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马甲掉落,失败死亡?

青白色剑穗随风晃悠着,发出细碎的银铃脆耳声,何其眼熟至极,那,正是他送给童颜的礼物。

他目光惊颤地望着那把青剑,银色剑身上每一道刻痕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他曾抚摸过无数次,曾在与她次次切磋之时,在其银色的剑身上留下了道道打斗的痕迹。

这是,童颜的剑。

也是,纳兰嫣然的剑。

心头猛地一慌,有什么仿佛冲破了既定规则的囚笼,最终露出了内里的答案,萧炎浑身惊颤地冲向刚刚重物落地的地方,那个最不可能的念头再度萦绕心头,一股无力感袭上心头,让他脚步猛地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青紫灰雾之中,他望着不远处昏迷的少女,两滴清泪自眼角两边如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下,被日光照得微微闪烁了一下便落入尘土之中,少年浑身所有的气势都跟着泪水的消失化为乌有,他不安地爬起来跑向少女,嗓音颤抖带上了哭腔,“童颜……”

他怎么可以这么蠢。

明明真相一直都在眼前,他怎么能够,次次都避过了真相?

仅仅因为,风系修炼者不可能成为炼药师吗?

可如果是她的话,又有什么是不可能呢?

“不要死、不要死……”他茫然无措地抱着少女昏迷的身躯,感受到她微弱的呼吸才稍稍恢复了理智,纳戒内恢复斗气的丹药不停塞入少女唇中,可纳兰嫣然身上的生机却仿佛被死神一点点剥夺走一般,让惊慌的少年大片泪珠都打在了少女脸颊之上。

“不要……我愿意输,我输了好不好?童颜……”

他绝望地哭泣着,唇瓣颤抖地亲吻着少女的脸庞,他到底为什么没能认出她呢,明明一模一样的声音,一模一样的美眸与绯唇,曾经握住的纤手那样的熟悉,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之时,才发现……

她就是童颜啊。

“哈、哈哈……”想起自己曾在少女面前说的那些话,黑衫少年心中只剩下无尽的悔意,难怪她曾说与自己是仇人,难怪她总是要戴着面具不肯暴露身份,难怪他每次提起三年之约时她都情绪突变,难怪柳翎敢当着童颜的面说喜欢纳兰嫣然……

她,一直都是纳兰嫣然。

如三年前她所说,她相信他不是废物,相信他会重新崛起,为此,她一直停留在他的身边,目睹着他的成长。

他的生活里,早已无法失去她的身影。

“嫣然……”他颤抖地唤出这个名字,却再也没了曾经的厌恶与无感,只剩下无尽的爱意和悔意。

“醒醒好吗?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青紫灰雾之中,他轻轻抹去少女脸颊上逐渐冰凉的泪水,宽大颤抖的手掌包裹着她的脑袋,心中满是悲凉的自责。

对不起,现在才认出你。

天穹这一刻遽然黯沉下来,淅淅沥沥的雨帘砸落在地上,仿佛也在替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悲鸣,一抹银影骤然闪现在二人身前,望着萧炎怀中脸色惨白的少女,那双蓝眸猛地泛起滔天怒气,银袍袖口挥手间,黑衫少年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狠狠砸出了广场之外!

“你竟敢!”

明知这是少女的选择,云山还是无法抵挡心中那股散之不去的愤怒,轻拥着那如残蝶败花般虚弱的少女,鲜艳血色染红了她的唇间,宛若当初唇瓣上那抹让人心乱悸动的嫣红,却无法再让云山生出同样的旖旎情绪。

那凄艳妖娆的颜色,只会狠狠扎痛他的眼睛,弄乱他为数不多的情感。

他踏着虚空下一秒便出现在古河面前,脚底残留的能量波动,让在场的加刑天和法玛皆是心神一震。

斗宗?!

云山轻柔地放下少女,然而抬眸之时,冷冽无比的声线里已然带上了急迫的命令,“古河!救好她!”

“嫣然!”柳翎慌乱地按住少女的手腕,云山眼神一凛,但想起他的炼药师身份,才微微收敛了眼眸中的杀气,“如何?”

“嫣然她……”斗气探入少女体内,古河神色微变,她体内此等虚空,仿佛早已被死神预定了性命般,看来刚刚那些浓郁的斗气都被她排于体内,她分明是以身抗下了那滔天恐怖的力量!

这怎么可能救得回来?

哪怕她现在还有微弱的呼吸……

古河不由摇摇头,“老宗主,我……无能为力。”

银袍之身骤然散发出危险凛然的气势,震得四周千人皆是身体发寒,谁也没想到纳兰嫣然的受伤,竟惹得这位鲜少动怒的老宗主动了如此大的怒气,那宽大薄凉的手掌微微一吸,黑袍少年便如被控制的石子般被云山狠狠掐住了脖颈,冷若冰霜的声线令人心中发寒,“她若死,我要你偿命!”

不仅仅是他萧炎!他萧家也休要妄想再在这片大陆存活!

萧炎抬手狠狠抓紧云山的手腕,黑眸之中尽是狠戾,“咳、我、我比你更不想让她死!”

脖颈间那双冰冷得仿佛死神的手再度缩紧,海波东不由站起来,紧紧盯着云山的动作,却也难免难以掩饰心中的惊骇。

纳兰嫣然,竟然就是童颜?!

也对,在沙漠深处开启秘地法阵时,少女用的便是风系斗气,而纳兰嫣然也是风系修炼者,当初她在漠铁佣兵团与萧炎吵架,恐怕就是因为三年之约,心中不愉而选择与少年绝交。

唉,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无论如何,也要将她救活!”云山视线扫视周围一圈的加玛帝国势力,薄唇开口,“诸位,谁若有救命丹药救我云岚宗少宗主,便是让我云山欠下了一个莫大的人情!”

一个斗宗强者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好得的,众势力纷纷面面相觑,然而最终只能无能为力的摇摇头,谁能料到那天之骄女、天才之绝,竟然会突然选择这种悲烈的方式失败呢?

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内情?

而少年口中的童颜,究竟又是谁?

加刑天望着那昏迷的少女,眼中神色复杂,他十分清楚,童染就是那曾帮助米特尔无数次,也向他奉上灵酒的童颜,可就连他也一时难以相信,童颜,竟然就是纳兰嫣然!

沉默片刻,云山深吸了口气,那冷漠无比的深邃蓝眸落向掌中的萧炎,阴沉开口,“既然如此,你便去死吧。”

【妈呀!快救命啊!】系统大喊道,【嫣然!你特么还没死透呢!别昏了!】

纳兰嫣然:……狗系统,果然还是萧炎更重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