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可是让终极反派栽跟头的女人

纳兰嫣然离开萧家后,她身边的俊美青年终于出声。

这次来萧家退婚,一共就三人,一个是她,一个是十分疼她的老者葛叶,再就是身旁才出声的青年了。

“你刚刚与萧宁都说了什么?”

这位青年名为柳翎,是丹王古河的亲传弟子,而也正是因为他暗恋纳兰嫣然,嫉妒萧炎成为了她的未婚夫,才在她成为下一任宗主之前,亲口告诉她她有婚约之事。

她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柳翎,青年俊美无常,深邃的鼻峰下轻薄的双唇抿着几分在意,笔直如刀锋的一字眉下,一双如暗夜星辰般的黑瞳正温柔的落在自己身上,他轻轻挥着一把玉色折扇,似是有意遮掩自己略显焦灼的心思。

而她的头顶上,正是青年悉心展开的隔雨罩。

“你说,我若是打破云岚宗宗主不可与异性有纠葛的狗屁规矩,如何?”

少女迎风站立,长发轻扬,轻飘飘的话音落下,连雨声似乎都因她这大逆不道之话而怯小了几分,柳翎从未听过少女说过粗话,现下虽是一愣,却反应过来,面上瞬间露出狂喜,“此话当真?”

“当真。”

她这辈子当然是要娶老公的,而想娶老公,就只能要么离开云岚宗,要么打破云岚宗这不允谈恋爱的规矩。

至于怎么打破,那可太简单了,把云山杀了不就行了?

云山是上一任云岚宗宗主,也是他一意孤行非要在三年之约时杀死男主,结果不但自己嗝屁了,连云岚宗也灭宗了。

这人妄想一统大陆,更是对原主的师傅云韵天天PUA思想控制,笑死,全书大反派没到斗帝的实力都不敢一统斗气大陆,他一个小小斗宗就敢痴心妄想。

不过她现在一个小小的三星斗者,自然杀不了云山。

可她是谁?

她可是让全书大反派千年计划毁于一旦的女人!

只因为她今天退婚萧炎,导致了萧炎的崛起,最后怒杀大反派!

她骄傲了吗?

她当然骄傲了!

而她旁边的柳翎,不也是让全书大反派千年计划毁于一旦的男人吗?

他骄傲了吗?

他要是知道原著内容,必然也会和自己一样骄傲!

——

萧家。

古薰儿看着失魂落魄的萧炎,心疼的握住了他的小臂,“萧炎哥哥……”

“薰儿妹妹,你让我自己呆一会吧。”

他扯开她的手,拧着英俊的眉头朝着萧家树林走去,少年萧炎确实长得俊气,身姿挺拔腰肢劲瘦,站在那里熠熠如星辰银河般耀眼,一双柳叶眉旋着独属于不屈少年的倔强,三年之前他身为萧家绝世天才,自是少年英姿雄发风头无两,可好似上天都嫉妒他的天赋一样,一朝沦落废柴,他再也无法凝聚斗气,更是从斗者降为斗气三段,连普通族人都不如。

如果一年后的成年礼,他再达不到斗气七段……

恐怕不用等三年,他便是一辈子只能受人侮辱的废物了!

他走到娘亲坟墓前,坐下来闭目盘腿而坐,随着轻伏有度的呼吸,只见淡淡的白色气流顺着口鼻钻入体内,温养着他的骨骼与筋脉。

而在他闭眸修炼之时,他手指上那枚古朴的黑色戒指却诡异的发起了微弱的光……

“看见没统子?修炼的时候不要闭眼。”

一棵苍树之上,纳兰嫣然啃着青苹果,嘲笑道,“不然,就会像我们的男主一样,整整三年都不知道自己吸收的斗气去哪儿了。”

【……】系统无语道,【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嘲讽我的男主?】

“哟?还护短啊你?”纳兰嫣然唇角一勾,“放心,嘲是亲,讽是爱,不嘲不讽分得快,我这爱他还来不及呢~”

【切,歪理。】系统嘟囔了几声,就不出声了。

而坐在草地上的清秀少年,此时的心情却并不愉快,他的身体依然如无底洞一般吞噬着,炼化好的斗气一进入体内便消失全无,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废。

终于,他缓缓睁开了眼睛,三年的憋闷与委屈促使少年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怒火,抬起拳头狠狠捶向地面,钻心的疼痛让通红的眼眶瞬间蓄起了绝望的泪水。

“可恶!”

“可恶!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待我!”

少年嘶吼,少年绝望,少年难以接受这样的结局,他明明是天之骄子,为何却受命运不公,修为尽废人皆嘲讽便罢了,就连那个女人、那个纳兰嫣然,如今也来羞辱他一番!

“娘亲,我难道一辈子都是废物了吗?”

他不想让纳兰嫣然瞧不起自己,她说的对,如果纳兰嫣然是个容貌尽失、修为尽废的女人,他也一定会退婚的。

谁会喜欢一个不知进取的废物呢?

所以他残破之躯,又怎能奢望她正眼看上自己一分?

