似乎又欠了她一个人情,“让你久等了。”

“无碍。”她樱唇勾起,一双明瞳如星辰闪耀,“恭喜你,斗之气九段了。”

“主要还是谢谢你。”视线再度望向她的白袍斗篷,萧炎不好意思道,“我……我帮你洗洗吧,或者,我给你买个新的。”

“不用,我这上面,可是有你的勋章呢。”少女不怀好意的嘻嘻笑道,“我可是抓住你的黑历史咯~以后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满大街的告诉别人你在女孩子面前哭鼻子~”

少年顿时失笑,他举手承诺,语气却带上了几丝只有他心里十分在意的认真,“我不会欺负你的。”

少女笑容微微一停,她点了点头,瞬间收回了所有情绪气场,淡淡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不知她为何好像不开心起来,萧炎一时有些无措,他默默跟在少女身后,看着她的背影,见她越走越生气的模样,只好问药老,“她是不是生气了?”

药老有些无语:……“连女孩子生没生气都分辨不出来,就这你还谈什么恋爱?”

“那……她到底是生气没?”

药老:“我也不知道。”

萧炎:……

药老骂骂咧咧:怎样!我又没谈过恋爱!

一路无话的把少女送回屋,看着眼前“嘭”地一声被紧紧关上的木门,萧炎身形一绷,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站在门外踌躇了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问道,“童颜,你是不是生气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