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女的我也忍不住

她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想到自己刚刚一直抓着黑袍少年的大腿,小萝莉的脸一点点躁红起来,轻咳几声后,她站起来看了看自己的身高。

这么一瞧,果然长高了两厘米,当下也顾不得害臊了,兴奋道,“童辨泰,这丹药你还有吗!我想再长高10厘米!”

“不行。”纳兰嫣然果断拒绝,“这玩意儿一年最多只能吃一次,吃多了你骨头没养好,以后就是个软瘸子,走点路就会累。”

“我平时都是坐车辇子的,又不走路。”夭月瘪瘪嘴。

“生命在于运动,你现在不长个子,就是因为你不走路。”纳兰嫣然胡乱诌道,“你看你姐,成天舞刀弄枪的,活动量多大?所以人家长得肤白貌美大长腿,你再看看你……”

“我怎么了!”小萝莉咬牙启齿。

“你连你姐姐的肚皮都没超过吧?”她嘿嘿一笑,“不过你放心,我不嫌弃你矮。”

夭月当下气红了脸蛋,“你!你竟胡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姐?”

竟然那么夸夭夜姐姐,他该不会是喜欢姐姐吧!

纳兰嫣然眉头一挑,“那又怎样?”

“你!”夭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很生气,你了半天,最后娇哼一声,“哼!你还不如你姐姐可爱呢!”

黑袍少女唇瓣一弯,“我一个大男人可爱干嘛?只要我够帅,美女照样来。”

“我才不信!”夭月叉腰道,“你连真容都不敢露,肯定是个丑八怪!”

没错!他肯定长得很丑!也就只有声音好听而已!

然后、然后再炼药技术好一点罢了!

“不信?”纳兰嫣然恣意一笑,朝远处的雅妃一挥手,对方便走了过来,只见她对着雅妃脸上“啵”的一声,随即顽劣的看向夭月。

夭月已经傻眼了,看着雅妃脸蛋上那又黑又鲜艳的唇印,她张口哑然许久,最后“嘭”地坐回椅子上,憋着眼泪不想理人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纳兰嫣然亲雅妃就很生气,夭月瘪着小嘴,眼角红红的,嘀咕着,“大坏蛋!”

大色胚!

花心大萝卜!

她是绝对不会让他欺负姐姐的!

雅妃突然被纳兰嫣然亲了一口,心脏都差点跳了出来,但听她说话用的是少年音,再看看夭月这生气的模样,顿时心中了然,眼里又好笑又好奇的望着两人。

她该不会是为了躲桃花,故意拿自己当挡箭牌吧?

女子无奈的摇摇头,见少女拿出纸巾递给自己,她擦干净脸上的唇印,轻声道,“大人可饿?我让伙计给你去买点吃的。”

“不用。”纳兰嫣然朝后一仰撑起椅子,肆意晃悠起来,“你去忙吧。”

雅妃笑了笑,应了声好,再看夭月已经恢复了平常傲娇的模样,她突然坏心眼一起,俯下身子在纳兰嫣然的黑色面具上留下一个烈焰香吻。

“咳咳咳——”纳兰嫣然猝不及防被亲,也是吓了一跳,无奈的看了眼调皮的雅妃,她摇摇头,却是没擦掉那红色唇印,反而大大方方的朝夭月炫耀道,“看看,雅妃的吻,帝都不知多少人求而不得。”

夭月:!!!

啊啊啊啊啊啊!气死她算了!

臭小子!

这边发生的一切,都被加刑天和夭夜收入眼中。

夭夜惊讶道,“雅妃竟然会主动献吻?这人便是炼制白酒的炼药师?”

那人坐在天字区001的位置,甚至还能随手炼制丹药,大概率上就是被陛下天天念叨的炼药师?

刚刚见纳兰嫣然给夭月丹药,她便想去阻拦来着,却没想到加刑天拦下了她,眼看着妹妹突然蹿个儿,她难掩心中的震惊,这位炼药师,竟然还能炼制增高丸?

炼药本就是难事,很多炼药师究其一生都不一定能研制出新的药方,所以药方在斗气大陆里是极为珍贵的物品,很多稀贵的药方随着被灵魂力量阅读过几次,便会变得模糊不清,全靠后人自个儿琢磨,还不一定能琢磨出什么。

所以根本不会有人浪费时间、精力和药材,去炼制这种仅仅能够增高的鸡肋药。

可这位黑袍少年,却随手就炼制了一枚增高丸,且那增高丸起码也有三品丹药的味道,散发的药香不容小觑。

他到底是何身份?师从何处?

为何以前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声?

他来加玛帝国又有何目的?

加刑天则眯了眯眼,单片金丝边眼镜片下,那双睿智的眼睛充满了打量,之前据纳兰桀所说,他那天所见的炼药师分明是位少女,可为何现在出面的,却是个少年?

灵魂感知力朝着黑泡少年扩散过去,意图打探对方的实力,却不料竟然什么都没探出来,反而被对方察觉,犀利的视线瞬间射了过来。

旋即,那墨色唇瓣轻轻勾起,晃动的椅子一停,她抬手朝着加刑天拱了拱拳。

加刑天眯了眯眼,灵魂力量收回,对纳兰嫣然的兴趣不由更浓。

看来,一切都要等拍卖会结束后,才能有答案了。

——

拍卖会准点开始,这次拍卖的不只有二锅头,也有其它足以吸引强者势力的稀世珍奇物,所以哪怕门票贵得离谱,也有一大批人愿意买单。

毕竟,米特尔的天字阁出品,又怎会是差的呢?

拍卖的名单纳兰嫣然早就从雅妃那里看过了,着实没什么感兴趣的,倒是系统兴致勃勃的看着那些斗技和高阶丹药,时不时来一句,【给咱儿子买了,好不好?】

“谁跟你咱儿子?”纳兰嫣然嫌弃道,“又不是什么火属性斗技,萧炎可用不上。”

更何况人家现在有药老宠着,什么功法斗技和丹药没有?

你的默默付出人家根本用不着,何必去当什么暗恋天花板?

系统撇撇嘴,不吭声了,萧炎的确用不上,可它也想过过购物欲的瘾嘛!

少倾,纳兰嫣然轻叹了口气,突然举了加价牌。

系统蹭的一亮,【嗯?你不是不想买吗?】

它发现纳兰嫣然出价买的是雷属性斗技,不由好奇道,【你这是想送给谁?】

纳兰嫣然淡淡道,“给咱儿子买。”

【嗯?】系统茫然抠抠脑壳,【可是萧炎不是雷属性啊?】

“儿子的哥哥,不也是儿子?”

萧炎的二哥萧厉就是雷属性斗气,这地阶低级的斗技,正好能送他。

系统:【……】

可恶,说的好有道理!

【你怎么老舍得给别人花钱。】系统酸溜溜道,【你说你,到现在,除了给咱儿子一瓶筑基灵液,送了他爸一卷风卷诀,你还送什么?】

“我还送了个香吻。”

系统:???

系统气呼呼道,【渣女!反正你对一个路人,都比对我儿子好!】

纳兰嫣然耸耸肩,无所谓道,“你也说我是渣女了,那我可以去独酌楼搂搂漂亮小男生了吗?”

【不行!!!】

系统闷闷道,【你们渣女是不是永远来者不拒,只要一个长得不丑送上门的男生,你们都会忍不住?】

纳兰嫣然:“那是她们。”

系统:【那你呢?】

纳兰嫣然:“丑的我也忍不住。”

系统:【???】

纳兰嫣然:“骗你的啦。”

纳兰嫣然:“其实女的我也忍不住。”

系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