委屈的泪水一滴滴砸落在草地上,青涩少年抿紧青紫的嘴唇,却还是难以自持的发出呜咽声,意识到自己哭了,他猛地收住泪声,擦擦眼眶苦涩地笑了笑。

“萧炎啊萧炎,你可真是没出息。”

若是纳兰嫣然在这里,定会毫不留情的嘲笑他。

事实也确实如此,苍树上的纳兰嫣然看到哭鼻子的萧炎,仗着有隔离罩的消音,简直是捂腹仰天长笑,恨不得手里有手机,将他刚刚那副糗样记录下来。

【你……】

“我懂我懂,不能嘲笑你的男主大人。”纳兰嫣然收住声,继续啃着青苹果,“喏,你家小男主的金手指出来咯~”

只见少年右手食指上的黑色古戒,突然冒出一股白雾,吓得萧炎后退两步,震惊的看着前方,而那白雾竟缓缓化为一个人形,一位白胡子俊美大叔飘在空中,苍白色长发及踝,居高临下的望着萧炎。

苍老的怪笑声随之出声,“嘿嘿,小娃子,看来你需要帮助啊?”

纳兰嫣然啃着苹果一噎,“他这样好像个诱拐小孩的变态。”

系统:【……】

“你是谁!”树下,萧炎望着药老,青涩稚嫩的脸上尽是警惕,“你为何从我戒指中出来?你想干什么?”

“我乃药老,就住在你戒指中,至于我想干什么,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吸收了你三年的斗气而已。”药老抚抚胡子,看到萧炎瞬间炸毛的样子,笑眯眯道,“当然,我也不会白白吸收你的斗气。”

“你可知你偷了我的斗气,让我这三年受到多少嘲笑与侮辱吗?”少年萧炎气道,就是因为他,害得自己这三年来如履薄冰,每每修炼都要遭受到打击!更是被纳兰嫣然那个女人退婚!!!

“那又如何?没了这三年,你的心性又如何成熟?”药老表示这没什么大问题,“我补偿给你不就完事了?”

“呵呵,补偿?你能怎么补偿?难道能让我一年之内到达斗之气七段吗?”萧炎捏起拳头怒道。

“这有何难?”药老摸摸胡子,再次表示问题不大。

“好,一言为定。”萧炎瞬间收回所有情绪,淡然镇定的仿佛刚刚发火的不是自己。

药老摸着胡子的手一顿,才发现自己被套路了,他无奈的指了指萧炎,“行吧,你这小滑头,既然如此,你便拜我为师吧。”

“我为何要拜你为师?”萧炎站起来,少年卸去泪意与绝望,自信与浩然之气重新席卷全身,站在那里宛若雄松挺拔,他直直逼视药老,“你取我三年斗气,还我一年内斗气七段,本就是大赚的买卖,如今却还想让我拜你为师?”

他拧下黑戒,“我看你就是个骗子,留在我身上也会吸收我的斗气,还是丢了罢!”

“嘶~你这瓜娃子。”药老有些哭笑不得,“行,好,谁让我还有求于你这个小家伙呢?”

他拂了拂袖子,迟疑了一会儿后不太情愿的问道,“你想当炼药师吗?”

炼药师。

在斗气大陆里,若说什么职业最受人崇敬与追捧,必然便是炼药师。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斗者,但凡修炼和受伤都缺少不了丹药的供奉,而斗气大陆有天资成为炼药师的人少之又少,通常出现一位炼药师,都会被各大势力争抢。

而药老死前,正是九品炼药师兼九星九转斗尊,丹王古河在他面前都是个屁。

有这样的金手指坐镇后方,男主不崛起,谁崛起?

苍树上的纳兰嫣然内心羡慕嫉妒恨了,可她能表现出来吗?

当然不能了。

拍了拍裙子上无形的灰,她脸上露出不屑,“区区九品炼药师便狂傲至此,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他有我的系统牛逼吗?我系统大人一出手,九十九品都不在话下!”

【咳咳~】系统突然出声,机械语调儿中都似乎带上了几分沾沾自喜,【那是自然。】

“那我既然被系统大人选中,又怎么能甘于平凡,只当一个小小斗者给系统大人丢脸呢?”纳兰嫣然勾起笑容,眼中掠过一道精光,很好,上钩了!“最低也得跟男主平起平坐,当个炼药师啊!”

【你说的没错!】系统附和道,【怎么也得当个炼药师!】

“所以,我尊敬的系统大人啊,求疼爱~”

纳兰嫣然软软温柔的嗓音撒起娇来,系统顿时就找不着北了,【小事一桩!虽说炼药师需要同时具备火与木两属性,但你体内其实也具备风与木属性,加上本统手里的《浴血焚凰诀》,和你两世为人的强大灵魂精神力,区区炼药师根本不在话下!】

而它没说的是,风属性催生火属性,她若是再吞噬了异火,有了风属性加持,哪怕是低阶异火都能与高两阶的异火一较高下,假以时日,想超过萧炎都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它之所以不说,也是防止纳兰嫣然太飘,将来挡了它男主逆袭的道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