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在下童辨泰是也

雅妃站在米特尔办公室的窗旁,全程不落的看完了纳兰嫣然的骚操作。

她是万万没想到,一张小小的门票也能玩出拍卖的花样,还能炒出这样离奇的高价来!

这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论做生意,雅妃不得不承认,还得是纳兰嫣然。

白袍少女把票卖了,喜滋滋的朝着拍卖场内走去,刚刚买到票的富豪与她一同进去,却发现她没出示门票就能进入拍卖场,不由讶然道,“姑娘,你怎么也能进来?”

纳兰嫣然停下脚步,眨了眨眼,似是很疑惑他问的问题,少倾,她转身往门口踏出两只脚,然后又往门内重新踏回两只脚,回答道,“这不就能进来了?”

富豪:???

大步走进天字阁,纳兰嫣然伸手打了个哈欠,此时内场已经座无虚席、人满喧哗,能坐在这里的,可能不是什么斗王斗灵的强者,也可能不是什么位高权重的皇族长老,但却一定是货真价实的有钱人,足够纳兰嫣然血赚一把!

此时离正式开拍还有一段时间,为了不让等待的时间无聊,场内四周用柜台摆放着各种口味的汽水、点心和最近帝都的一些八卦新闻以供自取享阅。

阁内供走动的路线设计的十分宽阔,完全够这些人闲来无事逛逛,这也使得整场拍卖会看起来,更像是现代上流人物的聚会宴席,大家来回走动串串关系,打个招呼吹吹牛逼,一片“其乐融融”。

没有人敢闹事,毕竟,加玛皇室陛下、加玛帝国强者之一,斗皇加刑天可就在地字区的席位上坐着,有斗皇大佬坐镇拍卖场,谁敢嫌命长的闹事呢?

此刻的加刑天正端着一杯汽水享用,这果味汽水自半年前横空出世,瞬间取代了加玛帝国人们平时喝的茶水,甚至已经开始向帝都外销售,短短半年上交的税收,就足以供养整个皇家部队一整年的开销,更别说这汽水配方背后的拥有者,估计早就赚个满盆金钵,就连米特尔家族都不敢得罪对方。

如今,这人又拿出了如此稀贵的白酒,甚至还特意送了自己独一瓶的药酒,这样明显的贿赂,加刑天欣然接受的同时,却也不忘揣测这人真正的目的。

她是否会对加玛帝国不利?是否会搅动这三势鼎力的局面?她的出现,到底会让加玛帝国的形势,朝着何种不可预见的方向而去?

这就是炼药师的可怕性了,一个天才炼药师,足以获得无数强者的拥戴和保护,也足以随着心情搅得满城风雨。

食指轻轻敲着桌面,他的灵魂力量缓缓外放,意图在人群中找到那个可能炼制白酒的炼药师,而他身侧站着的,正是熬通宵抢票的夭夜公主,她四下张望着什么,英气美丽的脸颊上浮起忧虑。

“拍卖的时间都快到了,月儿怎么还没出来?”夭夜有些担忧,昨天妹妹和那白袍人走得突然,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等想派士兵进去保护她的时候,拍卖场的门卫已经不让进了。

那报名登记的伙计说是不会有事,可夭夜总是有些担心。

加刑天倒是丝毫不见担忧,反而兴致勃勃的问起了隔壁同样没抢着天字区坐席的丹王古河,“这汽水口味独特,也不知是何种炼制方法提炼而成,丹王可有什么想法?”

古河正羡慕的望着天字区,为无法尝一口白酒而暗暗恼悔这几天花的钱不够多,此时听到加刑天的话,他连忙道,“陛下,在下也研究过,不过这汽水的研制方法着实独特,实在看不出来门道儿。”

加刑天闻言若有所思,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搭话着,一旁,古河的亲传弟子柳翎看到夭夜着急的模样,不由疑惑问道,“夭夜公主,何事如此惊慌?”

“月儿昨晚进了拍卖场,到现在还没露面。”夭月和柳翎同为新一代炼药师天才,认识许久,关系也不错,听到夭夜的话,柳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你留在这里保护陛下和我老师,我去问问。”

说完朝着天字阁外走去,想去找雅妃问问,只是经过那上二楼的楼道时,他似有感觉的停下脚步,看着楼上的白袍少女,微微一怔。

这白袍……怎么这么眼熟?

这不是他很久之前,送给嫣然的袍子吗?

因为小时候他估错了少女的尺寸,导致她一直穿不了,不过如今,或许穿着正好。

纳兰嫣然自然也看到了柳翎,不过感觉到对方的眼神好像很怪,甚至渐渐变成欣喜,她心中生出浓郁的不安来,“统子,我咋觉得小翎子看我眼神不对?”

系统幸灾乐祸:【是吗?俺也觉得,毕竟你这白袍子就是他送的。】

纳兰嫣然:???!!!

狗系统竟然不早点告诉我?

纳兰嫣然当即撒腿就跑,柳翎想去追,但想起夭月还没下落呢,只能无奈摇摇头,嫣然选择离开或许也是不想让自己认出来,那他又何必为难她,去拆穿她呢?

转身离去,在找到雅妃后,柳翎终于在雅间看到了睡得四仰八叉的夭月。

柳翎:……这真的是那位娇生惯养、不是皇室的床睡不着的夭月公主吗?

无语的摇了摇夭月,柳翎喊道,“月儿公主,醒醒,拍卖会要开始了!”

夭月惊醒,“什么?巧克力可以吃了?”

巧克力?

那是什么?

柳翎并没放在心上,“夭夜公主和陛下都很担心你,你快起来吧。”

“哦哦对,拍卖会。”夭月反应过来,看了眼昨晚睡的床,默默抹了把脸,连忙起身去洗漱,来到了天字阁。

一打眼就看见了地字区里她的太爷爷和姐姐,夭月正准备过去,雅妃突然道,“月儿公主,您的位置在天字区001号座。”

拍卖会门票最多一票两人,加刑天已经带了夭夜,那么便没有夭月的位置,也难怪纳兰嫣然会将自己的位置,送给夭月一半。

夭月没想到还有这种神级待遇,当即喜不自禁,忍不住朝着加刑天和夭夜挥挥手,十分得意的炫耀。

看!天字区!001!我哒!

加刑天、夭夜:???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夭月竟然拿到了001号座?!

然而只有夭月心里十分清楚,这可是拿身高和撒娇换的!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直到正午,拍卖会即将开始,纳兰嫣然姗姗来迟,此刻的她换了一身玄色黑袍,戴着一张套脖子的纯黑面具,就连手上都带上了长手套,将所有可能裸露的肌肤全都盖住,最让夭月无语的是,“你的嘴巴怎么回事,黑不啦叽的。”

看起来比出云帝国那些玩毒的大家伙还可怕,跟个黑毒师似的。

纳兰嫣然清了清嗓子,俨然已经换成了气泡少年音,“老子乐意。”

听到纳兰嫣然的声音,夭月顿时瞪大了眼睛,“你你你!”

她怎么突然变成了男的?

那她昨晚撒娇的对象……夭月头皮发麻,“你、你是变态吗!”

“这你都知道?”纳兰嫣然讶然道,“在下行不改姓坐不改名,童辨泰是也。”

夭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