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最终一战,马甲掉落?

庞然怒气让那双幽蓝冷眸散发出极度危险的气息,冰冷的视线再度落于黑衫少年脸上,一条条线索在脑海里交相错绕又解开,云山终于想起,为何萧炎会给他一股熟悉之感。

他,就是那日在紫晶翼狮王洞府内的黑袍少年。

从一开始,少女便密切关注着这个曾经的废物未婚夫。

无论是曾经突然去萧家的成年礼看热闹,还是后来请求进入魔兽山脉历练,为的恐怕……都是这个少年。

她想要为对方违抗云岚宗规则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什么紫晶翼狮王,而是……

萧家,萧炎。

一丝似有若无的酸胀情绪环绕于心头,让袖袍内的指尖微微轻颤,眸内低沉暗涩的神色愈发隐晦,云山不可否认少年能够接下落日耀的威力便已是极为优秀,可……

一想到萧炎曾三番五次将少女从他身边带走,更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之时,少女曾对眼前完全相配的天才少年倾心交付,便难忍心中那股烦躁厌恶之感,只想将那萧炎扔出宗山,再也不允他踏入云岚宗半步。

他隐隐预感着,萧炎,会从他手中,从云岚宗这里,抢走她。

“老宗主?”看到云山突然震碎椅子的动作,一旁的云棱不由疑惑开口,“怎么了吗?”

“无事。”指腹缓缓拂过额心那少女描画的花钿,云山繁乱的心境才悄然平静,深邃如海的蓝眸微微波动间,他冷冰开口,“我记得,这场切磋之后,嫣然与萧家的婚事便可作罢了是吧?”

“是的,只不过若是少宗主输了,她就得任由对方处置……”

眸色微微一沉,云山的视线再度落向了场中的黑衫少年,在他看来,萧炎似乎并没有认出,魔兽山脉内戴着面具的少女便是纳兰嫣然。

浅薄色的唇间轻呵一声,他缓缓望向空中悬空而立的少女,淡然无波的幽蓝琉璃眸内,浅淡流过一丝异样的波澜。

嫣然……

你是,云岚宗的。

广场中央,萧炎紧握手中的玄黑尺炳,深邃黑眸如暗月般望向了纳兰嫣然。

此时青灰雾尘早已散尽,两人相顾无言,唯有两双深眸相望,似有什么只有二人才能懂的情绪意念在逐渐蔓延。

半晌后,少女执起青剑,紧捏着掌心内藏起的青白剑穗,直指地上的黑衫少年,“一招定胜负吧。”

“一招,定胜负。”

萧炎唇间吐出一抹冷漠的笑,看来,她的绝招也还没用。

只是不知,她的绝招是什么呢?

不管是什么,他都赢定了,他等了太久太久,终于等到这一日,能够彻底断绝与纳兰嫣然之间的关系,夺回他的尊严。

也终于,有了能够清清白白向童颜追求的资格。

半空之上,纳兰嫣然挥起三尺青剑横于眼前,伴随着青色的风系斗气弥漫裹于剑身,她体内的斗气竟是再度高涨,庞然气势惊得四座皆起,六星大斗师的实力竟是惹得满地哗然大震。

这一次,才是云岚宗真正的秘法提升实力。

“18岁的六星大斗师?!这修炼天资,太疯狂了吧!”

“少宗主在外历练,竟是已经成长到如此恐怖的地步了吗?”

“这场比试恐怕已经毫无悬念了!”

台上人人震惊,望向少女的眼神犹如看着怪物,然而少女仿若未觉,炽日高悬之下,浓郁猛烈的风系斗气犹如青色实火般包裹全身,她如炽热天神般俯视着广场中央的黑衫少年,低声轻喃道,“你,也开始吧。”

萧炎抬头仰视着空中的青衣少女,那半宽半窄的银色剑身遮挡住了少女的眼眸,仿佛银色面具般挡住了上半张脸,露出了他曾凝视仰望过无数次、也曾梦到过无数的半张容颜,萧炎眼神微微一恍,便猝然收回视线,对心中骤然生起的悸动心生烦躁。

哪怕她与童颜再像,他都不能因此生出同样的感情。

宽大的手掌伸展开来,在千人注视之下,萧炎凝聚心神,紫色火焰于左手熊熊燃起,略显单薄的身影仿佛与某个人影重叠,惹来座中数人的惊疑。

萧炎缓慢看向右手,深吸了口气,掌心内缓缓燃起的青色火焰,让在场之人皆是心神一震,再度从座上惊起。

“异火!”

