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装逼这事儿,唯手熟尔

顺利拍下那地阶低级雷系斗技,纳兰嫣然便失去了购买欲望,懒洋洋的躺在半悬空的椅子上,一晃一晃喝着汽水。

直到最后二锅头出场,她才稍微摆正了一下懒散的姿势。

她朝雅妃点点头,雅妃便扬起妩媚而神秘的笑容,缓缓揭开了一旁众人期待已久的红绒布。

只见绒布之下,邻着放置了两台华贵高大的置酒专柜,其中一台上,斜躺着三瓶晶莹剔透的白酒,被盛放在同样毫无杂质的透明酒瓶中,在灯光照耀下格外亮眼又金贵。

而另一台专柜之上,却好似盛放着热水,正冒着源源不断的热气,众人不知其用途,只能将疑惑的眼神放在雅妃身上。

妩媚女子此时轻轻张口,妖柔般的细腻嗓音在整个天字阁散开,“下面拍卖的,便是众位心心念念的纯度白酒,二锅头!”

“此酒晶莹无色不含杂质,味道更是泼辣霸道,余酿不绝,毫无一丝大陆内杂酒们的苦涩味。”

“现在,我们会免费为天字区坐席的客人们,准备一口白酒供品尝。”

她拍了拍手,便有伙计端上一瓶已经开启过的白酒,而此时站在二楼的腾山眯着眼,简直要心痛死。

他还没舍得喝几口,倒要先便宜这些人了!

雅妃轻轻端起那瓶二锅头,放入旁边冒着热气的热水中,这是纳兰嫣然仔细叮嘱过的,虽然不知为何要这么做,但想必自有她的道理。

将瓶口打开后,她缓缓站在一旁。

众人皆是一头雾水,不知雅妃这到底想搞什么花样,刚刚白酒被红绒布掀开的那一刻,那透明无色的质感确实让在场的人为之赞叹和惊讶,但无色之美并不是酒的加分项,浓郁的酒香和味道才是一瓶好酒的王道。

可此时瓶口打开,现场却无一丝酒香,让人不免疑惑,要知这酒香最是酒的加分项,若是连香味都没有,这酒便直接降值一半,让人提不起兴趣。

看来那噱头宣传也不过如此,已经有人觉得亏了,在现场不满的呐喊,毕竟有不少人是单纯为了这白酒而来,如今米特尔拍卖场做虚假广告,无疑是在砸了天字阁的招牌。

现场一片混乱,雅妃看向纳兰嫣然,却发现黑袍少女噙着笑意,食指轻轻在桌面上轻点,一下、两下……

三下。

那热水中的白酒,几乎是在一秒间猛地爆发出浓烈酒香味,瞬间席卷了整个天字阁,只见那无色透明的酒瓶中,那稀贵酒液仿佛海啸旋涡般旋转起来,紧跟着一股股澎湃能量膨胀、压缩,再膨胀再压缩,直至最终化为流畅可吸收的能量体,飘散在酒液中……

在场的斗灵、斗王皆纷纷震惊的站起来,炼药师们更是难以置信!

四品巅峰灵液!

如此澎湃的能量与酒香,又或者是独特药香,起码也是四品巅峰丹药才有的特征!

雅妃也震惊的望着那白酒,旋即不可思议的望向少女,然而黑袍少女却依然平静的噙着笑意,仿佛早已预见这一切。

明明半月前还只是瓶白酒,为何现在却成了四品巅峰灵酒?!

答案只有纳兰嫣然知道,因为她将前世的发酵原理和现世的提炼技术融合贯通,最终让这瓶白酒在短短半月内发酵成功,从一瓶普通的白酒身价一跃,大涨为珍贵的四品巅峰灵液!

不过,比起能让加刑天都爱不释手的药酒,这灵酒其实还差点火候,但用来吸引斗灵和斗王,那可就太轻松了。

就连腾山都难以自抑的抓紧了栏杆,又庆幸之前自己没多喝,又心痛现下这灵酒要便宜了外人,可箭已入弦不得不发,只能干巴巴的望着那白酒被倒入一杯杯酒杯中,哪怕是有浅浅一层,也心疼难耐。

接过那四品巅峰灵酒,天字区的买客们便迫不及待的吞入口中,泼辣入喉、能量入腹,现场的斗气竟频频暴涨,甚至有人的斗阶连升两级还毫无副作用!

这让其他地、玄、黄字区的人见了,简直是又羡慕又眼馋,心里跟挠了痒痒一般,再也难以压制住好奇心和购买欲。

到底是什么滋味,什么感觉呢?

“四品巅峰灵酒——二锅头,现在一瓶起拍,150万金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0万!”

别看150万金币贵,这可是满满一瓶的四品巅峰灵酒啊!到时候但凡买到手,旁人若是想尝尝,那也得拿高价和极品斗技来换!

等有的人反应过来时,天字区的人已经杀疯了价格,眼瞅着都要往300万金币一瓶的价格彪去,其他区的人纷纷持牌急忙加价。

“简直不可思议。”夭夜一边为这白酒的神奇变身而咋舌惊讶,一边又为这离谱的价格感到难以置信,眼看着价格已经快飙到了400万金币,她感慨道,“哪怕是四品巅峰灵液,这个价格也太贵了吧!”

加刑天笑了一声,睿智精明的视线再度落到那个丝毫不因这离谱价格所动的黑袍少女身上,“你以为他们看中的是四品巅峰灵液的价值吗?”

他淡淡道,“如果她今天不坐在这里,这灵酒的价值起码会减三成。”

这么多人愿意高价买这灵酒,除了想要这能够暴涨实力的药效,更多的则是那个能和炼制它的炼药师搭话的机会。

连她的药都买不起,也配和她说话?

第一瓶四品灵酒最终以375万金币成交,而后续两瓶,则分别以395万、415万金币成交。

因为只能用金币交易,让许多炼药师只能扼腕叹息,就连丹王古河想拿一枚六阶丹药做成交,那晃腿摇椅子的黑袍少女却只是摇摇食指,对六品丹药提不起半丝兴趣。

这在旁人眼中,就好似她自己也是六品炼药师一般,压根就不稀罕别人的六品丹药,这般狂妄,让人不由对她的身份和实力更加好奇。

纳兰嫣然摊手:瞧,装逼这事儿,唯手熟尔。

拍卖会这会儿算是赚了个满盆金钵,纳兰嫣然自然更是,待拍卖会结束后,那些个买到灵酒的人,当即迫不及待的走向了纳兰嫣然。

这年头,酒不值钱,四品灵液或许也可以不值钱,可炼药师却是最值钱需要拉拢的,而一个不稀罕六品丹药和珍奇宝贝,只稀罕金钱的炼药师,更是给这些人明晃晃的发去了信号:只有你有钱,就能和我搭上关系。

她卖的哪里是白酒?

分明是她自身所代表的价值!

雅妃直到此刻才明白过来,纳兰嫣然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只怕过了今天,她天才炼药师的名头,将会彻底响彻整个加玛帝国,乃至整个斗气大陆!

米特尔拍卖场,不过是她的跳板罢了!

可即便如此,她也为米特尔带来了太多的名声和利益,双方都获得了自己想要的,又何尝不是一种互相成全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