“他是……岩枭?!”

加刑天和法犸神色一变,纳兰桀惊疑地望着执掌两色火焰的黑衫少年,怎么都没想到,那曾给自己治疗烙毒的少年,竟然就是差点成了他孙女婿的萧炎。

柳翎缓缓握紧双拳,望向萧炎的神色几番变化,当年那个萧家废物竟然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年轻大斗师、天才炼药师,拥有异火,无论哪一个单拎出来,都让人望之不及。

他,究竟还隐藏着什么?

除了海波东,谁都没想到,岩枭,竟然就是萧炎。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望向空中的纳兰嫣然,然而少女脸上却没有丝毫异色,仿佛早已知晓般,那么的冷静又漠然。

这两个年轻人身上,仿佛都藏满了无数不为人知的秘密。

广场中央,萧炎将手中两种火焰凝聚融合在一起,当那如青紫琉璃般剔透精致又危险的佛怒火莲诞生之时,他终于望向了空中已经凝聚出狂暴斗气的纳兰嫣然,淡淡道,“该结束了。”

“是啊,该结束了。”

少女轻喃道,将剑尖指向了少年。

“佛怒……火莲。”

“风……无……”

云座台之上,云山猛地从座中站起,神色显难见到得露出一丝慌乱,“嫣然!!!”

纳兰嫣然转头望向银发美人,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她无声开口:师尊,不要拦我。

十几位云岚宗白袍长老执事们包括弟子们都不明白,为何老宗主会突然这么激动,可只有云山知道,少女根本就没有开始练习那地阶斗技——风无影!

“影……”

绯唇无声念出最后一个字,纳兰嫣然看着飞旋极速而来的佛怒火莲,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是,算我欠你的。

无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

纤白的指尖缓缓伸向佛怒火莲,七彩小蛇冒出头来,神色迷茫地望着那庞然恐怖的能量,尾巴尖高高竖起,似是下一秒便能将那佛怒火莲一尾巴踢开般。

“乖,死不了。”少女浅笑一声,待七彩小蛇重新环于手腕之时,纤细的指尖轻触那青紫剔透的莲花瓣,明明柔弱唯美至极,却早已被暗中偷觑的死神操纵摆布,能量爆炸的瞬间,纳兰嫣然只感觉眼前一白,意识便在虚无之间涣散开来。

恍惚之间,似有什么一闪而过,五彩鲜明的颜色,却是带着浓郁的绝望与痛恨,羞辱与愤怒。

“你不是愿意为奴为婢任我处置吗!那便跟在我身边,做我一辈子的奴婢!”

“我不会放过你的,纳兰嫣然,我的好未婚妻!”

“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雷鸣般的巨响,在巨大广场上空轰然响起,宛若雷神的怒火,让所有人的心神都忍不住的有些恐惧颤抖。

佛怒火莲撞击在少女娇躯之时,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青紫莲花在空中乍然盛放,轰隆巨鸣声与如海浪呼啸般的能量冲击波,让在场的人皆是心生惊骇,除了那些斗皇强者,所有人都已经竖起了护盾,却无法避免被这庞大的力量所波及!

青紫色的斗气灰雾弥漫开来,萧炎望着空中,却是突然心生不妙,这种不妙并不像之前那次有突然的攻击,而是……

他并没有等到来自纳兰嫣然的斗技。

怎么回事?

像是单方面屠杀般,萧炎心中一悸,一种不祥预感油然而生,而伴随着这种不安之感,有什么重重落地发出一声巨响,少女手中的青剑终于脱力飞出,直直射向萧炎面前,猛地插入地面的那一刻,萧炎被剑柄上的一抹青白之色,骤然恍惚了眼睛。

这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